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夜场领班

“你们有什么事?”几名保安当中为首那人问道。

“我们是警察,要找你们的老板了解些情况。”我掏出了警官证。

“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那人嚣张的说道,完全没有要让路的意思。

我笑了笑“我不管这是谁的场子,我只想找你们这里管事的了解点情况。”

“你说找就找?你预约了吗?”那人不依不饶,甚至示威一般的捏了捏手指,指节之间发出啪啪的响声。

小淼也不做声,只是向前走了半步挡在了我的面前,此时她已经握紧了双拳,看那架势这个毛利淼随时都有可能要动手了。

“预约?我还真不知道来夜总会找人还要预约的。”我笑了笑,把小淼微微拉了回来,同时抬起头来向通道四周看了看“看起来你们这里通风不好啊。”

那人似乎不知道我说这话什么意思,一脸莫名的看着我。我不理他,继续说道“不知道你们这里消防措施是否完备,消防通道有没有保持畅通。还有最近全市正在展开娱乐场所专项整治,杜绝有人在娱乐场所当中赌博吸毒卖淫,不知道你们这里贯彻的怎么样了,可能我要通知队里来巡查一下……”

“你……你……你……你等一下,我先和领班沟通完再答复你。”那人越听越慌,转身一边走一边对着空气耳麦说着什么。

我也不着急,笑吟吟的在原地等他。周围那些保安也不像之前那样气势汹汹了,但依然围在我们面前。

我知道那个保安队长在害怕什么,像他们这些娱乐场所就没有干净的,说白了要是为了唱歌喝酒谁来这种地方。所以只要查总能查出点问题来,如果他们的后台够硬倒是不会被封禁,但停业整顿一段时间是肯定的了。这种高档消费场所一晚上的营业额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这停业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谁会和钱过不去啊。

果不其然,很快就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黑色制服的女人,她的胸口别这一块胸牌,上面写着“领班”的字样。

“你好,请问你们有什么事?”这个女领班说话倒是很客气。

“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时间。”

“那好,跟我来吧。”女领班领着我们往里走,在她转身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还刻意的看了站在我身边的小淼一眼。不知道她是否出于职业习惯感觉小淼这样的女孩很适合到她之力来上班。

我们从夜总会一个侧门进入其中,穿过后面的厨房之后,来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僻静的房间内。

“是这样的,老板和老板娘现在都不在,有什么事你们就跟我说吧。”那领班示意我们坐下,还让包厢公主拿来了酒水和果盘。

“不用客气了,我们问几个问题就离开。”我拿出了手机把那张照片展示在那名领班的面前,指着上面那个黑皮肤的女人问道“这个人是你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那领班只看了一眼就说道“这人不是邵苗苗吗?”

见对方果然认识这个人,我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你认识这个人?能介绍一下这个人的情况吗?”

领班撇嘴一笑,那笑容有些轻蔑“这个邵苗苗在我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不知道她邵苗苗的大名啊。”

“哦?详细说说。”

“这个邵苗苗是甘州兰肃人,个子不高,皮肤还挺黑,刚来的时候没人点她,所以混的很差,一般都要其他姐妹带着才能下场的。不过后来我们就发现这个邵苗苗在酒桌上特别会来事,有她的桌气氛都很热,再加上她又能喝酒,还经常能让客人开酒,渐渐的她的业绩就好起来了。不过这个邵苗苗可不一般,这个人怎么说呢。刁蛮任性吧。警官不怕你笑话,我们这些人都是苦命人,说白了就是出来卖的,做的就是低人一等的事情……”

“凭本事吃饭,不偷不抢不靠父母不依赖社会,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我插嘴道“这只是工作性质的问题,至于道德层面的嘛,我不评论。”

那领班讶异的看了我一眼,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们还是说说这个邵苗苗吧,她有什么不同之处?”我把话题引回来。

“别看我们这些姐妹穿的光鲜亮丽的,其实我们都是苦命人,要是有别的门路,谁愿意做这个啊。”领班期期艾艾的说道“既然大家都是那什么……天涯沦落人,当然要互相帮助互相扶持才对吧?可是这个邵苗苗不是,在客人面前她不愿意服软,三天两头的因为各种事情和客人吵架,经常被客人投诉到我这里来。对待姐妹们也不好,这个人爱斤斤计较,还爱贪小便宜,她经常偷用别人的化妆品,甚至偷别人的首饰,只不过是我们一直没有抓到证据而已。总而言之她和谁的关系都不好,这里没有人喜欢她。”

“这种人你们还让她在这里上班?”我奇怪地问道,按照我的印象,这种声色场所的小姐一般都很凄苦的,客人一个不顺心她们就有可能受到一顿暴打。现在真是新社会了啊,连小姐都“翻身做主人”了。

“老板娘早就不想要她了,但是因为有几个客人每次来都要点她,好像认定了她一样,看在钱的份上我们老板娘就一直没有赶她走。”

“她的那几个客人之中是不是也有这个人?”我指着照片上的岑家恩说道。

“您说岑老板啊,对啊,这人是个湘港人,很吃邵苗苗那套,每次来都要找她,开的酒也不少。我听下面的人说她还被这个人保养了,按规矩来说我们这里的姑娘要是有了这种长期的‘单子’是要和老板四六分的,但是这个邵苗苗死都不承认被保养了,因为这件事和老板娘闹得非常僵硬。要不是因为她还有个很牛的男朋友,早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她这样的人还有男朋友?”我来了兴致。

“嗨,说白了就是她的客人。不过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相互称呼老公老婆的,特别腻歪,我们就这么说他们。实际上这真要是男女朋友关系,谁会让自己的女朋友在这种场合工作啊。再说了,那个男的都成家了,怎么可能是她男朋友呢?”

“能说说那个男的吗?”我隐隐的抓住了一条线。

“那男的啊,可厉害了。不知道是练武术的还是当兵的,总之打架特别厉害。我们这里的姐妹都有专门的宿舍,但邵苗苗被那个湘港老板保养之后,就自己跑到外面的公寓去住了。你说她都这样了,还不承认自己被包养,真是把别人当睁眼瞎么?就因为这件事我们老板娘和她吵了起来,那天在后面直接跟她说,要不然她按照规矩拿一部分钱出来,要不然就让她滚蛋。她在我们这人缘很差,很多姐妹趁着老板娘对付她的功夫也参了进来,一帮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骂得那叫一个热。”

“都这样了她还不肯走?这人也是够可以的。”我有感而发。

“这个邵苗苗从来不肯服软,无论是对谁都一样。她见争吵不过,就出去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她那个男朋友就来了。老板娘见她出去打电话就知道她要闹事,一早就让门口的保安看着点,不让她那个男朋友进来。”

“结果呢?”

“我们的保安都是特招的,有学过武术的,也有当兵退伍的。结果七八个人都不是那男的一个人的对手,没几下子都被那个人放倒了。”

“这么厉害?”我有些暗暗的吃惊,刚才进来的时候我自己就和那些保安打过照面,那一个个都是一米八以上的壮小伙子,不说练过什么武术搏击了,就这么几个虎背熊腰的壮小伙子往那一杵就够吓人的了。没想到那些看起来壮实得不行的保安居然被一个人放倒了,这个人的身手可以啊。

“都动了手了,这个邵苗苗想必是没法在这里呆了吧?”

“对啊,等那男的进来,我们老板娘早就从后门离开了。那个邵苗苗居然还不解气,让她那个男朋友把我们后台砸了。要不是我们提前报警,估计他们还要闹出更大的事情来。不过邵苗苗离开的时候曾经叫嚷过让我们老板娘等着,她不会放过我们老板娘的。”

“这个邵苗苗真不简单,逞完凶还要放狠话。”

“你可别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那件事过去没多久,我们老板年就被人绑架了。”

“绑架了?”我有些吃惊“当时报警了吗?”

“报了呀,当时你们警察还来做了笔录呢。”

“能详细说说吗?”我越来越觉得,这个邵苗苗和她的那个男朋友和我们现在正在调查的这起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是有一天我们老板娘外出的时候,被人从后面用头套套住脑袋,不知道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记得我们老板娘说她被绑架的时候听到有几个人在旁边说话,其中一个女的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她还是觉得那个女人的声音好像邵苗苗。那些人从老板娘随身带的手提包里找到了老板家的钥匙,然后去他们家拿了说是有几十万吧。但是那些人还不满足,又让老板娘把银行卡的密码告诉他们。”

“你们老板娘说了?”

“我们老板娘在这一行混了这么久了,哪呢这么轻易告诉他们呢。”

“你们老板娘是怎么做的?”

“老板娘告诉他们她卡里有几百万,但是一次性进行大额转账的话要进行预约,要不然就要本人到场,拿了证件也没用。那些人应该是等不及预约了,所以就派了两个人带着我们老板娘去银行直接取钱。”

“你们老板娘真聪明。”我发自内心的说道。

“那当然,我们老板娘听那几个人的口音不像本地人,应该不会说我们临海本地的方言,所以在取钱的时候,她就和接待她的银行经理欧用临海话说她被绑架了,和她一起来的那两个人就是绑匪。人家银行经理也很有经验,拿出一大堆文件来让老板娘签字,一边拖时间一边不动声色的报了警。”

“那两个人被抓到了?”

“可惜并没有。”领班似乎很失望“那两个人好像是等得不耐烦了,就跑到老板娘身边来问东问西的。贵宾室里的保安得到银行经理的提示,要保护好老板娘的安全,见他们跑到老板娘身边就有些紧张,所以也跟了过去。那两个人见屋子里多了几个保安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往外面跑。因为当时银行里还有其他的客户,为了不让引起那两个人的警觉,银行那边也没有疏散客人,所以那两个人冲出大厅之后银行的保安虽然有阻拦,但还是被他们跑掉了。”说到这里女领班叹了一口气“当时你们警察都到银行门口了,哎,就差这么一点点。”

“对于这件事情的细节你似乎很熟悉啊。”我笑道。

“那当然,这件事情我们老板娘逢人便说,在我们这里这都成一件传说了,随便哪个姐妹都能拿来说说,当做和客人互动的话题。我敢保证你要是出去问她们,保准能听到几十个不同的版本。不过我可以保证,我这个版本是最标准的,因为我说的就是老板娘的原话,我并没有添油加醋。”

“这起绑架案现在调查得怎么样了?”我继续询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人是没有抓到。这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邵苗苗了,你们警察还去过那个湘港老板租给她的那套公寓,不过听说那里已经没有人住了。现在我们老板娘已经不过问这件事了,她说既然人没事,就当是破财免灾了。”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这种案件不是民事纠纷,属于刑事案件,不管当事人是否追究我们警方会一只调查下去的。对了,你知道那个湘港老板帮邵苗苗租的公寓吗?”

“我只知道房子在景湾那边,具体的地方我就不知道了。对了,你们警察不是去过吗,你问问你们的同事不就知道了吗?”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我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接下来就是围绕这个女人和她那个很厉害的那朋友的调查了。而调查的第一步,当然就是她曾经租住过的那间公寓,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绑架夜总会老板娘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这间公寓。

小淼也站起身来跟着我往外走,没想到我们刚来到门口,就被领班叫住了“姑娘,我看你条件不错啊,有没有兴趣转行?朝九晚五是没有前途的,晚九朝五来钱才快,做好了一个月十万八万跟闹着玩似的,你要不要考虑下?”

小淼转过身去,冲那个领班甜甜的一笑,说了一句很霸气的话。

“姐姐不差钱,当警察是我的兴趣爱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夜场领班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