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终露端倪

就在针对张本领的调查再次陷入僵局的时候,吴师傅说话了“人一定是张本领杀的,绝对错不了。”

听了吴师傅的话,不只是我,就连在场的韦局长等其他人都感到有些诧异,那倒不是因为我们质疑吴师傅的话,而是在案子没有审理调查清楚,证据确凿移交检察机关之前,我们警方很少会做出如此肯定的结论,因此对于任何怀疑对象,我们所使用的都是“嫌疑人”而不是“犯人”“凶手”这种称呼。

哪怕是私底下我们已经几乎认定某人就是犯罪的执行者了,在法院判决之前我们依然会以“嫌疑人”称呼之,吴师傅这种公开指定某人就是凶手的行为显得有些突兀了。

吴师傅倒是没有在意我们惊讶的目光,而是沉声说道“从我们调查了解到的信息来看,他肯定是杀人凶手无疑。无论是我们刚刚告诉他王喜元失踪之后他所做出的的反应,还是从他的动机上,又或者说他一口咬定我们绝对找不到王喜元的尸体这些方面都可以看出,他毫无疑问就是杀人凶手。”

说到这里吴师傅顿了顿“别忘了,王喜元的血迹已经在他家的沙发上找到了,这不但证明了王喜元去过他家,同时可以证明他家就是第一现场,绝对错不了。”

大家都点了点头,对于吴师傅所说的话表示认同,但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都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围绕这个张本领做细致的调查,他的人际交往关系,亲人朋友工作上接触到的人都不要放过,重点集中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和他有过接触的人,查他的电话记录,缴费清单,办事登记,任何他在三月份做过的事情都要查得清清楚楚的。他在三月份见过哪些人,做过哪些事,包括说过哪些话,对谁说的,对方和他是什么关系等等只要有可能查到的都要一一查出来。”

吴师傅环顾四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他既然做过了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我要你们列一张时间表,从3月9日开始一直到3月31日,尽你们所能将他这大半个月当中每一天的行为都调查出来,我相信他的犯罪手法和隐藏尸体的方法一定就在他这二十天的行为轨迹当中,你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它。”

要知道一个人做过什么或许并不难,但要知道一个人在几个月之前每天的行为可就不容易了。

于是专案组再次倾巢而出,围绕着张本领在三月份的事后的行动轨迹进行细致的调查。

在这犹如大海捞针的调查当中,有两个方面是比较容易实现的,首先就是关于人的调查。张本领的社会关系虽然复杂,但其接触的最多的还是他的亲戚朋友和殡葬方面有联系的客户,我们警方要调查的就是3月9日之后和他有所接触的人,这些人都是什么时候和他接触的,接触的目的是什么,包括他们之间都说了什么等等。

这个需要对张本领在本地的人际关系网做详尽的追踪。

还有一方面就是查记录,就如同吴师傅所说的,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特别是当今的信息化社会一个人做很多事情都会留下相关记录,打电话有电话记录,订餐有订餐记录,出行有出行的记录,消费有消费的记录,就算是你在网上登录个网站看个视频都会有相关的记录。一个人如果想完全不留下记录,除非他不和外界任何事物有所接触,就自己一个人呆着,自己种田养桑自给自足,否则哪怕是你去菜市场买菜,小贩都会记得你,这也是一种形式的记录。

关于网络上可以查询到的记录,有另一组同事负责调查了。因为之前我曾经根据调查电话记录或许过一些比较重要的信息,因此调查张本领电话记录的任务再一次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也不啰嗦,熟门熟路的就找到了电信大厅里那个女业务员,现在我终于知道人家姓李了。

见到我小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怎么又是你?”

我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下“这句话用英文是不是叫做HOW OLD ARE YOU?”

小李听了我的话哭笑不得“你们警察办案是不是就靠查人家通话记录就够了?”

“有时候也查一查开房记录。”

小李横了我一眼“说吧,这次又要查谁的?”

很快张本领整个三月份的通话记录都在我的手上了,这一回我留了个心眼,再三确定了他有没有其他电话。看起来张本领这个小商人和王喜元那个“企业家”还是有些区别的,至少他的电话就没有人家的“专业”动作上的生活上的都用同一个电话。

拿到张本领的电话清单之后,我首先查找的就是他3月9日当天的通话记录。很快我就发现,当天在张红霞的手机发出短信的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张本领的手机也向外打了个电话,而且在那之后多次和这个电话进行了联系。

这个电话很可疑,很可能就是张本领的共犯。

于是我马上根据这个号码调出了机主的电话。

机主也姓张,从他的身份证扫描件来看,这人似乎还是张本领的亲戚。

看来这个人很值得查一查。

等忙活完,似乎又到了快下班的时候,这次小李倒是没有急着赶我走,摆出了一副奉陪到底的模样。

看她这样子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忙说道“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你们也要下班了吧?我请你吃个饭吧。”

没想到小李还没开口呢,她旁边另一个业务员伸过脸来开口了“什么情况,我们小李可是名花有主的,梁警官你不要动歪脑筋啊。”这段时间我已经跑了他们电信大厅好几趟了,这里从保安到大堂经理都认识我了。

我苦笑了一下“没那个意思,单纯为了谢谢她,毕竟麻烦人家好几次了。”

“她没时间的,还得忙着回家看孩子呢。”那名业务员说“我倒是有时间,要不你请我吃饭吧,下次你要查什么来找我好了。”

小李瞪了旁边那人一眼“你有时间?那怎么每天下班前我都听你急吼吼的说什么男朋友在等你啊,急着去约会啊。”

那业务员一听她这么说脸上就是一囧“你个多嘴的老妈子,不说话你会死啊……”

营业大厅内登时传来了欢乐的笑声。

和电信大厅的工作人员道别离开大厅之后,我马上赶往了地址上显示的那个张本领的亲戚家。事不宜迟,我这边早一分钟确认,案子就能够早一分钟结案,大家就可以轻松一些。

当我赶到张本领那个亲戚家的时候,那家人正在吃饭,我从窗户外面往里面看了看,确认我要找的那名男主人就在家中,于是便没有马上敲门进去,而是在外面街边等了等,顺便把晚饭问题解决了。

我敲开那家家门的时候,家里的女主人正在收拾碗筷,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表现的很吃惊,只问我是不是要找他丈夫。

我一边点头称是,一边观察他们家里的情况。只看到他们家的角落里堆着好几摞值钱,向里面一间里屋看还能看到一些纸扎人和纸屋纸车什么的。刚才在外面等待的时候我也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在他们家旁边的空地上看到了一辆和张本领开的一样的那种用于运送尸体的“服务车”

看来张本领这个亲戚也是从事丧葬业的,一确认这人的职业,我的心中就有数了。

等我亮明身份之后,这家的男主人显得非常紧张,手不停的搓着衣角,眼睛也开始失去焦距。他老婆看到他这幅模样很奇怪,还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到外面去谈吧。他如释重负,在妻子疑惑的目光中跟我来到了外面屋檐下。

一掩上家门,那汉子膝盖一软就跪倒在了我的面前“警……警官,我我我……我只是去帮了个忙而已,人不是我杀的啊。”

我淡淡一笑“基本情况我们都了解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帮你的,要不我会一个人来吗?见面还不得给你上铐子?我之所以先来和你谈谈,就是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争取宽大处理,更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你的家人。”

“我配合……我一定配合。”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七章:终露端倪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