第三章:亲历现场

这一次的受害者是被人在一处公路边的水沟里发现的,和之前的事故一样,事发地点非常偏僻,平时别说行人了,连车辆都不多,而最近的监控摄像头位于一公里多之外的地方。

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死者已经被先一步到达现场的同事从水沟里抬了出来,根据法医的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在数小时之前,而那时正好是凌晨。死者为女性,身着一件红色外套,此时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了。因为有法医在场,出于对法医的尊重,我们没有过多的触碰尸体,而尸检的进一步结果也要等到法医把尸体带回去做解剖之后才能得到,所以目前为止我们所能获得的情况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不,和之前有所不同。

“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案件有一个共同之处?”吴师傅看着被抬上车的受害人尸体,淡淡的问道。

“受害者都是女性,而且大多是深夜独行的女性。”我回答道。

“这名受害者大晚上穿着红衣服,这会不会是诱发肇事者犯罪的原因?”

我知道吴师傅指的是“雨夜屠夫”案,那是一系列1982年发生在湘港的人体肢解案件,当年短短一年内发生了多起女性失踪的案件,事后证明那些女性在事发当时都穿着红色衣服或外套。破案之后确定,凶手是一名名叫林过云的出租车司机,这人平时阴郁内向,但除此之外和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每当下雨天看到身着红色衣服的女子时,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他整个人就会不受控制的涌现出想要将被害者杀死并肢解的冲动,就好像身体里的恶魔被唤醒了一般。

这起系列分尸案后来成为众多刑侦专家学者研究的典型案例,各种人格分裂暴力因子的说法被提了出来。但直到目前位置依然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说法解释林过云这种可怕的行为,笼统来说只能称之为心理变态。

讽刺的是这名肢解了多名女性的连环杀人狂居然没有被判处死刑,目前还关押在港岛附近的某处监狱内,据说平日里喜欢看些八卦算命和摄影有关的书籍。监狱里的其他犯人都不敢接近他,说他整个人阴森森的,靠近都会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甚至有犯人声称看到他身后跟着一串黑影,据说总共有七个,而被他肢解分尸的正是七人……

这一连串交通肇事案件的肇事者也是一名心理变态者么?是不是深夜独行的女性激起了肇事者的犯罪欲望,或者受害人身上的衣物的颜色,或者发型等等外观上的因素刺激了肇事者。

我们马上将该起系列案件之前的现场照片调了出来,对每一个受害者的衣着进行对比,并仔细核对了每起案件的案发时间。经过核对我们确认这一系列的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件的发生时间都在午夜十二点到凌晨六点之间,但在比对受害者衣物的事后却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穿着红衣的只有其中一名受害者,其他人的身上外套颜色各异,而且也没有红色的挎包,鞋子的色彩鲜艳的衣物。

除了都是女性之外,我们并没有找出这些受害人之间有什么联系。

这样一来就不能认定肇事者存在心理问题了,因为凌晨作案很可能单纯的是为了减少被目击者看到的可能,而在受害者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衣着外观上又没有相同之处的情况下,只能暂时认为肇事者是在随机选择目标。嫌疑人之所以选择女性,也很可能是因为女性体质较弱,在受到撞击之后无法再进行抵抗,毕竟这几起案子当中嫌疑人都有抢夺受害人财物的行为,虽然每一个受害人被抢夺的财物都不多。

刑侦案件最难侦办的就是这种随机作案,犯罪分子本身没有目的性,作案之前没有任何准备,随机选择作案目标。这样一来我们警方就很难从动机和案件之间的联系上给犯罪分子进行画像,所有的线索都必须从案发现场获取。而最近这段时间我省及周边地区降雨频繁,很多线索在一场降雨之后都荡然无存了。

看得出此案中犯罪分子具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他不但选择在凌晨行人稀少时作案,而且对于道路上监控摄像头的位置了若指掌,每次都能很好的躲开摄像头的拍摄,甚至把作案地点选在距离摄像头较远的位置,给警方筛查嫌疑车辆带来不小的麻烦。

在返程的路上,副驾驶座上的吴师傅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我知道他和我一样都在面对着巨大的压力,于是只是默不作声的开车。一般像这种交通肇事逃逸的刑事案件都是由交警部门直接负责的,当他们请求我们协助调查的时候,就说明案件的苦难程度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处理能力范围之外,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压力,对于我们刑侦部门又何尝不是,如果不能尽快妥善的解决这起案件,不但我们刑警二大队的面子上挂不起,更严重的是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受害者,给社会的安定带来影响。

车子在二级公路上走着走着,无突然看到前方有一群人围在路边也不知道在什么,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路都给堵住了。

“下去看看。”吴师傅简单直接的说道。

我把车停下路边,和吴师傅一起下了车。当我们来到人群旁边的事后,居然发现人太多挤在了一起,我们根本进不去。没办法我只能对前方挤做一堆的人群喊道“我们是警察,麻烦让一让。”没想到前方的人群根本没有要避让的意思,有个中年人甚至还回过头来,鄙视的看了我们一眼,一见我们没穿警服,那人的眼中立刻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就你们这样的也叫警察?那我还是市长呢。看热闹也得讲究先来后到都不,警察也得排队。”那中年人嚷了一句,吐沫星子都喷到我脸上了。

原本因为小马的事情我就心情郁闷,现在居然有碰到这么个人,我的心中腾的就冒起火来。我瞪着他刚要说什么,没想到一旁的吴师傅动作比我还快,只听“啪”的一声,那人的手腕上已经多了一副手铐。

“你说你是市长是吧,那跟我们走一趟吧,现在我们怀疑你冒充国家公职人员。”吴师傅揪着手铐就往外走,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我总感觉吴师傅有些简单粗暴了,可渐渐的我发现恶人还得恶人磨,有的人你越是跟他讲法律讲规范,他越是跟你耍赖,好像吃定你不敢拿他怎么样。

于是我又淡淡的加了一句“还有阻挠警方办案。”

吴师傅看了我一眼,随口问道“一般像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小事,治安拘留十五天,罚款2000元,批评教育一下就出来了。”

“那好。”吴师傅转头对那人说道“快入秋了,让你家里人送床毯子到看守所里面来吧,那里面的褥子又湿又硬,盖了和没盖一个样。”

那中年人见到手上突然多了副手铐本来就已经愣住了,我和吴师傅在这么一吓唬,整个人差点没跪在地上,忙不迭的讨饶“政府饶命,政府饶命,我错了,我错了……”

“你不是说你是市长吗?你错什么了?”吴师傅冷笑了一下。

“我……我……我,我该死,我胡说,我就是个路边补胎的,不是什么市长。”说话间那中年人居然开始抽自己耳光,搞得我们都有些莫名其妙。

经这么一闹,围观人群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看到那人手上的手铐之后全都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

吴师傅把那人往车上的把手一铐,说道“你先在这里反省一下,要不要把你带回局里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那人一听不敢嚷嚷了,耷拉着脑袋蹲在车边上。

我看他那个模样有些不忍心,但看吴师傅的意思一时半会还不打算放他走,于是也就没吱声。不过经过这么一闹,淤积在我心头上的雾霾似乎消散了不少,心情都畅快了些。

然而当我和吴师傅走进人群,看清那中间的情况时,心中的雾霾又再次聚拢了起来。

只见在人群之中,在一处路边的水沟里,赫然躺着一具造型古怪的女性尸体。

只看一眼我就能认定,这位女性受害人的下肢是被撞断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章:亲历现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