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水落石出

随着张本领的那位亲戚到案,整个案件终于水落石出,根据其供词我们再次提审了张本领,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张本领对于杀害王喜元的事实供认不讳。

案件终于可以完结移交检察机关,又到了我写结案报告的时候了。

一切都要从去年的某个时段开始说起,在那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天,发生了一件引发后来一连串事件的事情。

王喜元和张红霞相遇了。

一个是离异多年的男人,一个是饱受丈夫摧残的女人,两颗受伤的心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原本这很可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两个人都能从彼此的身上得到些许的慰藉,坏就坏在他们相遇的时间不对——此时的王喜元因为经营不善和赌博的陋习已经债台高筑,而张红霞虽然和张本领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却迟迟没有离婚。

也许是在一起的时候张红霞多次提到丈夫张本领的不是,总而言之在某个时间点,王喜元突然提到了一个让两人都摆脱这种困境的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想办法杀掉张本领。

张本领一死,张红霞理所当然的就能从这个让她倍感煎熬的家庭中解脱出来,而在王喜元来说,通过张红霞他已经知道这些年张本领这些年经营他的殡葬事业着实积攒了一笔不少的家底,如果这笔钱能到了他的手里,马上就能解他的燃眉之急。

事后我甚至怀疑当初王喜元和张红霞认识会不会也是他有意的安排,为的就是谋夺张本领的家财,然而这个猜测并没有证据作为支撑,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而已。

总而言之急于摆脱原本家庭束缚的张红霞马上就到同意了王喜元的计划,接下来要做就是规划具体的杀人方法了。

关于怎样除掉张本领这一点,王喜元马上就想到了雇凶杀人。因为经营养鸡场的关系,他在本地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又因为借了不少外债,因此平日里盯着他的人说是不少,连出来和张红霞幽会都要小心翼翼的害怕被人发现,要他自己下手一来没有那个时间,更重要的是太过扎眼,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物色,在一次酒桌上王喜元和从外地来的韩本利韩宝山两人提起了雇佣他们杀掉张本领的事情。之所以会选择他们是因为王喜元知道两人是外地来的,在本地没有什么根基,和在本地同样关系比较广的张本领有交集的可能性不大,做完之后一走了之别人也不容易找到他们;另一方面这两个人来孙家乡有一段时间了,都在给人打零工,一直没有挣到什么钱,在酒桌上还在抱怨这件事,这种等钱用的人最有可能挺而犯险。

果不其然,王喜元一提出这个挣钱的“买卖”两人马上就动摇了,虽然没有马上答应,但过了没几天就主动找上门来表示愿意干这活。

王喜元满心欢喜的把几千块钱的预付款给了两人,算是两人的“活动经费”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之前四处打工的过程中,张本利和张本领有过一面之缘,也就是说他们之前是认识的。他得知王喜元要对张本领动手之后,马上就在韩宝山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这件事通知了张本领。他这样做当然不是出于什么道义,而是想从张本领那里再拿一分钱,说白了就是两头吃。

张本领知道这件事之后并不意外,原来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发现一些妻子出轨的端倪了。在他们张家是男主外女主内,张红霞是不出外面工作的,全靠他张本领一个人挣钱养家,张红霞所有的吃穿用度都要从张本领那里支取,这也是她虽然饱受张本领蹂躏却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离婚的原因。

既然张红霞花的钱都是张本领给的,那么对于妻子资金的去向他自然一清二楚。在此之前张本领就发现妻子张红霞的电话费莫名的提高了不少,每个月都有好几百块钱。张红霞就是一个家庭妇女,平日里需要用电话联系的无非就这么几个人,怎么可能需要打几百块钱的电话?于是张本领就趁着妻子不注意偷偷砍了她的手机,发现她经常和一个号码联系,而且每次通话时间都很长。

张本领马上就意识到这个号码有问题,托关系一打听,花不了多少工夫就查出来了,这个电话是王喜元的。

原本张本领还想着什么时候要去找王喜元算账呢,没想到王喜元居然先一步找到他头上了。于是张本领给了韩本利一笔钱,让他一收到王喜元那边什么情况马上就通知自己。

因为有韩本利这个内鬼的通风报信,针对张本领的杀人计划自然全都落空了,无论是伪装成打劫杀人还是制造车祸,哪怕是在张本领的车上装炸药都没有起任何效果,张本领连块皮都没有蹭掉。

他王喜元也不傻啊,这一次次的动手都失手了,他自然也开始怀疑起来,觉得自己雇的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是脑子不好使就是有意搞砸他的事情。

果不其然,在一次饭桌上王喜元意外从朋友那里得知,韩本利以前曾经帮张本领干过活,他们本来就认识。王喜元马上就意识到这个韩本利有问题,虽然他还没有什么证据说明肯定是韩本利向张本领走漏了风声,但他们认识这件事情韩本利从来没有跟他提过,这本身就有问题。

于是王喜元就认定了,韩本利就是那个蛇鼠两端的内鬼。

此时距离他雇凶杀人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眼见时间临近年关,银行的电话亲戚朋友的逼问特别是高利贷的讨债都让他焦头烂额,眼看着这个年就要过不下去了,他王喜元是恨透了这个吃里扒外的韩本利。

王喜元给韩宝山打了那个电话,让他做掉自己的老乡,然后许诺把钱全给韩宝山一个人,经过讨价还价,杀人的报酬还从之前的10万上涨到了14万。

事实上王喜元也不能确认韩宝山和韩本利是不是合伙来欺骗他的,他这样做也是在试探韩宝山,如果韩宝山矢口否认,一力为韩本利辩护,那么它就能够认定韩宝山也参与其中,和韩本利是一伙的。既然韩宝山愿意和他讨价还价,那么基本可以认定韩宝山并不知情,他也被自己的老乡韩本利耍了。

此时的韩本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居然还厚着脸皮找到王喜元,表示要干最后一次。此时的王喜元心中应该在冷笑吧,但他也没有说破,因为他也看出来了,韩宝山还不是很确信自己的这个老乡耍了他,他也要借这次机会最后确认一次。

王喜元打发乞丐一般的给了两人几百元钱,韩本利倒是也不嫌少,小小也是肉,有总好过没有,于是他就和韩宝山踏上了这“最后一次”的旅程。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并不是张本领的“最后一次”,也不是王喜元的“最后一次”,而是他自己的最后一次。

在整个过程之中韩宝山都在注意的观察韩本利的一举一动,果不其然让他发现他的这个老乡好几次偷偷的和什么人联系,可每次当他问起的时候却有含糊其辞,说什么是跟家里人联系。

事情不出韩宝山的所料,他们这“最后一次”又再一次失败了,那个张本领似乎知道他们的计划一样,非常“碰巧”的又躲过了他们制造的意外。这下韩宝山确定了,他的这个老乡不仗义,在暗地里收了张本领的钱,却把他当猴耍。

于是韩宝山趁着韩本利不注意的功夫用他们原本买来准备击杀张本领的那把斧子袭击了对方的后脑勺。也许是出于泄愤,也可能不希望别人发现这具尸体是他的老乡,毕竟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比较多,当地还是有些人认识他们的。总而言之韩宝山将韩本利的整张脸都砸了个稀烂,然后打电话给王喜元来处理尸体,于是王喜元就开着他那辆刚买不久的新车来了,两人将韩本利的尸体运到了最初我们发现尸体的那处机井处塞了进去。

在这里我们发现两个比较有矛盾的点。

一是早在韩宝山下手杀掉韩本利之前,他已经买了回乡的火车票,也就是说不管他那最后一次是否成功,他都要走的,可在跟王喜元的讨价还价当中,那十四万的佣金又是包含了杀掉张本领的钱。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难道是他想要在国完年之后再回来动手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王喜元那边已经被逼急了,拿不到张本领的遗产他连这个年都过不下去,眼看着就要跑路了,怎么可能会同意韩宝山过完年再来动手呢?

关于这件事情我亲自询问了韩宝山,韩宝山对我说他买票的时候还是不信自己的那个老乡会出卖他,甚至他还真的劝韩本利一起回乡。当时韩本利并没有说不回,只是说有些事,要晚他两天才会。

杀韩本利的时候韩宝山说他没什么感觉,因为当时正是气头上,于是那斧子一下子就下去了,也么多想。可事后一想有些后怕了,毕竟两人是亲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特别是韩本利老婆打不通他本人电话把电话打到韩宝山这里来之后,他是真的慌了。

于是他再没有什么杀人拿钱的心死了,火急火燎的就回了老家,并且从那以后就和王喜元断了联系,更别说来孙家乡了。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点让人有些想不明白,那就是王喜元为什么在债台高筑的情况下还买新车。

王喜元可查明的是他在银行的借款有上百万之多,亲戚朋友那里也有将近这个数目,而从高利贷那里借来的钱虽然无法详细统计,但只会多不会少。

按照这样估算,此时就算是他把自己那个养鸡场卖了,加上银行里那几十万也不够还的,这种时候他不卖车反倒买了一辆新的,这是什么原因?

此时他的人已经死了,我们无法了解确实的情况,但根据我个人的推断,他可能也已经准备好要跑路了。如果在年前再杀不掉张本领搞不到钱,那么他很可能会驾驶这辆刚买来的车跑路,至于他跑路的时候会不会带上老相好张红霞那就不好说了。

可惜他还没得手,自己反倒被人家反杀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八章:水落石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