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变态人生


调查的过程复杂而繁琐,有的时候甚至需要靠点运气,当水落石出之后,抓捕工作反而显得轻松了不少。

很快,在武警的配合之下,嫌疑犯吴某落网了。

实际上整个案子并不复杂,只是深藏于其后的人性令人生寒。

以下是我的结案报告。

吴某,四十二岁,滨海省三江市南化村人。

吴某此前曾经在三江市下属的多个学校任教,可在每个学校任教的时间大多都没有超过一年,因为他有一个突出的问题——生活作风问题。

说白了就是耍流氓。

此前吴某曾经因在公交车上猥亵其他女乘客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但这件事最后因为该命女乘客不愿意出面指正,公安机关只是对其进行了简单的批评教育之后就释放了。

而这起不了了之的猥亵案只是吴某变态生涯的冰山一角而已。

因为家中在教育口有关系,因此吴某早早的就得以进入教育系统工作,可惜本应该为人师表的他却向着斯文败类的方向一点一点的演变,最终成为了一名衣冠禽兽。

根据我们对吴某此前任教过的学校进行走访得知,吴某此前就因为上课时用下体磨蹭女学生被人检举揭发,受到了校内处分。但因为上面有人的关系,这件事情并没有被声张,吴某只是调离了原学校而已。可在此之后吴某并没有收敛其行径,而是变本加厉起来,他不但偷过女性的内衣裤,用反光镜偷窥过女厕所,甚至还有传言和某位女学生发生了某些不正当的关系,导致该名女生怀孕后又流产,但因为没有切实的证据,也没有人出来指正,有迫于上面的压力,这些事情最终都不了了之。

只是吴某这个人从此就走上了“走教”的生活,在多所学校都曾经任教,但任教时间都不长。

吴某还曾经结过一次婚,可不久就离婚了。

原因是其前妻受不了他的变态行径。

根据其前妻的供述,结婚后不久她曾经撞见过吴某拿着她的内裤闻,还不停的摩擦其的面部。

被发现之后吴某不但不觉得羞耻,反倒理直气壮的说这是为了增加夫妻情趣,其前妻虽然觉得有些恶心,但毕竟两人刚新婚不久,她也没有因此和吴某闹翻。

可后来有一件事却让吴某的前妻下定决心彻底离开这个变态。

有一天夜里吴某前妻起夜,她在如厕的时候听到厕所外面又动静,一开始以为丈夫也起夜,就没太在意。可当她打开厕所的门时,登时惊呆了,原来吴某居然趴在门前的地板上,朝着门下的缝隙偷窥。

当晚其前妻连夜就回了娘家,不久就和吴某离了婚。

此次离婚事件对于吴某打击很大,毕竟他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好不容易靠人介绍结了婚,没想到婚姻还没有维持一年就破裂了。可离婚后吴某并没有因此反省自身的行为,后来我们在审讯的时候,吴某居然表示他怀疑前妻在外面有了男人,因此才和他离的婚。

至此吴某产生了一种变态的念头,他居然觉得所有的女人都很肮脏,还都欠了他。他没有回去找前妻,而是把这种怨恨的宣泄对象定在了素不相识的人身上。

如果说此前的一切都是酝酿在炸药桶中的火药的话,那么真正的导火索,正是这一系列公路连环杀人案的第一起案件。

因为偷盗女性内衣的事情败露之后,吴某是彻底没法在教育系统待下去了,就连他家里的关系也对他死心了,于是乎吴某只能办了停薪留职,到外面来找工作。

他一个肩不能挑背不能抗又没有什么专业技能的人,很难找到什么称心如意的工作,于是乎在社会上晃荡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考了张A证,当起了货车司机。

吴某的第一次作案,起源于一次和石材厂老板的争执,根据他本人的说法,此前帮石材厂拉了一批货,结果石材厂的老板一直欠着他的拉货款不给,他上门讨要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吵得最激烈的那次还被石材厂老板带着几个工人打了出来,虽然没受什么伤,但也是灰头土脸的,让他非常郁闷。

因为这件事,他对于石材厂老板怀恨在心,一直都在伺机报复。

后来有一天他正好开车经过那家石材厂的时候,正好看到老板的老婆从里面走出来,正在马路边上走。

他一看到那个女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之前驱赶他的事后老板的老婆也在一旁辱骂了他,所以当时的吴某头脑一热,一脚油门就上去了,直接将老板老婆撞倒。根据他的说法,当时他还下车来看了一下,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老板老婆拖到旁边的臭水沟扔进去。

这件事发生之后他着实后怕了一阵子,可等来等去也没发现有人找上门来,整件事到好像被他躲过去了。

头七那天他还故意开着车从石材厂经过,当时看到石材厂老板一家人蹲在马路边上烧纸钱,不知怎地一股巨大的愉悦感涌上了心头,按他的说法就是“过瘾!”

从那以后吴某就开始四处寻找猎物,因为跑运输的关系,他对附近几个省的交通情况比较熟悉。平日里他们大车司机也会互相交流,哪里有摄像头,哪个路段经常有交警查车等等,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吴某专门选择人流量较少,监控摄像头拍不到的二级路,乡村公路作案,他的这种的行为给我们警方的调查造成了不小的难度。

至于抢劫受害者钱财嘛,那都是随手为之。因为长期寻找猎物,能够拉货的时间就少了,因此他才会在撞死人之后随手抢夺受害人的财物,直到吴某落网为止,他一共撞人14起,造成了9死8伤的惨剧,而总共抢来钱款不过数千元。

对此吴某居然还觉得挺委屈,说到后来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了。

因为经济的拮据,吴某又开始动起了搞钱的歪脑筋。此前他有一次到张老板的修理厂修车的时候,发现那里管理混乱,车辆钥匙管理不严,进出的门禁更是形同虚设。于是吴某就打起了修理厂的主意,到案后根据吴某的交代,他原本的想法是偷一辆车来卖的,为此他还专门找人买了副假车牌包括行驶证,准备给偷来的车换上,防止被原车主追查。

车牌不能随身携带,他就想到了距离修车厂不远的镇上那所小学,他之前在那里任教过,对附近的情况比较熟悉,甚至知道他走之后他之前所居住的宿舍至今没有人住。

于是吴某随机偷盗了一辆尾号为689的东风牌大卡车,开到了镇小学旁边的巷子里更换了车牌,想要转手卖掉。

令吴某没有想到的是,偷车不难,卖车却费了老鼻子劲了。他毕竟是半路出家,开车时间太短,对于很多货车司机都了解的常识居然一无所知。他偷来的这辆大货车根本无法出手,因为认定车辆信息的除了车牌之外,还有车架号,大梁号,包括发动机号。这些号码就如同人们身份证号码,指纹,瞳膜一样,是不可伪造的。

他改个名字就说这车是他的,别人根本不信,而这种车辆根本无法使用。因为这大车又不同于一般的私家车,是交警查车的重点对象,所以基本上每次拉货必查,这车牌和车辆信息一对不上,马上就会被扣下来,因此这种车几乎等于废铁,谁都不会买。

吴某一看车子出不了手,索性将其当做了第二辆犯罪工具,这样他就有了两辆车轮着开,从某种程度上又给我们警方的调查增添了新的难度。

然而无论他多么狡猾,其偷车的行为和第一次犯案的动机最终都成为了我们警方的突破口,两条线索交织起来,最终锁定了这名犯罪嫌疑人。

此次案件虽然并不复杂,但案情特别重大,死伤人数很多,因此引起了多方关注,甚至有法学家要求给吴某做精神司法鉴定的。

这引起了我们警方特别是交警那边的极力反对,因为一旦认定吴某又精神上的问题,那么他很可能被保外就医,可以舒舒服服的在精神病院里修养,这对于我们警方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不接受也要接受,按照规定吴某确实符合进行精神司法鉴定的条件,我们警方没有权利妨碍这件事。”吴师傅对此却有着不同的意见。

“可是……”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吴师傅打断了。

“我们警方是秩序的维护者,决不能因为个人情绪滥用手中的权利,成为秩序的破坏者。”见我还想说什么,吴师傅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们的使命是竭尽所能的发现事情的真相,抓住真凶。至于凶手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那要交给法律来决定。”

虽然对于吴师傅的话我依然有自己的想法,但就如他所说的,人抓到之后我们没有权利决定任何事情,因为此时吴某已经被押送检查机关准备提起公诉,最终是否对其进行精神司法鉴定那都是检察机关的事情,我们别说插手了,连发表意见都是不妥当的。

好在经由精神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认定吴某并没有任何精神上的问题,他是一个——变态的正常人!

接下来等待吴某的将是法律的严惩,那些无辜的亡灵终于得以告慰,尽管如此,沉痛的伤痕还将长时间留在她们亲属的心中,这就只有时间才有可能抹平了。

法院判决下来的那一天,我原本应该带在大队写结案报告的,可那时的我却驾驶着那台老掉牙的桑塔纳风驰电掣的奔向医院。

因为我们刚刚接到医院方便传来的消息。

小马醒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二章:变态人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