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目标出现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北区的盗窃犯同样发生在深夜,好在是一起盗窃未遂案件。被盗那家人因为家中常年受老鼠的侵害,因此他们家在窗台上放置了一块很大的粘鼠贴。结果昨天晚上他们睡觉的时候,听到窗台上传来扑腾的声音,甚至还有什么东西鸣叫的声音,然而等他们开灯查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尽管这家的主人没有看到窗台上的东西,但因为这段时间入室盗窃案件在本市闹得人心惶惶,早前就有街道的人到他们那里去宣传各种防盗知识,让居民们提高警惕。因此这家的主人还是选择了报案,民警到达现场之后,在窗台的粘鼠贴上的发现了几根可疑的羽毛。这羽毛并不完整,更像是从一片羽毛上粘下来的几根小的细毛。

民警马上将那几个细毛带回大队,而我们也请人用专车把林教授请到了队里进行辨认,林教授看到那几根羽毛之后几乎马上就认出,那就是东方角鸮的羽毛错不了。

获得这一情况让专案组的同事们都振奋不已,看来我们的调查方向是对的,接下来就要在全市范围内寻找驯养东方角鸮的人了。

关于如何寻人这一点,吴师傅和唐队长他们讨论之后,给出了几点看法。

既然这是一只受过训练的猫头鹰,那么训练他的人很可能在公共场合溜过鸟,因此我们广大民警主要的调查走访方向是市内的各大公园,广场。特别是那些遛鸟人喜欢出没的地方,询问那里的群众看看有没有人见过有人训练猫头鹰。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地方比较值得注意,那就是马戏团,林教授也说了,他就曾经亲眼见过有马戏团训练猫头鹰进行表演,因此我们的公安干警也应该着手调查市内有没有马戏团,有哪些马戏团,固定地点营业的,以及流动的,然后对每一个马戏团进行细致走访。

剩下还有市内的各大动物园也不能放过,因为有的动物园也养了一些表演性质的训练团队,这其中也可能有训鸟人。

虽然知道了要寻找的目标,但这样的寻找方式依然是大海捞针,顶多是把原本的太平洋缩小成了渤海,工作量依然很大。

开完会我这边刚要出动,吴师傅就叫住了我,我回过头去,发现他正在和唐队长说着什么。

“老吴,现在就到你发挥的时候了。”唐队长笑着说道。

吴师傅转向我“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一愣,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啊。”

“啧,你怎么是个木头脑袋呢,要找人找东西问谁还不知道吗?”

我闻言微微一愣,马上就领会过来了“吴师傅,你的自酿可又要遭殃了,这可怪不得我。”

吴师傅横了我一眼“甭废话,快去吧。对了拿最里面那两瓶,那两瓶时间最长。哦还有,别说是我给他的,就说是你偷拿的。上次我们俩吵架,我已经说了既不跟他见面也不给他酒喝了。”

我哈哈一笑,和丁郑两位警官快步向外走去。

吴师傅让我找的不是别人,正是传说中的张大佛爷,现在我算是弄明白了,只要是找人,特别是找一些懂得些奇技淫巧的人,那找张大佛爷准备错。

果不其然,张大佛爷马上就告诉我们,他确实知道有这么个人。这人姓肖,是个北方人,现如今已经八十多岁了。这个肖老汉祖上曾经给清朝宫廷训过鸟,在内务府里是个鸟把式,说白了就是奉旨训鸟。后来因为其训练的一只鸟意外叮伤了宫里的一位小公主(在此公开批评垃圾清宫剧,“格格”这个称呼只在清兵入关后不久只用过,后来满洲人被汉族文化同化之后,皇室的女子全都叫公主,清朝中后期已经没有“格格”这一称呼了。垃圾清宫剧编剧荼毒我广大人民,吃我人民警察一枪!)因此居家逃亡到了南方。

逃到南方之后这一家人没有其他的手艺可以营生,于是继续靠着训鸟卖艺为生,据说传到肖老爷子这里已经有好几代了。近年来这卖艺的手艺已经挣不到钱了,于是肖家跟人学起了木匠的手艺。别看这木匠似乎是个老手艺了,但现在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特别是中式家具装饰的盛行,很多家庭特别是高档的装修家庭并不选用定制家具,而是选择这种从用料到手工都是木匠一手做成的私人订制木制家装。

也许是这老肖一家的基因好吧,不训鸟改做木匠的肖家后人手艺依然地道,一套定制的木制家装少则十几万,多则上百万,很多时候还要排着队才能请到他们。

“他们家都改做木匠了,这鸟还训吗?”郑警官毕恭毕敬的问道,上一次他来碰了钉子之后,已经见识到这位张大佛爷的厉害了,因此这一次来也和我一样,说话非常小心。

“训啊,我就曾经亲眼见过老肖训的鸟表演,那鸟会飞出去几十米给他取东西,还会做简单的数学题,排列组合什么的。不过听说训鸟这门手艺传到他这辈就到头了,因为他们家这手训鸟的手艺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结果他老肖的婆子一连给他生了三个闺女。他大女婿倒是想学他这门训鸟的手艺,可惜他老顽固了打死也不愿意教给女婿,算起来那把老骨头也有八十好几了,你们要找他就尽快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人就没了……”

来不及对于传统技艺的即将失传感到唏嘘,辞别了张大佛爷我们立刻赶往他交给我们的肖家的地址。

到了地头上一看,只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坐在藤椅上,手中有节奏的敲打着,口中还在念念有词。在他的身边挂着一个鸟笼子,此时那笼子里的黄鹂正在唱着悦耳的歌曲。

我们过去一问,这老头果然是肖家的老爷子。老爷子很健谈,特别是当我们询问其他家养鸟的经历时,那更是滔滔不绝。

“我家祖辈上最厉害,能训两百多种鸟,到了我父亲这辈还能训一百三四十种,可惜到了我这里,只能训几十种了……”

见老人家絮絮叨叨的讲起了古,看那架势要说道清朝去了,我赶紧适时的打断道“那个……您会不会训练猫头鹰?”

“猫头鹰?宫里不训那玩意儿,说不吉利。”老人家的思绪还徜徉在一百多年前。

“呃……不是宫里,就问您以前是不是曾经训练过猫头鹰。”

“我?”肖老爷子皱起眉头来“我倒是训练过一只,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您能不能详细的说说?”

“哦,我有个朋友姓丰,以前他有个杂技班子,但你们也知道,现在的人谁还看那些端盘抛球踩高跷的玩意儿。所以他的那个杂技班子越来越不行,最后整个班子都不剩几个人了。他和我认识之后,知道我家里曾经训过鸟,就问我能不能给他训练一只,让他放在杂技班子里表演吸引顾客。我见他这么困难就答应了,反正我训鸟也是玩儿,就当给朋友帮个忙吧……”

我赶忙又插嘴道“您的哪位朋友指明要您帮训练猫头鹰吗?”

“没有,他只是说他表演的地方在一个棚子里,在那里面光线不好,所以问我能不能训练只能在黑漆漆的棚子里表演的鸟,我一想除了猫头鹰别的鸟也不合适,这才选了猫头鹰。不过那鸟以前宫里不让养,我祖上也没训过,我买了一只试着训了几个月,没想到那小东西还挺聪明,很快就出师了。”

“您给您的那位朋友训练的是一只什么猫头鹰啊?”

“我记得是东方角鸮吧,他说棚子里有孩子,怕鸟大了吓着孩子,所以我就给他训了一只最小的猫头鹰,那就之后东方角鸮了。”

我们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欣喜的神色。

“您的那位朋友多大年纪了?现在他住在什么地方?”我赶忙问道。

“老丰啊,他比我小一点,现在如果还在世的话少说也有七十好几了。他是个杂技班的班主,住的地方不固定,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现在住哪我还真不知道。”

“那您知道他的全名吗,还有之前曾经住过什么地方。”

“这个倒是知道,老丰叫丰子苏,听说是个艺名,他以前曾经住在……”

“哦对了,能请教您一个问题吗,一般猫头鹰最长能活多久。”

“这个我还真知道,从前我们家有本厚厚的《鸟经》是祖上传下来的,记载了各种鸟的特性习性外观和生存方式,我们家虽然没有训过猫头鹰,但我在那本鸟经上看到过,猫头鹰的寿命一般在二十年到七十年之前,活得比较久的甚至有八十年的,一点不比人活得短啊。”

“这么说您训练的那支东方角鸮很有可能还活着咯?”

“如果它没病没灾有人喂养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一定要人喂养吗?”我奇怪的问道。

“当然,这些经过驯养的鸟很难自己生存的,你要是把它放了多半不是饿死就是被其他的大鸟夜猫吃掉了。”

“这样啊。”

带着从肖老爷子那里询问回来的线索,我们马上赶回大队,调查那个姓丰的老人。

在大数据的帮助下,现在要寻找一个人并不难,特别是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曾经的住址以及年龄之后,只要这个人还活着,还有社会活动,那就不难找到他。

果不其然,我们很快就从民政局那里获悉,这名姓丰的老人家还住在本市。

于是我们马不停蹄,马上赶往了丰老爷子所居住的地址。

然而当我们到了那里之后,却大大的吃了一惊。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九章:目标出现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