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深入了解

躲在楼顶上聚赌的一共八个人,被我们一起带了回来。


通过他们的交代我们得知,这些嗜赌人员虽然多次被处理,但一直死性不改,虽然多次被处理过,但每次只要一从看守所里放出来很快又会聚拢在一起赌得昏天暗地。因为这个原因,这几个人不是单身就是离异,就算父母尚在的也和家里的关系闹得很僵,基本属于爹不亲娘不爱的社会闲散人员。这种人到哪都不受人待见,特别是他们当中还有很多人欠了外债,整天被人家追着屁股还债,因此只能找地方躲起来。


他们在外面晃来晃去,可总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后来张某才提起说他家楼顶有一个隔热层,有一次他听到楼顶上有老鼠跑来跑去顺着梯子爬上来才发现的。他说这里宽有几十平米,最高的地方有个一米五,虽然人在里面连站都站不直,但确实一个“玩耍”的好地方。


这些人一旦聚起来,很快忍不住赌瘾,正愁没地方赌钱呢,一听他提起马上就趁着晚上没人的时候过来看了一下,很快一群人就聚在了这里过起了没日没夜的生活。


这些人有工作不做,有家又不能回,平日里除了赌还是赌,因此整天腻在一起。从他们在楼顶那个隔热层当中扔得到处都是的饭盒和铺在地上用于睡觉的席子就能够看出,这些人平日里确实都生活在一起。要不是还有上厕所和洗澡的需求,这些人恨不得根本就不离开这个地方。


当问到怎么吃饭的时候,他们说因为此前曾经多次被附近居民举报,为了不被附近居民发现他们的踪迹,因此都是半夜里外出采买快餐盒其他生活必需品。因为害怕被人知道他们生活在这楼顶上,因此他们都不敢点外卖,都是自己去营业到深夜的店铺买了自己扛回来的。那天晚上那个姓钱的是因为忍不住烟瘾,因此才提早下去买烟,没想到被下面的戚老太看到了,当时他匆匆的下了楼马上就离开了,他也没想到对方会认得自己。


“你们一群人吃住都在那上面,除了买生活必需品根本不外出,那你们赌的钱从哪来?”我问道。


我的问题得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有的说是以前的储蓄,有的说是家里给的钱,还有的干脆说他们根本没有赌钱,只是在外面打牌玩而已,可又解释不清那满地的钱是怎么回事。


说来说去,这些人终于承认他们会利用晚上外出的时候“拿些东西”有的时候是偷个电瓶,有的时候是抗一辆自行车,总而言之他们就是靠着每天夜里这些小偷小摸维持着日常的赌资。因为钱也不多,他们从这手转到那手之后出去下个馆子基本上就不剩下什么钱了,因此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出去“碰碰运气”。


虽然他们交代了数起偷盗案件,却矢口否认曾经入室盗窃,对于那个旧小区内发生的盗窃案件更是坚称不知,也没有见过什么金边眼镜。


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自己知道他们都是由案底的人,市里一旦发生什么盗抢案件我们警方很容易就会怀疑到他们的身上,因此他们在偷盗过程当中都很注意“手下留情”也不知道他们听谁说的,说是1000元以下的盗窃案件我们警方就不会立案,因此他们大多盗窃一些价值比较低的财物,妄图让失主不要报案,就算报案我们警方也不进行立案,借此逃避法律的追究。


我们对那八个人进行分开审讯,每一个都坚称没有进行过入室盗窃,对于金边眼镜更是一无所知,这就让我们感到很疑惑,看样子他们确实不是什么专业的盗窃团伙,既然承认了盗窃的事实也没有必要隐瞒着其中的一宗啊。


好在当我们审讯到第八个人的时候,终于有了些许收获。


在之前那些人口中我们得知,在他们当中要数一个姓鲁的年轻人手段最高明。我们最后审讯的,就是那个姓鲁的青年。据他自己的说法以前跟着一个街边玩杂耍的师傅练过,虽然杂耍的手艺没学会多少,但至少手脚是比一般人快上不少,经常能够“摸”到些好东西。


一见到这个姓鲁的年轻人我就感觉有戏,这人二十多岁年纪,剪小平头,和六爷描述的那人很像。


于是他刚走进审讯室还没坐定,我冷不丁的就来了一句“嘿,你怎么不穿那件白色的衬衫啊。”


小平头完全没反应过来,随口就答了一句“那件衣服穿了好多天都馊了,昨天刚洗……”


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找对人了,马上拿出从六爷那里拿回来的那副金丝眼镜询问他,和所有的嫌疑犯一样,一开始小平头也是竭力抵赖,一会说没见过,一会说不记得了。直到我拿出古玩市场监控拍到的他本人的画面,小平头才老实交代。


根据他的说法,那副金丝眼镜也是他偷的。有一天晚上他外出转悠,想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结果在一家茶楼前看到一辆车子停在路边,车主当时正在和人讲电话,因此下车走进茶楼之后并没有仔细观察自己的车子,导致车窗没有关严实。


小平头等到那人走上茶楼之后马上靠了过去,在那扇没有关好的车窗仔细的观察。结果令他失望的是,车内并没有留下什么财物,可他还不死心,又找来一根铁丝通过车窗的缝隙伸入车内,在储物柜下面一阵捣鼓,结果还真得让他把储物柜打开了。


那副金丝眼镜就是他在那个储物柜当中发现的,当时他看到这副眼镜的时候,就感觉应该是个价值不菲的物件,因为那车子不错,车主应该是个挺有钱的人,那人佩戴的金丝眼镜应该是好东西。


但是等他用铁线将那副金丝眼镜勾出来之后又犯难了,因为他之前就曾经去古玩市场销过脏,知道现在售卖这种价值比较高的物品都需要身份登记,他当然不能用自己的身份登记,可他又不认识什么黑市上的人,让他贱卖给一般的小商贩又不愿意,一时之间这东西有种砸手上的感觉。


令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用铁丝捣鼓那个储物箱的时候,一叠文件从那里面掉落到旁边的座椅上。他搭眼一看,发现那居然是一本户口簿,当下大喜过望,觉得真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马上也把那本户口本勾出来了。


“这么说这眼镜是你从那辆车上偷的?”我再次确认。


“是的,就是从那辆车的储物箱里偷的。”小平头承认,他又不知道从哪听来一个说法,说是入室盗窃比在公共场所盗窃量刑要重,因此竭力表明他并没有入室盗窃过。


在这里要说一下,盗窃罪的量刑标准主要有三点:首先当然是盗窃的金额大小,量刑自然是盗窃金额越高量刑越重,这个和在哪里发生的盗窃案无关;


其次是盗窃引发的后果是否危害社会或者有什么连带损失,曾经有几个少年爬到一家植物研究所里面去偷葡萄,按理来说偷几串葡萄顶多批评教育一番了事,大不了学校里记过也就完了。可因为那家研究所正在栽培的葡萄是一个全新的品种,光研究经费就数十万元,这几位少年偷吃破坏的是这一季研究的全部成果,要进行下一季的研究有需要数十万元的投入,这一来一回因为这几个少年的偷盗行径,这家研究所损失了上百万元。因此这几名少年都被判了三到八年不等的重刑法,可以说人生最重要的几年都要在监狱当中度过了。


这个案子发生之后还上了央视,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几位少年的家人也进行了上诉,可最终法院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第三种量刑标准就是在盗窃的过程中有没有施行什么恶略的手段,或者因为盗窃的行为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比如说撬开银行的保险柜,或者把看守人员打晕捆绑起来之类的,那就算什么都没有偷到也会从重量刑。


对于所偷盗的车辆,平头表示自己对车不了解,只知道那是一辆黑色轿车,看起来挺高级的,因为盗窃当时精神高度紧张,盗窃得手之后马上就离开了现场,因此也没有注意看车牌。


“那车主长什么样?”我询问到。


“当时我离得比较远,没仔细看,就记得是个中年人,还秃顶,其他的就不记得了。”


随后我又问了小平头几个问题,见问不出其他有用的线索,就让同事先把他带出去了。


“师傅你怎么看?”我询问一旁坐在那里一直一言不发的吴师傅,在整个询问过程中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听我一个人在那里询问。


“看样子那小平头应该没有撒谎,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那个秃顶的中年人。”


“除了去那家茶楼问一问之外,还有什么办法。”我苦笑“希望那家茶楼装有监控摄像头,正好拍到那个中年人或者他车的样子。”


“那你就尽快去吧,多拖一天多一分不确定性。现在赵所长他们的压力很大,按照上面的意思这个案子要是再过去几天没有进展,他们就安排省里的刑侦专家过来了。”


“破个盗窃案需要专家出动?”我有些不解。


“这个案子案值不大,被盗的人来头不小,上面也要给人家交代才行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二章:深入了解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