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老谋深算

当我得知韩本利的身高就是1米83之后,我就更加确认这个韩宝山有问题。

不用说,韩宝山本人已经被控制了起来,而我则带着从韩本利家人那里获取的DNA样本赶回本地的公安局刑事技术研究所进行化验。原本这件事情可以交由其他同事做的,而我应该参与对韩宝山的审讯。但我却坚持要亲自送回去,这里面当然有些不能告人的小心思了。

苍天有眼,我风尘仆仆的感到刑事技术研究所的时候,何法医正好在。见到我之后她似乎有些意外“是你?”

“是我……您还记得我?”我没来由的有些小紧张。

“在现场是不能影响我们法医工作的,我希望你记得。”何法医冷冰冰的说道。

这一句话把我呛了个趔趄“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何法医显然不记得我们曾经一起侦办过一起离奇的飞尸案了,她记得的还是前段时间在她认真工作时那个冒冒失失的我,这就尴尬了呀。

“你有什么事?”何法医显然不想和我废话。

我赶忙把从韩本利家人那里获取的DNA样本拿到她面前“这是我们获取的DNA样本,麻烦您和死者的DNA对照一下,看看他们彼此之间有没有亲缘关系。”

“行,我知道了。结果出来之后我会通知老吴的。”何法医说完那起样本转身就走,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她窈窕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悻悻的转身离开。

在我们前往外地寻找韩宝山和韩本利的时候,孙家乡警方也有了收获。他们在针对王喜元的走访当中,发现一件怪事。王喜元在去年年底买了辆车,这本不奇怪,谁也没有说过欠债的人就不许买车。奇怪的是车刚到手不久,他居然爬到修理厂去要求做全喷。这种没有发生事故单纯由车主要求做的全车喷漆保险公司是不保的,也就是说他刚买了台车,在这台车的外观完全没有受到损伤的情况下,居然自掏腰包跑去给车做了全喷。

爱车的朋友都知道,车的原漆那是如同处姑娘膜一样珍贵的存在,一辆车只有一次,受损之后无论怎么补救,哪怕送回原厂区冲喷都不是当初的那层原漆了。可这个王喜元不但买了新车不久就给车全部重新喷漆,而且是在他欠了满屁股债的时候,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有钱烧的主儿啊。

更叫人不解的是,王喜元把车丢在修理厂之后就玩起了失踪,那台喷好漆的车现在还停在修理厂里无人认领。

当地警方闻讯马上派人赶往修理厂,将那辆车提了出来做全面细致的检查。通过当地警方细致认真的工作,他们在那辆车后备箱的备胎下面,发现了一片落叶。这片落叶应该是车辆喷漆之前遗落在后备箱里的,警方在这片落叶上发现了一点印记,印记呈现暗红色,却不像是油漆。因为油漆干固之后会发硬,这点印记却没有,因此现场的警员判断这一点印记很可能不是油漆,而是血迹,于是将这片落叶带往了刑事技术研究所。

由于时间过去比较久了,血迹经过高温蒸发,生物降解,雨水冲刷等原因显性已经不明显,何法医连续尝试了四次,才从那一点小小的痕迹上面提取到完整的人体DNA。

正好这个时候之前的化验结果出来了,死者的DNA和我们从韩本利家人那里获取的DNA样本高度重合,确定两人之间存在亲属关系。

换句话说,我们发现的死者就是韩本利!

而警方在王喜元那辆车后备箱找到的血迹也系韩本利的无疑。

虽然韩宝山那边依然坚持说一月份的时候他和韩本利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对方,人并不是他杀的。但结合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整个案子的大致轮廓已经逐渐清晰起来了,任凭他如何狡辩都是枉然。

韩宝山和韩本利来到孙家乡之后很可能就是替王喜元打工,此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之间发生了争执,于是王喜元将韩本利的杀死,然后用自己的车将韩本利的尸体运到机井处进行抛尸。目前还不清楚的情况时作为老乡,韩宝山怎么会站在了王喜元一边,在整个杀人事件当中又扮演什么角色,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至少是个帮凶,在处理韩本利的过程中是出过力的。

现在韩宝山已经是最重要的嫌疑人了,要是能从他那里获取重要的口供,不但能让整个案件变得清晰,还能尽快找到潜逃在外的王喜元。可这个韩宝山就是顽固不化,我们警方算是好话坏话都说尽了,可他就是死不改口,咬死口说韩本利和他分开之后不知去向了,除此之外他什么不知道。

对于这种粪坑里的石头,我们只能请出吴师傅这尊大佛了,对于审讯他是很有自己的一套的,此前有个案子我费尽心思把自己在警校里学到的那点压箱底的本事都用上了也不加成效,他进审讯室五分钟那个嫌疑人就什么都招了,于是这一次我们也再次只能请他出山。

在进入审讯室之前,吴师傅将孙家乡警方重新录入的口供又看着一边,这才坐到了韩宝山的身边。

“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和韩本利分开的?”吴师傅开门见山,直接提出了问题。

这话本来就是韩宝山自己说的,他当然没有否认的必要,更何况对方并没有说他就是杀人凶手,只是询问一个挖完全可以含糊过去的问题,于是韩宝山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一月底吧,具体时间不记得了。”

“我们查了一下你买的返程车票,是在一月三十日,你是在那之前和韩本利分开的没错吧?”吴师傅将我们查到的信息说了出来。

“没错,我就是30号那天和韩本利分开的,我上车之前还劝他一起回家,可是他不愿意,只说要留下来继续打工,怎么说多不停,甭提有多拗了。”韩宝山接口说道。他和老乡一起到外地打工,他回家过年了老乡没回,那他们分开的时间一般都在他离开之前,没有理由他人还没走对方就见不着了,要是对方提前离开,那么他绝对有时间询问对方的去向,既然他坚称不知道对方的去向,那么就只能说明他是离开之后对方才走的,因此他才能解释为自己不知道对方的去向。

“你确定吗,不会记错吧?”吴师傅又问了一句。

“确定,上车前我还问他准备去哪来着,可他不愿意说我也没辙啊。”韩宝山信誓旦旦的说道。

“也就是说1月30号当天你还见过韩本利。”

“见过,当然见过,没见到他我怎么跟他说话长官你说对吧。”

听到这话,吴师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我在旁边一看到他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就知道这个韩宝山掉套里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老谋深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