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新来师妹

那天我从小马的病房里仓皇逃出,正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居然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那不是别人,正是吴师傅。

当时吴师傅正从医院的侧门准备离开,而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名医生一直紧紧的跟着吴师傅,似乎在竭力的劝说着什么,可走在前面的吴师傅却不为所动,从始至终都只是微微的摇头,并没有答应对方。

这幅场景让我感到很奇怪,印象中之后病人求医生的,哪有医生求病人的?难不成这个医生遇到了什么麻烦的案子,想要求吴师傅帮忙?可这破案也不是某一个刑警说了算的事情,那要先报案,立案,再由接警民警按照实际情况进行处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案件已经交由具体的某个刑警负责了,作为当事人你来求刑警的意义也不大。因为有破案率,社会舆论以及职业操守等等方面的压力,只要是有一线希望的案件我们警方都会全力以赴,无论受害人来不来央求都一样。

就在我走上前去,想要了解事情的详情时,吴师傅和那名医生已经走出了医院侧门外。在门外停着一辆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那人我也认识,就是我第一天到二大队报道时带着我四处了解情况的余主任。因为余主任是负责后勤方面工作的,除了一些生活方面的事情之外,我们很少会和他见面,因此这么多期他都没有登场机会,也是抓住机会赶紧露个脸了。

余主任走上前来,轻轻的拍了拍那名医生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对方。这个画面就更显得奇怪了,在医院里一名医生居然需要别人的安慰。

那名医生见吴师傅完全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终于深深的叹了口气,站在原地不住的摇头。

吴师傅上了车,在车窗内冲对方摆了摆手,面色青松的离开了。

那名医生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消失在前方街道的尽头,这才低着头往回走。当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几乎要忍不住拦下他询问事情的缘由,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我想到既然吴师傅如此坚决的拒绝了对方,那他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不应该很插一手,至少不应该在而对于事情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插手。如果这是一位受害人家属请求我们警方破案,那么我们一定尽力而为,不管他求不求都一样。现在我要是贸然开口询问,反倒会让事情变得复杂。

于是我也赶紧离开了医院,向大队赶去。

吴师傅果然在他那间肮脏不堪的办公室当中,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余主任居然也在,见我进来了他还冲我笑了笑“小梁,恭喜啊,多年媳妇熬成婆了。”说完就笑吟吟的走了,搞得我莫名其妙的。

“怎么回事?什么熬成婆了?我来二大队还没有两年就这么老了吗?”我抬手摸了摸眼角并不存在的鱼尾纹。

“甭扯那没用的,今天不是你休假么,说吧,你这火急火燎的来找我有什么事?”吴师傅一看我抬屁股就知道我要拉什么屎,是干的还是稀的,里面有金针菇还是玉米粒他都一清二楚。

我表示这一次是有巧克力味的“那个啥,我在医院里见到您了,您去医院有事?”我旁敲侧击的说道。

“哦,老毛病了,我去看看而已。”吴师傅一脸的轻松。

“您……没事吧?”

“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说完吴师傅拿起了桌子上的酒杯,将他自酿的那种很烈的土酒老泵往嘴里灌了一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喝酒的样子一点享受的意思都没有,到好像是在喝苦涩的中药。

见吴师傅不愿意多说,那我就只有另起话头了“余主任来干什么?什么熬成婆了?”余主任陪着吴师傅一起去的医院,对于吴师傅去医院的事情应该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因此我提起余主任,实际上还是拐弯抹角的想要听听他去医院的事情。

可惜吴师傅根本不上套,我的屎味还没有飘过去,他就已经抬脚一脚踹了过来,把屎踹了回去“正要跟你说这个事情呢,明天有个小姑娘要来大队报道。她本来是要进重案组的,不过因为寒大队那边正在跟一个案子,现在空不出人手来带她,所以余主任就让她先来我们这边学习一段时间。既然是跟我,那我就是他半个师傅了,你小子也升档为师哥了,以后跑腿的事情……”

“就有人帮我去办了?”我还挺高兴。

“就有人跟你一起去了。”吴师傅把话说完。

“啊?所以我还是要跑腿咯?”我感到有些沮丧。

“这不废话吗?当刑警害怕跑腿怎么行?再说了,人家以后是要进重案组的,来咱们这是过度而已。”

“这话我怎么听着耳熟啊。”我苦着脸“我说吴师傅,我跟着你都快两年了,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当时说好的跟了你一段时间之后把我调去重案组的,这么这么久了还没个准信啊,要不……您帮我问问?”

“臭小子,你找死是吧?”吴师傅捡起地上一颗花生壳砸了过来“跟着我不好吗?我是亏待你了还是虐待你了,这么急着去重案组。”

“也不是……”我扭捏起来“毕竟咱们二大队最出名的就是重案组了,什么大案要案都是他们负责的,每天开着陆地巡洋舰出去,多气派啊。你看看咱们,就一辆老掉牙的桑塔纳,离合都失灵了,要三挡起步车才走……”

“行了,你不就是觉得在重案组可以出风头么?我告诉你,重案组比我们苦多了,你看看寒光他们现在在跟的那个案子,都快一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破案,一帮子人不是在外面顶风冒雨就是整夜整夜的关在会议室里开会,那屋里的味道比咱屋里的还重。”

“我嚓,这么说这次他们又遇到硬骨头了?这一次是什么案子啊,抢劫杀人还是恐怖袭击?”

“这是你该打听的吗?我告诉你,在重案组就好像在流水上作业,每一个警员都只是一名螺丝钉,夜以继日的做着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能学到的东西不多。你跟着我接触到的是各种形形色色的案子,破案的过程也很大程度依靠我们自己的判断和侦办,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不放人你找寒光来也没用。现在我就交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你必须按时按量完成。”

“是~保证完成任务~”我回答得有气无力的,尽管我也承认跟着吴师傅能学到很多东西,可当刑警的谁不想侦办大案要案的,特别是重案组能配强,还能开着陆地巡洋舰,要多气派有多气派。再看看咱们大家都是二大队的,我们就整天下去协助各兄弟单位破案,跟劳务派遣似的,这怎么说面子上也不如人家光鲜啊。

“打起精神来!”吴师傅又是一粒花生米,这一次我敏捷的躲过了“明天人家小姑娘就要来了,你赶紧操持一下,看看怎么欢迎人家合适。”

“欢迎?这还需要怎么欢迎,不就是握个手自我介绍的事情么?这还需要怎么欢迎?”

“哎呀,人家小姑娘第一天来二大队,怎么说也要给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嘛。”

“可是师傅,我记得我来的时候你可不欢迎我,还说我干不久肯定会走的。”

“谁让你是男的,还是个愣头青,你要是个水灵的小姑娘,我也欢迎你啊。”

“扎心了老吴,这种话也是你一个老刑警能说的吗?”

“老吴是你叫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卷你居然敢叫我小吴,这事我还没忘呢。赶紧的,想想怎么折腾一下迎接人家。”

“这要怎么迎接啊?我没经验啊。”

“我也不知道啊,你们学校里不是有什么迎新活动么?你才毕业每两年肯定记得,赶紧布置一下,我私人出五十元活动经费。”

“五十?师傅,你这也太抠了,五十连迎新宴都不够啊。”

“少废话,赶紧的,再啰嗦小心我攮你。”

得,为了迎接咱们这位小师妹,我把吴师傅狗窝一般的办公室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还用几张干净的沙发罩子将吴师傅常年蜗居的那张沙发照了起来,不让别人看到那下面发黑的沙发布面和外露的海绵。

要不是预算有限,我还打算买几个气球彩带什么的在办公室里挂起来呢。

说实在的,对于这位即将到来的小师妹,我还是挺期待的,你们都知道,在各种故事里面这师哥和师妹总是有着这样活着那样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故事的……咳咳,只要来的不是一个女版的小张,当我们外面披星戴月的时候他在办公室查资料那就足够了。

第二天咱们这位小师妹如约而至,您还别说,咱们这位小师妹啊——您就请听下回分解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一章:新来师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