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姜老最辣

吴师傅听了我的汇报之后,仔细想了想,然后开口问道“你们已经注意到了,牛某的那本通信录是找到他的关键,但你有没有想过,除了债务人和那些小广告的电话之外,你们还能从那本通讯录当中得到什么讯息?”

“其他的讯息?”我琢磨着吴师傅的这句话,反复的思考着那本存了数百个电话的通讯录,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从哪些号码当中还能找出点什么新玩意来。

吴师傅见我不得要领,启发道“或许信息并不是来自通信录本身,而是通信录上的电话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我还是有些云里雾里,通讯录里的电话不都是牛某自己记上去的吗?这还能怎么来……

等等,电话是怎么来的,是牛某记录下来的,可他从哪得到的哪些电话呢?

亲戚朋友那些刘某本身认识的人自不必说,借他钱的人当然也是他去找人家要的,那么那些小广告……

“牛某获手机里那些小广告的电话肯定是从电线杆小街小巷的墙壁上或者公共厕所之类的地方记下来的。”我隐隐已经明白过来了。

“这些小广告多不多?”

“多,多得不得了,随便哪根电线杆公厕的墙壁上都能看到,很多管理不严的小区走道里都贴满了那些小广告。”

“牛某的房子是在之前生意还不错的时候买的,物业管理比较完善,小区里并没有这些小广告。但是他如果想找这些小广告当然也不难,他家附近肯定有公共厕所,电线杆那更是随处可见。”

“因此他如果想找类似的广告,只要到居住地附近转悠就可以了。”

“那么这些张贴小广告的地方附近会不会正好装有摄像头呢?这些摄像头有没有可能正好拍到牛某记录小广告的过程呢?”

“我明白了,只要搜索他家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在他打电话那段时间的影像,就有可能找到吴某的踪迹。那个时候他正在准备作案,无论是他个人的状态,他准备的作案工具,包括他使用的交通工具都有可能帮助我们找到他的行踪。”

“你为什么还不去调监控?”

“我这就去!”我回答一声,人已经跑到了外面。

从大队出来之后我直奔牛某家的方向,到达之后就开着车在他家附近转悠,什么地方只要有小广告,我就在那附近寻找监控摄像头,然后设法调取上个月牛某频繁打电话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

这些监控摄像头的成分很杂,有的是市政安装的,有的是交警部门安装的,还有的是临街的店铺或者个人安装的。我设法将所有能找到的录像都找了来,又在其中筛选出录像保存时间达到要求的,然后在那当中重点搜寻牛某频繁打电话那个时间段的录像。

关在小黑屋里一连看了两天的“小电影”之后,我终于在那数十G的录像当中找到了三段拍到牛某的录像。这三段录像当中有两段牛某都开着他那辆已经烧毁的面包车,可又一段却不是,在那段录像当中他开的似乎是别的什么车,但摄像头的角度并没有拍到他车子的全貌,车牌号也没有拍到。

我拿着那摄像头拍到的车子一角找到小马,请他帮助辨认那牛某驾驶的是什么车。小马看了半天,说那应该是一辆皮卡车吧,而且是那种很老款的皮卡,现在估计已经过不了年检需要统统报废的老式皮卡车了。

小马在网上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这种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我们省内保有量挺高的皮卡车,他说因为设计方面的问题和使用的方式,因此我们国家一般皮卡车的使用年限大多只有四五年,有些常年跑工地的皮卡车甚至三年就已经全身毛病了。他笑称我国的皮卡车大多是“快消品”用不了几年就得换。

“反正皮实耐操,煤老板矿老板上山的下河的都喜欢开,几万块钱折腾几年还能半价卖二手,大家都喜欢这么折腾。”小马笑着说。

“那你这么说这种车顶多能开几年,牛某这辆车应该已经超过报废年限了吧?”

“错不了,刚才我查了一下,这个类型的皮卡是槐洲汽修生产的,同款最后的生产日期是2002年,就算他是2002年买的到今年也已经超过十五年的强制报废年限了。”

“皮卡十五年就强制报废了?”我问了一嘴。

“你刚才没听我说么?这东西耗油量大,还要转么贴标,一般家庭不会买,买的大多是用来上山下乡进工地的,开个三五年就差不多了,那些七八年的老车看上去跟快散架了差不多,十五年已经算很长了。”

“这么说现在这个款式的皮卡车应该已经不多了吧?”

“什么叫不多,简直少得可怜,刚才我查了一下,车管那边注册的一辆都没有了,这种车肯定是过不了年检的,被抓到直接强制报废。”

“那只要我们能找到这辆车,就能找到牛某了,至少能知道他在失踪前的行踪了,从中可能就能知道他的去向了。”

“是这么个理儿,我马上去调一下他家附近所有的监控,看看这货到底在干什么。”

小马去调取监控的时候我也没闲着,拿着小马从网上找到的那种老式皮卡的图片找到了牛某的家人,向他们询问牛某是否有这样一辆车。此时牛某的家人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了我们的首要嫌疑人,对于我的来访还算配合。不过他的妻子精神状况不怎么好,一直坐在房间里一言不发,从始至终都是他那个十几岁的儿子接待我的。

牛某的儿子看了图片之后表示,他确实见牛某开过这辆车回来,但他问起的时候牛某只说车是朋友的,借来拉拉货而已。我询问了一下他看到那辆车的具体时间时,牛某的儿子思考了一下,答曰大概是一两个月之前,具体时间记不得了。

为此我又和小区的物业进行了联系,得到的答复也一样,他们甚至能提供这辆车在小区中出现的准确时间和监控画面。原来这辆车曾经停在牛某的车位上,因为不是牛某那辆习惯开的面包车,当时停车场的保安还打电话跟他确认过这件事。牛某给出的答复也说这车是他朋友的,停在车位上没问题,因此保安还记得这件事情。

从这点可以看出,牛某很有可能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计划这起意外事故了,他甚至不让家人知道这辆车的用处。

我还在调查那辆神秘的皮卡车,小马那边已经有了进展。有了他的帮忙监控录像的调取快捷了很多,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小马他们就在牛某家的小区附近方园五公里的范围内调取了一百五十二个摄像头拍到的录像,又从中筛选出七十八个录像保留到上个月牛某到处寻找电话那个时段的,再排除部分影像模糊的,位置角度不好的,最终留下三十多个录像文件。

别看只有三十多个,因为不知道牛某驾车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因此需要将那几天全天的录像都截取出来,进行全天候的查看,这个工作量着实不小。想想让你在一段拍摄了几十上百小时的录像内寻找一辆车的踪影,这其中的难度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不说逐帧逐帧的查看,至少几秒钟就要停下来一次,光点键盘都能把手指点断。

好消息是传闻很快我们这里就要安装人工智能搜寻系统了,到时候只要输入想要寻找的画面,人工智能系统就会早成千上万的画面当中找出我们想要找的东西,那可就方便多了。可惜眼下系统还没有安装,我们还是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方法——人肉智能系统。

交警那边调来了十名警员和我们一起看录像,这一天下来每个人双眼都是布满血丝疲惫不堪。我盯着那些录像看了一天两个眼睛泪流不止,跟看了一部伤感的电影似的。小马直笑话我泪点低,连看个监控都能感动到哭。

实际上他自己也好不了多少,因为上次事故当中脊椎和头部都收到了创伤,他不能久坐,每隔半个小时他就要去躺一会,否则后背就钻心的疼,头脑也一阵阵的发昏。饶是如此他依然坚持和我们一起看录像,这种表面无所谓实际上却咬牙坚持的精神实在让我感动。

好在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经过一天的搜寻,我们终于在好几段录像当中找到了牛某那辆皮卡车的身影。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牛某驾驶那辆皮卡车在街道上转悠的时候,似乎并不是四处寻找小广告这么简单,他似乎还另有所图。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姜老最辣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