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再陷困境

张红霞说她自从3月9日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王喜元了,很显然3月9日这天王喜元肯定出了什么事,这件事就是导致他失踪的原因。在此之前我们一直到不到他失踪的具体原因,就算关于他已经遇害的想法也是吴师傅单方面的推测,在此之前并没有具体的证据。

直到发现张红霞手机发出的这条短信,我们才算找到了确凿的证据。

是的,这条约王喜元见面的短信绝不是张红霞本人发出的。除了因为因为接到这条短信之后双方的手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基本可以确定王喜元接到这条短信后不久就出事了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两人通讯的整个过程中,张红霞基本没有给王喜元发过短信,两人基本都是电话联系的。

她为什么要选择给王喜元发短信?是不是有什么原因不能通过电话沟通?比如说不能让对方听到她的声音,或者说——发短信的根本就不是她本人?

喜欢冒充别人给人发短信,这件事情似乎有人也喜欢做……

我们马上申请了逮捕令,将张本领控制了起来,然而在审讯室当中张本领却矢口否认,死不承认人是他杀的,还口口声声的要我们拿出证据来。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早已经预想到的,一方面将张红霞请到局里,请她协助我们的调查,另一方面对张本领的家进行了细致的搜查。

根据我们的推测,王喜元很可能就是在张本领家中遇害的,也就是说那里应该就是第一现场。因为按照我们的推测如果那条短信真的是张本领所发,当王喜元到他家之后马上就会发现自己被骗了,这个时候他肯定会意识到事情不对想要离开,如果这个时候张本领不动手,他就没有机会动手了。

然而在张本领家的第一次搜查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用镁光灯在他家屋里屋外统统照了一遍也没有发现血迹。

好在张美霞来了之后,向我们提供了一些非常有用的信息。

首先从她那里我们已经确定,那条短信确实不是她发的,根据她的回忆当天手机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找不到了,但因为当天她有事外出,就只能先把这件事暂时放下,没想到等她回来之后手机就在客厅的桌子上,她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也并没有特别在意,只是发现上面有几个王喜元的未接来电之后回拨过去,但是这个时候王喜元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根据我们的推测,很可能是张本领发现手机当中他妻子和王喜元的事情之后,伺机将妻子的手机隐藏起起来,借着妻子的名义给王喜元发了条短信。

于是我们请张红霞仔细的回忆,事发当天张本领有哪些奇怪的举动,或者家中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张红霞想了半天,说当天她回家之后丈夫已经出去了,因此她并没有发现丈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至于家中的异常情况嘛……张红霞回忆了半天,终于想起说家中联宝椅上面的坐垫不见了。

联宝椅就是那种木制的沙发,因为当时是冬天天气比较冷,椅子上没有了坐垫之后人坐上去屁股会比较凉,因此张红霞对这件事情有些印象。但至于坐垫为什么不见了她也没问丈夫张本领,因为两人在家中一言不合就打架,所以她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会跟张本领说话。

张红霞提到的这个情况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和几名同事马上赶到张家,在客厅的角落里发现了那把黄色木制的联宝椅。因为第一次搜查的事后没能发现什么线索,所以这一次我们联系了研究所那边,请他们过来协助我们,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来的居然是何法医。

何法医让我们把那张沉重的联宝椅抬到外面去,要在光线较好的情况下检查那张椅子。

有何法医在场我们这些刑警就显得外行了,只能在一旁看着,而且根据她的工作习惯,我们还不许打扰她,连说话都不行,呼吸声都尽可能放轻才行。

何法医的工作状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致认真,我原以为我们的检查已经够仔细了,然而和人家何法医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何法医可以说是一厘米一厘米的检查那张椅子的表面,任何缝隙她都换不同角度进行观察,用棉签一点点的擦拭那些缝隙,绝不放过任何一点死角。

果不其然,在何法医近乎偏执的检查过程中,果然让她在那张椅子靠背的木条的连接处缝隙中发现了几点可疑的喷溅状污点。这张椅子显然是经过张本领特意清洁过的,时间又过去这么久了,就算之前上面还有些什么痕迹现在应该也已经灭失得差不多了。也只有何法医这种把工作做到近乎极致的人才能在那个哪怕是仔细观察都很难发现的缝隙当中找到那几点要用放大镜观察才能看到的污迹。

何法医马上将那几点污迹提取了出来,带回研究所进行化验。

就在等待化验结果的事后,我们又收到了之前负责进行其他方向调查的其他组同事的汇报。

他们查了一下本乡下面几个村开死亡证明的过程,因为丧葬这种事在村里面并没有专人负责,都是村委会委派一个人协助办理的,以为客观原因有的村常年是同一个人进行办理,这种情况下记录就要相对详实一些,有的则是临时委派某个人,甚至是谁刚好有空谁就去弄一下,这就造成了整个办理过程的混乱和不规范。

而无论是哪个村,对于开具死亡证明这一点都没有特别严格的规定,剧本上就是来人只要提出要求,他们都会招办,直接跟人家盖章签字。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些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大伙儿都认识,谁家有了百事基本上全村都知道,半个村都会参加那人的丧礼,根本做不得假,在说他们乡下也没人会想到用这种事情能够搞出什么虚假了,因此也不会有人说再核实一下或是怎么样的,来了就给办。

在我们同事实地确认之后发现,有的村庄的死亡证明可以说完全没有管理可言。那一张从法律上确认一个人已经死亡证明就这么摆在一个角落的桌面上,为了贪图方便有的证明上甚至是只盖章不写具体的人名,让死者家属自己拿去写。

说白了在这些村子里要弄张死亡证明并不难,唯一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时候有人检查的时候发现可能死亡证明少了或者哪家没死人却领走了死亡证明。

但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谁会闲着没事去查这种事情?

座椅上那几点污迹的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没错,那就是王喜元的血迹,也就是说张本领的家毫无疑问就是第一现场,而他王喜元很可能就死在那张联宝椅上面。

面对短信和血迹这样的铁证,张本领依然垂死挣扎,不承认杀死王喜元的事实,口口声声说让我们警方把王喜元的尸体找出来,否则打死他都不承认。

“很显然,这个姓张的认为他把王喜元的尸体处理得很好,我们警方根本不可能找到受害人的尸体啊。”吴师傅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就找给他看,让他死的明明白白。”我回答。

可惜调查的过程并不如我们预料的那样顺利,之前前去调查尸体去向的第三组同事反馈说,他们以3月9日为切入口,对附近几个乡镇的火葬场都进行了走访,重点调查事发当天的火化记录,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事发当天当天张本领并没有到殡仪馆送尸体,于是他们又只能将时间延后,将3月份张本领送去火化的人员全部都进行了排查,对这些死者的家庭都一一进行了确认,确认确有其人。

从他们走访的结果来看,整个三月份张本领送去火化的尸体虽然不少,但每一具尸体都能联系到死者的家属,并不存在造假的情况。

那就奇怪了,难道我们一直以来调查的方向是错误的,人真的不是张本领杀的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六章:再陷困境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