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陈年往事

梦是什么?

在佛洛依德《梦的解析》当中,梦被理解为一种“理解潜意识的心理过程”种种梦境对应的是人们各种不同的欲望。

说简单点弗洛伊德认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是人心所想的折射而已。

那么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你明明没有到过某个地方,或者没有见过某个人,可你的梦中却出现了一个你从未接触过的场景,等日后你真的到达了那里,见到了那个人之后,惊觉这一切居然和你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有的梦似乎还带有某些预言或者示警的作用,让人可以凭借梦中的蛛丝马迹躲避现实中的危险,当然了也有人对于梦境中的提示置若罔闻,最终酿成悲剧的。

因此古往今来中外都有人专门研究梦,解读梦,试图从梦中发现一些现实世界中人们难以发现的规律。

解梦似乎也成为了一件和算卦,抽签,看相一类的封建迷信活动相关联的预言活动。

然而梦境中折射出来的信息真的是封建迷信吗?

如果不是,那么梦有什么科学依据?它们又映射了人心底的哪些欲望呢?

我不知道,从前我对此也完全不感兴趣,感觉那都是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不值得理会。进入警校之后更坚定了我唯物主义的信念,毕竟一个警察要是相信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那就别办案了,出了什么事直接去问神婆就行了。

不,要是那东西真的有用,我们警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用一句早年偶像剧里某男主的台词“要是解梦有用,还要警察干嘛了啦~”

直到我在医院的走廊上梦到了小马,并根据梦中小马的提示找到了嫌疑犯的线索,我才对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有了些许新的认识。

解梦真的是无稽之谈吗?还是某种我们目前还没有掌握的“科学”?

为此我还专门认真的问过吴师傅,看他是否接触过类似的事情。

一开始他给我的答案是“你想多了,要是做梦能破案,那我们就不用到处跑了,接警后睡个觉就完事了。”

可我看他的反应似乎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简单,用我们办案时经常说的话叫做“嫌疑人似乎有所隐瞒”于是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不厌其烦的吴师傅跟我说了当年他经手的一个案子,在那个案子当中,他遇到了一件怪事,一件关于做梦的怪事。

在那起案件当中,相关人员的一个梦对于破案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让吴师傅多年之后依然不明所以。对于那些悬而未决的案件,吴师傅都能提出各种他自己的见解,唯独这个案子,最终虽然破案了,他对于当事人的那个梦却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

一听还有这种事,我马上来了兴致。对于往事重提吴师傅做勉为其难状,但在我的死缠烂打和两瓶西江月的攻势下,他最终打开了话匣子,抿一口酒吃一口毛肚,说起了当年那个案子。

LONG…LONG…AGO,事情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当时还是警界萌新的吴师傅,哦,应该叫做小吴的他被调到长白山地区一个刑侦单位,而他的顶头上司,是一位姓孙的警官。

就跟我现在跟着吴师傅一样,当年孙警官也是小吴同志的入门师傅。

记得那是六月份的一天,天气非常炎热,下属一个派出所接到报案,说辖区内一个屯子里有一户农家在自家院子内发现了一件带血的迷彩服。报案人说怀疑有人受了重伤,让民警过去看看。

接警民警到达现场之后觉得事有蹊跷,这件带血的迷彩服很可能与暴力伤人案有关,奇怪的是现场包括整个屯子当中居然没有报告有伤者,这让民警很是奇怪,他们不敢怠慢,联系到了小吴所在的刑侦单位,请求他们协助调查。

小吴随着孙警官到达现场之后,马上对现场情况进行了细致的调查,调查的重点就是那件带血的迷彩服,以及这户农家的相关情况。

因为这个屯子距离长白山非常近,步行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近阴间吃个鬼,屯子里很多人都依靠收购贩卖山货为生。除了收购贩卖之外,有的时候他们也会自己到山上去采摘一些山货。上山劳作就需要穿着一些坚固柔韧,同时方便行动的服装,而这种迷彩服正是当地百姓喜欢穿着的劳作服装之一,很多劳保用品店都能买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吴得知这件迷彩服被发现的时候位于这家农户院内的柴垛之下,他在柴垛下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圈,再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物品之后,才将迷彩服取回单位进行仔细的检查。这件迷彩服位于前襟位置有血迹,血迹呈现溅射状,根据经验判断他认为这种血迹应该是在打斗的过程中喷溅上去的,也就是说屯子里确实可能发生过暴力事件。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迷彩服的前胸有个小洞,破洞周边有很多毛茬,这种小洞很明显是头部尖锐但边缘粗糙的物体洞穿的。联系到这件衣服很可能是山民穿着上山劳作的,因此还不能判断是锐器造成的还是山上的树枝一类的东西穿破的。

衣服上的血迹被送去进行化验了,与此同时孙警官那边也对那家发现血衣的农户进行了调查。

根据警方的了解,这户农家的男主人姓顾,是一名铁路维护工人,因为工作的路段距离家较远,因此长期不在家住。而平日里在家里居住的都是这家的女主人 刘晓玲以及她的弟妹两人。

根据屯子里其他村民的说法,这个名叫刘晓玲的妇女平日里活波开朗,用当地话来说就是“会来事儿”她和屯里的很多人一样也是经营山货生意的,因为性格豪爽的原因,生意做得还不错,甚至还请了人。

小吴第一次见到那名女主人的时候,感觉这名农村妇女虽然皮肤晒得黝黑,但五官还算端正,身材也比较丰满,用他的话说就是“颇有几分姿色”也不知道他这小警察到了别人家里都乱瞟啥。也许是家中院子里发现了血衣的缘故,又或者突然来了这么多警察,刘晓玲表现得有些紧张,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的,和屯子里其他村民所说的有些不同。

询问的过程虽然不算顺利,但从刘晓玲那里他们还是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就是和她一起合伙经营山货生意的一个名叫张有成的男子在一周前失踪了,而根据刘晓玲的辨认,拿件带血的迷彩服就是张有成离开她家时所穿的衣服。

根据张晓玲的供述,张有成失踪当天晚上一直在她家里帮忙整理山货,离开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当时张有成并没有表现出任意异样,也没有说要出门或其他表现。可在那之后张有成就不见了,屯子里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张有成所住的屋子距离刘晓玲的家前后也就二十米,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才对,如果如刘晓玲所说那件衣服真的是张有成的,那么他很可能已经发生了什么意外。

孙警官马上带人去往张有成的家,可到了那里才发现张有成家大门紧锁,屋子里根本没人,他透过窗户的空隙往里张望,发现屋子里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从刘晓玲那里得知,她这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并不是本地人,而是辽宁人,几年前来当地做生意的,两人在生意上有了交集,一来二去相互熟识,后来就决定一起合伙做生意,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张有成才搬到了她家附近。

因为张有成一个人在外打工,因此给生意伙伴刘晓玲留了一个家中的紧急电话,说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就请刘晓玲联系这个电话。

联络员小吴同志照着那个号码打过去,对面是一个女人接的,那女人自称张燕,是张有成的姐姐。小吴说明了情况,电话那头的张燕马上紧张起来,很快就搭乘火车到了长白山当地。

对于张有成在当地做生意的情况,他姐姐张燕知之甚少,只说弟弟每年都带钱回家过年,因此感觉弟弟在这边生意做的还不错,除此之外就无法提供更多的线索了。

不过还好,张燕随身带来了弟弟屋子的钥匙,孙警官他们借此得以进入了张有成的住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一章:陈年往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