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露出马脚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那就奇怪了,根据我们的调查他的手机从1月24号开始就关机了,你一直跟他在一起,不知道他手机关机的事情吗?”

“不知道啊,我天天跟他在一起,又不用打电话,怎么知道他手机关机了呢?”

“说的也是,你们一直在一起,不用打电话,当然不知道他的电话关机了。”吴师傅做想明白状,可话锋一转他又说道“你既然不知道他的手机关机了,怎么从24号之后就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在那之前你们可是有联系的,你说你们在一起不用打电话,但我看你们的通话记录在24号之前你们可没少打电话,可自从他的手机关机之后你就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可是亲戚啊,还一起出来打工呢,就算他不回家,过年了你难道连个问候的电话都不打吗?这不符合常理吧。”

“……”韩宝山咽了口吐沫,没有回答。

这就是吴师傅的厉害之处,他总能从嫌疑人供词的字里行间找出对方自相矛盾的地方,让对方的供词不攻自破,你想抵赖都不行。

“而且根据我们的验尸报告,韩本利早在28号之前就死了,你怎么会在30号见到他的,你不会是见鬼了吧?”吴师傅说的是警方再次跟那个机井边上有耕地的村民确认的他见到血迹的时间,经过他的努力回忆,终于确定他见到机井边有血迹的时间是1月28日,因为当天是大寒,他急着赶回家吃饭,经过机井边上的时候差点踩到那血迹上,当时他还骂了声晦气,因此现在才能记得见到血迹的具体时间。

实际上我们警方的验尸报告是不可能提供这么详细的死亡时间的,哪怕是经过解剖提取的生物组织都无法详尽到这种程度。

死者死亡的时间越久,尸体腐败的情况月严重,尸检的准确度就越差。对于刚死不久的人,可以通过对尸冷,尸僵以及实体的腐败程度等等方面的观察可以得出比较准确的死亡时间,精确到小时单位。简单来说人死后每个小时体温降低1度左右,这个过程大概会持续十个小时,超过十个小时的尸体体温就以每小时0.5度的速度下降。当然了,这要考虑到尸体周围的环境温度,并不是绝对的。另外尸僵和尸斑的程度不同,包括蛆虫的侵蚀程度也是作为判断尸体死亡时间的重要依据。

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角膜的浑浊程度,瞳孔的透见程度判断一个人的死亡时间。

这种可以从外观上观察到的尸体质变过程一般是在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超过四天的范围内,在这个过程中尸体还会出现腹部膨胀,腐败绿斑等情况,等到人体的血管网开始完全腐败的时候,一般人就已经死了5—7天了, 此时尸体上会出现水泡,巨人观会越来越明显。

巨人观会持续到人死大概30天左右的时间,在那之后蛆虫会把人体内的内脏全部吃光,尸体会变成一副名副其实的“臭皮囊”而此时也就是目测可以观察到的最久的死亡时间了。死者死亡超过一个月的,就必须通过专门的仪器对尸体进行解剖化验了。

像何法医这种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的人比较有经验,但只通过观察也只能给出死亡在三个月以上,一年以内这么笼统的时间。她把尸体带回去解剖之后可以把这个时间跨度缩短到不少,但验尸报告上也只是提到死者的死亡时间在“年初一至二月份”这已经是目前国内尸检技术所能达到的极致了。听说国外的同行还有办法把这个时间极致到天数,比如说“死亡时间在1月20日至30日之间”之类比较详细的日期,但那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一般的刑侦办案没有那个必要。

既然有村民在1月28日见到机井边上有血迹,那么我们就可以合理的认定,韩本利肯定是在24日至28日之间被害的,无论他是哪天遇害的,韩宝山都不可能在30日见到他,他的谎言马上就不攻自破了。

见自己的谎言被戳破,一开始韩宝山还想狡辩,一会说他记错了,最后一次见到韩本利是在28日。但当吴师傅问他29日去干什么了为什么没和韩本利在一起的时候,他又答不上来。后来索性说他28日喝醉了,一觉睡到30日上车之前才醒过来,因此他才会记错自己是在30日见到的韩本利。

“你喝酒的时候除了你和韩本利还有谁和你们在一起?有人能证明你们在一起喝酒吗?”吴师傅根本不给韩宝山狡辩的机会,连珠炮似的发问“你喝的什么酒,可以一醉就是两天?酒哪买的麻烦你提供一下地址,我们去买点来尝尝。另外你当时买了多少应该不会忘记吧?我们就买你当时买的数量给你喝,我倒要看看这酒是不是真的能一醉两天。”

“你说你醉了整整两天,因此才会记错时间,那如果我们能找到29号见过你的人,那你怎么说?你不会告诉我你喝醉了还能起床吧?那叫什么,醉游?”

在吴师傅的重重压力之下,韩宝山终于无言以对,这个时候一旁的我再趁热打铁,跟他说说我们对于嫌疑犯的政策,劝他不要包庇王喜元芸芸,话语之中有意无意的将杀人的罪责归咎到王喜元的身上,暗示他自是帮凶不会判死刑,要是能戴罪立功供出王喜元的所在,应该还能减刑等等。

当然了,我说的这些都是说给嫌疑人听的,具体怎么判刑要等整个案子明确了按照法院的审判结果来确定,我这都属于话术,甚至连“诱供”都是不可以有的。

等我费了半天唇舌,嘴巴都说干了,韩宝山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老实交代了。

可他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把我惊呆了。

只听他毫不掩饰的说道“本利……是我杀的。”

“你说什么?”

“我说,本利是我杀的……”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九章:露出马脚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