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劳务市场

我们在调取监控录像的过程中,发现牛某一个多月之前的行踪有些诡异,他先后分别驾驶着那辆皮卡车和面包车到过距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劳务中心好几次。奇怪的是他并不是去招工的,每一次他都把车停在劳务中心门口的对面,然后一停就是小半天,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干什么。

“这孙子在干嘛?”小马四仰八叉的躺在椅子上,脖子向后脑袋枕在靠背上,瞪着一对死鱼眼看向前方的屏幕。这倒不是因为他工作状态懒散,而是他如果不这样做,就会脑供血不足导致头脑发昏,因此只能采取这种尽可能平躺的姿势看监控,我们都劝他回去休息,他却坚持说不找到嫌疑人誓死不回家,搞得我们又好笑又感动。

“看上去像是在观察什么。”一位和我们一起看监控的同事说道。

“我说他是在寻找什么人吧?”另一个同事说道。

“找人?”我皱起了眉头,随即就想起了什么!

“他在寻找下手的目标!!!”我和小马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我们深情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鄙夷的意思。

我们都感觉这明明是自己先想到的,怎么对方也想到了,因此对自己的智力居然和对方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表示不满。

按照我们的想法,牛某在劳务市场寻找的,应该就是他下手的目标。

此前我们一致认为牛某制造这起烧车事故,为的是摆脱债务,因此我们在确定了死者不是牛某本人之后,把死者的身份锁定在了债务人的身上,然而却一直没有找到这个受害人。后来虽然发现了他在半年之前曾经购买大量的意外保险,但这个想法一直没有变过。

可现在看来,我们当初的设想是错的。

看来牛某制造这起事故的被害人并不是某个债务人,而是一个从劳务市场临时找来的务工人员。

现在想来牛某这样做确实比较合理。他欠债的对象不止一个,很多亲戚朋友都给他借了钱,少则几万多则超过十万,此外他还向银行和高利贷借过钱。

银行和高利贷自不必说,这种债务无论他杀掉谁都免不了债,正常人不会做这种事。那么如果他想通过杀掉债务人的方式减免债务,那么杀掉谁合适呢?这些人可都是他的亲戚朋友啊,这些人借钱给他结果出了意外,还是死在他的车里的,那么他的杀人嫌疑也就不言而喻了。再说了借钱给他的人这么多,他总不能全杀了吧,就算是借给他最多钱的人也不过十来万,和他欠下的百万债务相比还是杯水车薪,他犯不着这样做。

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牛某选择的下手目标,很可能就是务工人员,而且是外来务工人员。因为外来务工人员在本地没有家属,失踪之后很可能长时间不会被人发现,就算发现有人不见了无论是其家属还是工友都很难确认其去向,等到他们报案的时候,时间可能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确定了这个想法,我们一方面继续搜寻录像当中牛某的行踪,另一面我和小马驱车赶往那个劳务中心,想要调查一下他们那里最近有没有什么劳务人员失踪的情况。

到了劳务中心我们才知道,想要在这种地方找到一个人的行踪,特别是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人的长相名字任何信息,那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我是毕业之后直接被调入刑警二大队的,没有经历过这种来劳务中心找工作的洗礼,小马当初也是一毕业就考的公务员,然后又通过了司法考试,算是比较顺利的进入了工作岗位,同样没有来过劳务中心。

因此我们俩一进入劳务中心,登时就给吓了一跳。

这个劳务中心还不算本市最大的,但因为地处城乡结合部,因此来这里找工作的人也不少,特别是很多农村进城务工人员都集中在这里。只见不足两个篮球场的劳务中心内,进进出出的足有上千人之多,把个原本挺宽敞的劳务中心挤得水泄不通。

我和小马随处走了一下,发现来这里找工作的大多是附近乡镇的务工人员,也有外省来找工作的。因为劳务中心的位置原因,这里招收的大多是一些保姆,门卫,保安,或是进厂工人一类比较普通的工作。而应聘的也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劳务人员,有的人还提着大包小包,一看就是下了火车马上就就赶过来的,连住处都没有找好。

在观察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这些务工人员以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居多,很少看到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而用工单位想招的却是年轻人,一问我们才知道,就好比一般的工厂来说,他们想要招的工人进场之后是要在流水线上作业的。虽然在流水线上进行的操作并不复杂,每个人只负责产品种中一个很小的部分。但这也需要操作者掌握一点点基本的知识和操作技巧,可问题是这些中年务工人员进场之后很难学习这种技巧,有的时候可能知识在一片PCB板上焊接一块零件,或者拧紧某个部件上的几个螺丝,但对于这些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的中年人来说都异常的困难,往往需要工厂找人教上几个月的时候,这期间他们还要负责这些人的吃住,预备一定量被这些新手因为操作错误造成损坏的样品。

这无形中大大增加了工厂的用工成本,很多时候一个工人招进来,不说发工资了,关管吃管住和给这个工人用来练习用的样品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更要命的是这些中年人务工人员可能做几个月就回家过节去了,过完节还不一定来不来的,这就造成了很多工厂不愿意用中年务工人员的原因。

还有招收保姆的,来了这里我才知道,现在当个保姆还要考保姆证,要是再精细一点,着照顾婴幼儿的有专门的证书,照顾卧病在床的老人的也有专门的证书,有的保姆还需要会外语,懂得辅导雇主家的孩子学习。有这些专业技能的保姆自然很吃香,七八千一个月的都没人愿意干,基本上都要加过万的(相比之下我们刑警确实好可怜啊)可问题是这些从乡下进城务工的妇女很少有掌握专业技能的,很多人在应聘的时候都强调我养大了家里的几个孩子,照顾老人多少年了,从来没出过岔子。可人家要招收的是专业人才,这些在家中无所不能的家庭妇女显然不够“专业”因此用工单位要不然就让她们先参加几个月的月嫂培训班,掌握一些专业技能再上岗,要不让就只给很低的工资,让她们做些比如清洁员一类比较简单的工作。

在劳务市场转了一圈,我发现自己既不会机修,也不懂数控,带不了小孩,更不会照顾老人,要是让我来应聘,估计还不如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呢。

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见到我们两个年轻人,似乎很多用工单位对于我们都挺感兴趣的,问我们掌握什么技能啊,有哪方面的经验啊,甚至有直接问什么时候能来上班的,搞得我和小马摸不着头脑。

搞了半天我们才回过味来,原来那些用人单位是看我们俩年轻靓丽(后面那俩字小马加的)因此都想招我们进厂,据说是年轻人接受新生事物比较快,经过短期培训之后可以很快上手,减少他们的时间成本。

不过很多用人单位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的稳定性很有疑问,看那意思之前很多年轻人进厂之后没半年就开溜了,给各个用人单位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因此他们一边拉我们进厂,一边问我们各种情况,什么“在本地找到女朋友没有?我们厂女工多,个人问题好解决。”“房子的问题好解决,我们厂里就有宿舍,但咱可说好了,身份证必须先交上来,要做满一年才能走。”做过分的是个一个中年大姐,她看我和小马是一起的,于是贼兮兮的问“你们俩——一起的?没事儿,这种事情大姐我见多了。你们来了之后给你们分一套单间配套,保证你们的私人空间,你们只要好好做,将来结婚……”

我们俩越听越不像话,赶忙撒开丫子落荒而逃,那个大姐居然还在后面喊“来不来没关系,你们跑什么,那啥,大姐祝你们幸福~”

这一嗓子让让出去,半个劳务中心的人都在盯着我们看。

我和小马赶忙躲进了劳务中心的一间办公室当中,里面那个工作人员以为我们是来找工作的,还冷着脸说“你们进来干吗,招工的在外面,我们这里是劳务中心的人事管理办公室。”

一听到“人事管理”我们就知道找对地方了,赶忙亮明身份,说要查一查上个月至今他们这里的用工情况,想看看有没有人无故失踪的。

那个办事员一听我们这要求,差点没哭出眼泪来。

“你们也看到了,这里一天来来往往的人海了去了,其中只有少部分用人单位和务工人员为了保证彼此的利益到我们这里来登个记,绝大部分的人压根就不会来登记。你们问我知不知道外面什么人失踪了?别逗了,外面少个百八十人的我都不知道哪去呢,更别说知道谁失踪了。”

“那你们这的管理不到位啊。”小马来了一句话。

“管理到位?”那工作人员冷笑一声“我们就提供一个应聘的场所,保证没人在这里闹事就行,还要我们怎么管理?要管也行,麻烦你们帮我们申请点管理经费行吗。我一个合同工工资都拖欠三个月了,你让我来管么?要不你来试试?”

我们看那工作人员一副面色不善的模样,想想他们这里的管理方式确实没办法知道什么人失踪了,因此只能悻悻而回。

站在劳务中心的大门外,看着里面进进出出的人潮汹涌,我们俩只能感慨。就这种地方失踪个把人那当真不会有人发现,那个牛某还真会找下手对象。

“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小马捂着头问道,我知道他又开始头疼了。

我想了想“查人难查,要不咱们继续查车吧。既然他对家人都有意隐瞒那辆皮卡的存在,那我想他在计划下手期间弄来的那辆皮卡车肯定有什么特殊的作用。我们再顺着那辆车查下去,看看他用那辆皮卡车来做了些什么。”

“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小马欲言又止,似乎想起了什么“哎呀卧槽,我怎么一早没想到的!”小马一拍脑门子,结果疼得他哟哟直叫唤。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八章:劳务市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