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贪念悲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真针对薛某父女的调查过程中,我们警方掌握了两条非常有有价值的信息。

首先是这些年以来一直有多个没有身份证注册的电话打往薛家,一开始打的是座机,薛家换掉座机之后又打给新的号码,后来还打给了手机。一般来说这种电话多半是骚扰电话,或者电话推销什么的,但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这一系列号码不同的电话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电话在同一时间都来自同一个地点。也就是在一段时间内,虽然打来电话的号码不同,但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当薛氏父女归案之后,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些电话都是漂泊在外的田老二打来的。

另一个情况是薛某的个人账号在这些年曾经多次提现,然后同样汇款往一些临时账户,或者此前和之后都没有任何联系的账户。现在都是网络走账了,就算是前几年做生意的人也多半会选择银行走账,很少有人取现之后再通过汇款的方式打钱给别人。因此我们基本可以肯定,这些就是薛某汇给田老二的钱,也就是说在田老二四处躲避的过程中,薛某还是给他汇过不少钱的。

这个情况也基本符合逻辑,田老二离开的时候虽然带走了他们从日本带回来的绝大多数现金,但实际上那笔钱并不充裕,从薛某的口中得知,他们在日本的生意后期非常不顺利,甚至欠下了高利贷,为了急着回国只能低价转让手中的资产。在偿还了债务之后,实际上他们手中的现金已经所剩无几了,因此才会想到和自家兄弟合伙开公司。

田老二带着这些不多的钱到处流窜,因为没有身份证明的关系根本无法从事正常的工作,基本处于坐吃山空的状态。另一方面得益于数额不菲的保险赔偿金,薛某父女的家族公司可算是蒸蒸日上,经济上比较宽裕,也许是出于对丈夫的愧疚,也许是不想让丈夫在纠缠自己,薛某确实多次给身在外地的田二汇去款项,各项款项结合起来足有百万之多。

然而这百万之多的巨款并没有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加深了两人之间的矛盾。

根据薛某和田家的共同说法,田二的保险金他们按照四六进行了分配,也就是继续抚养女儿的薛某那六成,将近三百万,而田家拿另外的两百万。按理来说保险赔偿金应该是不扣税的,但因为这是一笔来自国外保险公司的保险金,资金需要经过海关相关部门,因此扣去了一部分税款。

按照薛某的设想,她拿到了将近三百万的赔偿金,这些年先后分多批次汇给田二一百多万,也就是将近一半的数额,她和田二之间已经两清了。既然田二没有了身份证明,那就绝不可能回来和她共同生活,因此为了自己和女儿着想,她必须重新找一个伴侣,给女儿找个爸爸。

然而从田二的角度看来,自己因为这次骗保事件可以说断送了整个人生和前程,之前他们在日本虽然经营不善,但好歹他还是个公司老总,也算是个前企业家吧。本想回国之后东山再起,大展拳脚一番,不曾想却因为一时的贪念,沦落到一个没有身份证的黑户,当真是连普通的打工者都不如,跟乞丐都没什么区别了。

有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甚至还不如乞丐,人家乞丐至少不用东躲西藏,担惊受怕,他却要日日忍受和家人分别的痛苦,时常变换居住的地点借此躲避户籍检查,完全就是见不得天日的老鼠。

因此田二觉得就算把所有的保险金都给他都不能弥补他的损失,更别说妻子只给他区区的一半了。

这些年田某看似不缺钱,其实过得非常痛苦,每一次拿到妻子给他的汇款之后,他就去花天酒地一番,黄赌毒无一不沾,很快就把汇款挥霍一空,因此才会变成油腻肥硕的中年人。可别看他这副胖乎乎的样子,按照何法医的揭破报告看来,他居然经常挨饿,身上甚至有很多软组织创伤,手上脚上还有不少烟头烫过的痕迹,也不知道是别人烫的,还是他自己烫的。

渐渐的,薛某不再给田二汇款了,甚至连对方的电话都不接了。这个时候田二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彻底抛弃了。在经过多方探查之后,他好不容易搞来了妻子的手机号码,没想到拨通电话之后,妻子不但寻找各种理由很快就挂断了他的电话,而且在那很短的通话时间当中,他还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

那个声音不是他岳父的声音,而是别的陌生男人的声音,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个时候家里怎么会有陌生的男人?

此时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自己被绿了。

这一发现成为了压垮田二最后的一根稻草,他自认为为这个家庭付出了所有,没想到到头来妻子居然找了别的男人,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于是田二不顾一切的赶了回来,准备来个鱼死网破。然而回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见不到妻子,甚至还差点别人当做流窜犯抓了起来,于是他才不得已联系自己的四弟,想要得到对方的帮助。

田四得知哥哥还活着虽然也很惊讶,但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让他很快就决定放下当年的事情,帮助自己的哥哥。

当时的田四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一次“帮忙”就把哥哥推上了绝路。

田四用别人的身份证帮哥哥买了一张火车票,然后两兄弟一起来到了临海,想要和薛某“当面说个清楚”薛某在接到田四的电话之后非常吃惊。自从那次车祸之后,她和田家已经基本上没有了来往,这个小舅子突然到访肯定没什么好事。在电话当中薛某特意问了一下门卫有没有人和田四同来,门卫的回答是有一个带着太阳帽遮住半边脸的人和田四在一起,这个时候薛某就意识到,田二找上门来了。

然而此时人家已经到了小区门口,她不可能把人家拦在门外,否则按照田二的性格他肯定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自己就难堪了。

于是薛某一边让对方进来,一边给父亲打了电话。

许某的父亲薛某某对于女儿女婿骗保的事情可以说一清二楚,当年甚至还出谋划策参与其中。薛某某的想法也和薛某一样,他们家和田二已经“两清了”现在对方没有身份,跟乞丐没有什么区别,女儿和他绝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所以他也赞成女儿和田二撇清关系,找个靠得住的男人开始新的人生。

接到女儿的电话之后,薛某某从一个过来人的角度就知道,这一次事情不可能善了了。于是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对方找上门来了,那么他就一次解决所有的问题,让女儿彻底摆脱这个“麻烦”。

薛某某一边联系了自己厂里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说是家里有债主找上门来了,让他们去帮忙,事后自然有好处,另一边他这开车到超市当中,购买了斧子菜刀绳子和大量的塑料袋,可以说从接到女儿的电话开始,薛某某就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心。

为了女儿的幸福,这个老人还真是豁出去了。

不出他所料,田二和薛某见面之后,马上爆发了激励的争吵,一方觉得自己为家庭付出了所有,应该有所回报。另一方觉得已经给了对方足够多的钱,两边已经两清了,对方再也无权干涉自己的生活。

在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当中,就算田四生出四张嘴了,也不可能劝阻双方,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就在双方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薛某接到了一个电话,原来是薛某的新男友唐某打来的。唐某说自己已经把薛某的女儿接回来了,问她在不在家,要帮她把女儿送回去。

这个时候薛某怎么可能让女儿见到田二呢,于是赶忙撒谎说自己有事,让女儿今晚就住在唐某家吧。

因为薛某确实经常需要出差,时常不在家,因此女儿住在唐某那里并不稀奇,唐某不疑有他就答应了。由此也可以看出,薛唐两人的关系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

一帮的田二看在眼里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自己在外面过着人不人鬼不鬼,妻子居然找了别的男人,这让他怎么受得了。于是田二一把抢过妻子的手机,威胁说要告诉对方自己和妻子的事情,双方一拍两散。

好在薛某及时挂掉了电话,这才没让电话那头的唐某听到这边的声响。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老丈人薛某某到家了。

薛某某毕竟上了岁数,社会阅历比女儿丰富多了。进家之后并没有并没有激化矛盾,反倒摆出一副理解女婿的样子来,不停地指责女儿不懂事,理解田二在外面的不容易芸芸,总而言之就是平复田二的情绪。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薛某某对田四说让他先回酒店把,毕竟这里的事情是田二和薛某之间的家务事,他田四虽然是田二的兄弟,可毕竟是个外人,有他在旁也不方便。田四原本立在那里就痛苦不堪,此时一听薛某某这样说,完全是如临大赦,口中说着回酒店等田二的消息,一溜烟就跑了。

田二听岳父这么说也不疑有他,还以为岳父这次来是真的要撮合自己和妻子呢。因此田四离开了他也没太在意,不曾想就此落入了薛家人的陷阱之中。

田四走后,薛某某马上就翻了脸,一声招呼把在外面早就等候多时的几个大汉叫了进来,转眼之间就把田二捆了个严严实实。在这个过程中田二自然是竭力挣扎,可他一个常年摧残自己身体的人怎么可能是那几个彪形大汉的对手,很快就被人家压在了身下。这个时候田二很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必死无疑了,因此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将和田四一起搭乘的火车车票藏在了内裤口袋里,这才让我们警方很快发现了这条线索。

众人把田二捆结实之后,薛某某只说这人是个赖账的。他叫来的这些人都是自己厂里的工人,老板都这么说了谁能不信,于是在拿了薛某某给的红包之后,一个个开开心心的喝酒去了。此时他们一定不会想到,自己成为了这起分尸事件的帮凶。

薛某某不止支走了那些大汉,还非常平静的对女儿说“你也走吧,剩下的责任我一个人承担。”

薛某看着父亲拿出的菜刀和斧子,当然知道父亲要做什么。可一来她实在是别田二纠缠得没办法了,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包括整个家庭都要毁在田二手里,另一方面她这些年已经习惯了听父亲的话,家族公司当中虽然她是总经理,但很多时候都是父亲说了算。因此虽然明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薛某还是提心吊胆的走了。

薛某某早年曾经在乡下做过医护方面的工作,甚至还当过兽医,掌握一定的解剖知识。于是他将田某杀害之后,把尸体切成了十一块,装在那些买来的黑色塑料袋之中,抬到了楼下的车上。要说这个薛某某还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怕下楼的时候被电梯的监控拍到,因此不辞辛劳的走楼梯,把那些尸块一包包的运到楼下。当时他的后备箱还放着其他东西,根本放不下这么多尸块,因此他直接把全部的尸块放在了后座上,驾车驶离了市区。

谈到为什么要把尸块扔到元帅山去,薛某某说他开车到那附近的时候,车子快没油了,想到还要开回程,他只能就近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把尸块搬下车。

因为尸块很重的缘故,他把那些尸块搬到半山坡的时候就没有力气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就扔了。至于抛尸的那条小路,他说是自己以前来游玩的时候偶然得知的。他说当时虽然已经是夜里了,但他还是害怕会遇到其他人,因此刻意选择了一条平日里行人就很少的道路。

做完这一切之后薛某某还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用田二的电话给田四发了条短信,用田二的口吻说让对方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他和薛家自己解决就行了。在这条短信当中他还不忘叮嘱田四,让他不要跟外人提起这件事,更不要说见过自己。

当年那场车祸事有蹊跷,田四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可一来对方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二哥,他也不想自己的哥哥出事;二来当年田家分到的那笔赔偿款他也有份拿了一部分,因此对于对方的要求当然是应允下来。

在把薛某父女列为首要嫌疑人之后,我们警方派人到学校里把薛某的女儿找来,用她的DNA样本和那具尸体的DNA样本做了比对,结果两份DNA样本存在亲缘关系,因此我们得出肯定的答案,那具尸体就是田二无疑。

虽然在采样的过程中我们竭力掩饰,编出很多理由说采样只是简单的体验什么的,可女孩似乎还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停的追问我们是不是找到她爸爸了,这让我们非常的为难。而我们难堪的表情更验证了她的猜想,女孩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在研究所里哇哇的哭了起来。

我认识何法医快两年了,第一次见到她展现出温柔的一面。何法医紧紧的抱着那个身高和她差不了多少的小姑娘,温柔得仿佛母亲一样,她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下下的抚摸着小女孩长长的头发,也不知道怎么的,女孩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只是趴在她的怀里一下下的啜泣。

我和其他的警员都默默的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那个无助的身影。

不知道这个女孩得知自己的母亲和外公合伙将自己的父亲杀害并分尸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这种心理阴影很可能将伴随她的一生。

一时的贪念彻底的毁了这个家,身处旋涡当中几个人一错再错,最终毁灭了他人,也毁灭了自己。

而他们留下的,将是下一代永远无法弥合的创伤,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剧?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二章:贪念悲剧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