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害人害己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这起离奇的车祸很快就被上报检察机关准备公审,接下来又到了我写结案报告的时候了。

就和我们之前的调查掌握的情况一样,牛某因为多次投资的失败,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务。

直到今年过年的时候,他已经被逼到被人上门催债,不敢回家过年的地步了。

按照牛某的说法,他自己过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看到妻子和孩子整日里那副担惊受怕的样子,他就觉得过意不去,认为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这个时候牛某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怎么才能搞到钱来还债。

想到自己是怎么落到今天这幅田地的,牛某认为在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时候发生的那起事故压倒他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他对于这起事故一直耿耿于怀,记忆非常清楚。

当他冥思苦想的想要搞钱填窟窿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之前出事故的时候他公司里的一个小工问他的话。当时出事故之后,那个小工曾经问他有没有买保险。

他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所以也不知道还有买保险这回事,认为那都是骗人的。等出了事他才知道,原来像这种室外作业是可以投保的,一旦出了险符合赔付条件,他们就可以获得一笔数量不小的赔偿。虽然不敢说所有的损失都能获得赔偿,但至少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他经济上的压力,也不至于搞到现在这个样子。

此时牛某已经处于一种想尽办法也要搞到钱的状态当中,根据他自己的说法,他的想法是这样的。这保险只能保未知的事情,也就是说到底能不能赔付他并不知道。可如果他事先知道有事情会发生呢?那他岂不是就能拿到赔付了?

这个时候牛某的经济压力非常大,已经到了快要卖房子的程度了。因此他了解了一下,知道保险当中只有一个险种是保费最低而保额最高的,那就是一被保险人为标的物的意外险。说白了就是保人生死的,人在人去赚钱,人死了保险公司赔钱,就这么简单。

牛某咨询了一下,知道一年只需要几千块钱就可以保几十万的额度,可以说相当划算了,可问题就是必须要人死了才能拿到钱,这一点让他有些郁闷。

然而此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要是他再还不上钱,银行就回来收回他的房子,高利贷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他是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流落街头的,于是牛某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要用骗保的形式来搞钱。

牛某大致的计算了一下,他之前借银行高利贷包括亲戚朋友的钱差不多有一百万,为了能让他离开之后家人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牛某决定将保额定在一百五十万。

一个从来没有买过保险的人,突然投保保额为一百五十万的意外保险会让人起疑的。于是牛某决定分散投保,在不同的保险公司购买了人身意外保险,他认为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他搞鬼了。

一开始牛某也想过以自杀的方式获取保险金,可当他知道保险条款当中有一条,说一年以内被保险人要是自杀的话,保险公司是不赔的这一点之后,他就开始谋划杀人了。

牛某等不了一年,他必须赶紧拿到钱,否则他的房子就要被卖掉,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

于是牛某决定找一个人当替死鬼,用这个人来帮助自己骗保。一开始他想到的外来务工人员,以前他开公司的时候和这些人接触过,感觉这些人很好骗,而且这么多外来务工人员就算失踪个把人别人也不会察觉,等到他们的家人发现失联之后,很可能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他们要是来寻人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找,警方通常也只会给他们立个案,不太可能会下大力气寻人。

为了完成这个邪恶的计划,牛某开始在附近的大街小巷寻找各种可以放倒人的东西。什么迷烟迷药蒙汗药的他都想试试,毕竟他从来没有杀过人,要他一刀捅死个人说实在的他还真有点虚,最好能够往别人脸上喷点什么东西或者喝一杯什么就能让人失去知觉。

可他找了一圈,冤枉钱也花了不少。却没有一样是真的能用的,很多小广告都吹得神乎其神,可等他买下来之后自己一试,全都是假的,别说让人昏迷了,让人迷糊的都没有。很多都是些什么安眠药,甚至辣椒水之类的东西,防个狼也许还行,要把人迷晕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在寻找蒙汗药的时候,牛某也在物色猎物。可惜这件事同样不顺利,他连续在劳务市场外面蹲了几天都没有遇到合适的人选,有一天当他回家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街边的一个流浪汉和自己的身形很相似。

如果死的是一个流浪汉,那就更不会让人起疑了,甚至连寻人的都没有。一个流浪汉消失了有谁会在意?

于是在那之后的几天,牛某都在暗中跟踪那个流浪汉,一方面是为了摸清那个流浪汉的作息规律,方便他找机会下手;另一方面也是确认,看看这个流浪汉会不会和外人有所接触,当他失踪之后会不会有人寻找他。

经过几天的跟踪,牛某觉得时机成熟,可以下手了。

可直到此时他依然没有买到所谓的蒙汗药,但牛某知道不能再等了,他再不动手高利贷就会逼他把房子卖了。于是那天夜里牛某在街边随便找来了一块砖头,然后就跟在那个流浪汉身后,等对方睡着之后,他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流浪汉身边。

他说那个时候他的心中也犯嘀咕,也有些害怕。可想到他要是不动手,他的妻子孩子就有可能如同这个流浪汉一样露宿街头,他终于,把牙一咬,把心一横,把良心一昧 ,把一条性命结束掉了。

他说自己第一次杀人,没有什么经验,因此一板砖下去怕那人不死,又接连对着那人的后脑勺砸了好几板砖,直到那个流浪汉的后脑勺被砸得凹陷下去,满头满脸全是血一动不动的时候,他才停下手来。

牛某把那个流浪汉的尸体放到自己驾驶的那辆面包车,一路开向郊外。

前几天他正好听到有人说村里的监控坏了,正在找人修,那人还问他会不会修这玩意,他说他只会做电焊,不会修监控。这件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牛某暗暗的记在了心底。这也是他这么急着动手的原因,因为人家要是把监控修好了,他作案的过程就很有可能会被拍到,案子自然做不成了,因此他必须抓紧时间,赶在人家把监控修好之前动手。

因为要烧毁面包车伪造现场,因此牛某把一个月之前购买的皮卡车停在了附近。那个时候他就计划好了,无论他使用什么方式制造意外,都不能驾驶自己一直开的那辆面包车,必须找另外一辆车代步。根据牛某的交代,那辆早就应该报废的皮卡车是他花6000块钱以钓鱼车的名义跟别人买的。

万事俱备,牛某把流浪汉的尸体载到那个监控坏掉的村子附近,给对方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包括系上他的皮带,然后把车推到了路边的沟里,再浇上汽油把车烧掉。

我很难相像牛某当时的心情,在熊熊的火光之中,他应该有回过头来向自己家的方向遥望许久,然后毅然决然的乘车连夜出逃,去向遥远的地方。

也许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一走这一辈子都再也回不来了……

牛某那个亲戚根本不知道他要来,所以见到他的时候还吓了一跳。牛某只说自己十来躲债的,其他并没有多说,他的那个亲戚也没有多问,甚至没有给他的家里打个电话,就把他留了下来。

牛某说他在这个月当中度日如年,他经常做两个噩梦,一个是那个流浪汉浑身是血的看着他,冲他一个劲的傻笑。

然而这还不是他最害怕的,他最难以忍受的另一个梦当中,他的妻子和孩子死死的拉着他的手,问他为什么不要他们了。

每一次他从这个梦中惊醒过来的时候,都发现枕巾已经被泪水浸透了。

牛某说最可怕的是有一次,他梦到他的妻子抛下孩子离开了他们,这让他感到难以名状的恐惧,几乎要忍不住冲回家去。

当他看到我们出现在牧场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感到害怕,他只知道这一次,他终于可以回家了,那一刻的他只感到释怀,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解脱。

我带着牛某的孩子到看守所去看他,隔着厚厚的玻璃,两父子在相隔一个多月之后终于再次相见了。

只是这一个多月却已经恍若隔世,让两个人都变了。

“妈妈呢?”牛某问外面的儿子。

儿子沉默良久,轻轻的答道“走了。你出事之后妈妈不吃不喝,身子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有一天她突然说要去找你,然后……她就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爸爸,我恨你,我真的很恨你!”

看守所内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哭嚎声,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仿佛野兽的悲鸣。

这个男人以爱之名,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家庭。

几天之后我坐在医院的病床里,小马又住院了,从新疆回来之后他就高烧不退,被送入了医院当中。

他的女友还是和之前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没有一句怨言。

我坐在小马的床头,一边帮他削苹果,一边问道“你相信梦境吗?”

“梦……那是什么鬼?”小马吊着点滴含含糊糊的说道。他躲在被子后面的脸憋得通红。这是医生说的做法,让他憋汗,说出一身汗就没事了。

“我好像跟你说过,你上次昏迷之后,我在医院的走廊里做了个梦,梦到你给我一条线索。后来我们就是凭借那条线索破案的,我想问问你,是不是你给我托的梦。”

“你不用……自作多情了……我才没这么无聊呢……你指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想我了……”小马说着,床的另一边帮他查看点滴进度的圆脸女友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说你没有给我托梦?”

“死去……要托梦我也不托给你啊。”

“你也不相信梦境和现实有所关联这回事?”

“我只相信一件事……”小马说着,红彤彤的手从被子下面伸出来,握住了女友的手,满脸的幸福“那就是爱……”

“呕~”我把苹果往桌上一放,逃也似的冲出了医院。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一章:害人害己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