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疑云重重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终于将死者的死亡时间锁定在了1月份,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寻找这段时间全乡的失踪人口了。

这个时候之前当地警方那大海捞针式的搜寻工作就体现出成果来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1月份本地失踪人员为17人,死者很有可能就在这17个人当中。

看到这里有的同学就要问了,小小的一个乡镇撑死不过几万人,一个月之内居然能有17个人,这也太多了吧。您还别不信,这17个人都是家里人发现人不见之后到警局报警,或者长时间联系不到的,真实的情况可能还不止这个数字。随着我国人口流动越来越大,户籍管理也越来越详细,类似的人口“失踪”情况也越来越多。以一个拥有上百万人口的城市为例,一年有几百个记录在案的失踪人员是很正常的,一个辖区派出所每个月总能接到这么几起寻找失踪人口的报案,这还算少的,要是派出所的辖区处在城乡结合部或者外来人口大量租住的区域,那么这个数量就会呈现几何方式递增,甚至派出所接到的大部分报案除了坑蒙拐骗盗抢传销之外,最多的就是帮着老百姓寻人。

当然了,这其中很多是未成年人外出游玩走失或者儿童看管不到位找到不到了,也有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年人走失的,这些通常最后都能找到。

事实上全国每年仅注册在案的失踪人口就有数十万之多,随着全国人口流动量的进一步加大,户籍监管的越来越规范,这个数字也在逐年递增。当然了,这并不单纯的是一件坏事。知道人失踪了并记录在案,便于此后的寻找总好过人默默的消失了,谁都不知道要好得多。这反而体现了社会的进步,政府对于人权的重视和逐年提高,也是大数据管理加入政府人口管理后的表现之一。

就拿乡里一月份这17个失踪的人员来说,只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和户籍地址,我们警方马上就能够查到此人在当地的居住情况,家里的人员情况,包括社会关系。如果这人用身份证买过票,那马上就能追踪到其去向,他的任何刷卡记录,消费记录,包括缴纳水电费,纳税凭证,网络支付等等都能成为找到他的线索,再配合现在多地都在铺设建立的“天眼”“天网”系统,也就是全城区无死角的监控摄像头拍摄,要找到一个人并不难。

总而言之现在对于搜寻失踪人口来说比以前要方面的多了,甚至可以这么说,只要这个人还活着,他生活在有人流的地方,需要和人打交道,那么我们警方就能够把他找到。

虽然把搜寻目标缩小到了17个人这个范围,但这依然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如果这个人外出务工了,那么我们警方还要查询他的乘车乘机记录,甚至联系当地警方,了解这个人是否在当地办理过暂住证等等。有必要的话甚至要派人到当地去走一趟,这个工作量同样不小。

好在我们又老谋深算……应该说经验老到的吴师傅。

吴师傅让当地警方把这17个人每个人的具体情况都调出来,他们的家庭情况,所从事的工作,包括已知的社会关系粗略的看了一遍,马上就锁定了其中的一个人,并将其列为重点调查对象。

这个人名叫王喜元,年龄四十五岁。

吴师傅之所以很快就将他列为重点调查对象,是因为他符合此前吴师傅所设想的死者身份——这个人在当地可能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社会关系复杂,有很多人认识他。吴师傅初步判断这个人不是从商就是从政的,当然从商的几率要高得多,因为一个从政的人哪怕是个小科长别说失踪半年了,星期一不请假不来上班科室里都能传说他被双规了,不太可能大半年过去了还没有动静。

这是17个失踪人员当中只有王喜元一个人是做生意的,他在当地经营着一家养鸡场,和当地的很多饲料厂、养殖户,特别是饭店酒楼都有联系。据说他还经常到外地采购饲料,是一个社会关系比较复杂的人。

当地警方对这个人已进行调查,他的嫌疑就更大了,因为警方发现这个人离异单身多年,还在当地银行欠了上百万的债务,除此之外传说他还借了高利贷,不少人见过有高利贷的人到他的养鸡场去堵门,据说这个人现在已经躲债跑到外地去了。

这样的一个人不可疑谁可疑,死者说不定就是这个王喜元,杀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高利贷们。

然而当地警方将这个人的具体情况调查清楚之后,警局里的众人全都傻眼了。

这个王喜元身高只有1米65,显然不是死者。

整个孙家乡警局的同事们忙活了大半个月,本以为终于见到曙光了,没想到竟然遇到这当头一棒,这一盆冷水浇下来,大家不由得都有些泄气,之前局里热火朝天调查失踪人口的场面不见了,大伙儿都变得无精打采的。

韦局长作为警局里的一把手,又是这次专案组的挂牌组长,表面上虽然鼓励大家再接再厉,排除万难更进一步。可从他空洞的话语都能听出,就连这个韦局长都难掩失望之色。韦局长是刚刚从临近的乡镇调过来的,从二把手升级为一把手,这可是他到孙家乡的“第一战”是能来个开门红还是出师不利就看这个案子的调查结果了,要是刚来就栽了个大跟头,无论是今后他在警局里的威信包括此后的仕途难免都要大受影响。

韦局长马上召开会议,安排警员们重新梳理整个案情:包括重新勘察现场;再次走访发现尸体的村民和附近有耕地的村民;积极联络刑事技术研究所那边,看看何法医他们在做了尸体解剖之后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另外那失踪的16个人也要进行细致的调查等等。

这一连串的工作安排下来小小的孙家乡警局马上就忙开了,现在一个人恨不得当成两个人使,女的当难的使,男的当牲畜使,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

整个会议的过程中吴师傅都没有发表意见,他从始至终都在一言不发的看着桌面上的记录着失踪者资料的文件,我就坐在他身边,清楚地看到他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绝不可能是死者的王喜元。

直到散会了吴师傅依然在盯着那份资料看,我不由得有些奇怪,于是开口问道“这个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人只有1米65,显然不可能是死者。”吴师傅也不知道是在回答我的话,还是在喃喃自语,可无论他在跟谁说话,他说的显然是一句废话。

可说完这句话之后的下一句就不是废话了,只听他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人不是死者,那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呢?”

一听这话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人只有1米65啊,他要用斧头杀死一个1米83的大个虽然不难,可他怎么把人塞到那个机井里去呢。那个机井的井口只比篮筐大不了多少,要把人塞进去必须在外面把人竖起来垂直着地面才能塞进去,一个1米65的人怎么把一个1米83的人垂直扛起来?”

“一个人?”吴师傅重复着我的话“谁说他一定是一个人?两个人一起扛着尸体不就容易多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可能还有帮凶?”

吴师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跑一趟本地的电信部门,调取一下这个王喜元今年一月份的通话记录,看看那段时间他有没有和什么人密切的联络过。”

“我这就去。”我二话不说起身向外面的桑塔纳走去。

根据此前吴师傅的判断,那把斧子是凶手专门买来杀死受害人的,抛尸的地点又选择一个人迹罕至连当地人都不怎么知道的机井里,这说明凶手在行凶之前是经过周密计划的,至少是有所预谋的,绝不是临时起意。

如果吴师傅的推测没有错,杀人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那么这两个人在动手之前肯定多次联络沟通过,如此一来查他们其中一人的电话记录无疑就能找出另一个人,从而揪出这个杀人团伙。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疑云重重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