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案情经过

梅英星落网了,在601系列盗窃案案发近一个月之后,这个一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嫌疑人终于坐在了审讯室的椅子上。

和之前我们设想的不同,这个长着一张马脸的男人看上去一点也不狡猾,更谈不上奸诈,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进城务工人员。

然而就和绝大多数犯罪嫌疑人一样,这个看上去再平凡不过的农民工模样的人对于自己的犯罪罪行矢口否认,既不承认自己驯养了一只东方角鸮进行偷盗,更不承认秋柏英是他杀的,他甚至说自己压根就不知道秋柏英是谁。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坐在桌子后面,冷冷的看着铁栅栏后面的梅英星。

“你没有什么证据就拿出来,不用吓唬我。”梅英星依然很嚣张。

“你要证据是吧,那我们就给你证据。”我把几样东西摆到了桌子上,然后一一推到前方让梅英星看清楚。

“你说你家里没有鸟,那么我问你,你家不养鸟这东西是干什么的?”说话间我把那两袋用各种豆子掺杂而成的饲料推到前方。

“干嘛,我闲着没事喜欢去动物园喂鸟不行吗,家里有鸟饲料就一定要养鸟吗?”梅英星负隅顽抗。

我微微一笑“谁说这是鸟饲料了,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两袋豆子而已,看来你比我清楚这豆子的作用啊。没事确实可以到动物园去喂鸟,但自己在家配饲料去动物园喂鸟的我还是头一次见,你还真是有心啊,不知道你能不能提供一下去动物园的票据。别跟我说扔了或者不见了,现在全市的的动物园都对外免费开放,只需要网上预约用手机下载电子票据到时候出示就行了,你不会告诉我你连手机都扔了吧?你进巷子的时候那段吆喝的声音可就是用手机连着外放播的哦,手机我们也给你带来了,麻烦你给我看看你下载的票据在哪。”

梅英星愣了愣,低下头不敢说话了,他肯定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就让我找出这么多漏洞。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再开口只会越说越错,所以索性闭口不言,来个非暴力不合作。

“还是不说是吧,那我再提醒提醒你。你说你家没养过鸟,那你家里的鸟毛是从哪来的?”我又问。

“鸟毛?我家里绝对不会有鸟毛!”刚刚低下头的梅英星又抬起头来,肯定的说。

“没有?你确定吗?”我又笑了笑。

“肯定没有!”梅英星似乎很确定。

“看来你在我们去之前仔细的打扫过房子,所以才敢确定家里没有鸟毛对吧。”

“……”

“可惜你虽然打扫了整个屋子,却把一个地方忘记了。”

“什么地方……”梅英星一开口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赶忙又把嘴闭上。

“你们家的后院。你一个卖糕点的,就算如传说中的月入过万,也没有必要租住一间一个月要七八千块月租的宅子,除非你租这个宅子有什么特殊的用途。我发现你租的那个宅子后面有个不小的院子,正好用来训鸟。你肯定打扫过你家的房子,甚至连你家的后院也打扫过,可你肯定没有注意到,在你训鸟的时候,有一个羽毛落了下来,正好夹在你家后院和隔壁院子中间的那面墙上。我们在你家后院搜查的时候,正好从墙上的缝隙当中发现了这根羽毛,这根羽毛经过我们的技术人员化验,已经确定了和秋柏英家的那个鸟笼里残留的羽毛以及在失窃现场发现的羽毛属于同一只鸟。你说有没有这种巧合,有一只鸟正好进过秋柏英家的鸟笼,又飞过你家,还去不过失窃现场。”

“哼!”

“你一定以为自己很聪明,把秋柏英杀掉之后就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是你做的了,你还把那个鸟笼和里面的鸟一起沉到了坊内的水井里,这一手毁尸灭迹玩得真是天衣无缝啊。可惜你做的每一件事都留下了尾巴,犯罪这件事情你做的实在是太业余了。”

“……”

“还不打算说吗,那我就告诉你你留下了哪些把柄。你杀掉秋柏英,自以为从此以后就再没有人知道你的事情了,可惜你的手脚不干净,在玉山县那家小旅馆里留下了指纹和毛发,刚才法医已经把化验报告送过来了,你的指纹和毛发和我们在玉山县那个小旅馆里找到的一一对应,这说明你不但去过玉山县,还住在秋柏英开的房间里面。刚才你说你不认识秋柏英?Excuse me,你再跟我说一遍你们什么?”

梅英星咬了咬牙,还是不说话。

“你回来之后还没有忘记清理掉那个鸟笼,可怜那只小鸟啊,人家只吃了你两把饲料就兢兢业业的为你偷了这么多东西,结果却换来这么个下场,我都替它不值。不过你这件事做得还是太业余了,你都决定灭迹了,就不能把鸟笼子扔远点吗?非要扔在坊内的水井里,还被人发现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也许是受不了我的讽刺,梅英星开口争辩道“这鸟笼子在坊内的水井里被人发现又不能证明笼子和鸟就是我的。”

“是不能证明啊,但我们还发现一些别的情况,这些情况对你很不利。”我笑了笑“有人在这个鸟笼子里放了两块砖头,显然是不希望它浮上来。一只小鸟肯定不会在自己的笼子里放两块砖头然后淹死自己吧?捅自己四十几刀自杀这种事情人或许做得出来,但鸟绝对做不出来。既然如此就肯定是有人故意把它淹死的了。那只鸟我们已经做过解剖化验了,和在你家后院发现的鸟毛以及犯罪现场留下的鸟毛属于同一只鸟。从那只鸟内脏的腐烂程度来看,这只鸟最多死了四天。四天之前秋柏英已经被人淹死在了玉山县,在坊内这只鸟只在你家和秋柏英家出现过,你来告诉我,不是你有谁能淹死这只鸟?难不成是秋柏英的鬼魂回来把鸟淹死了?如果她真的有鬼魂,回来之后要淹死的绝对不是鸟,而是你这个负心汉!”

在如山的铁证和我的炸唬之下,梅英星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原来他并不是太仓人,而是出生在嘉定县外冈镇。不过他小时候是在太仓的外婆家度过的,因此说话带着那边的口音。

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因此他并没有上几天学,很小酒杯送到当地游乐园去马戏团去当学徒了。这马戏团里不是能踩球跳火圈的就是能高来高去当空中飞人的,他小时候身体不好,这些技巧他学不来,狮子老虎大象什么的他又害怕,一来二去就跟马戏团里的一个驯鸟师学起了训鸟。

梅英星说他并不知道那个驯鸟师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大家都叫他“虎哥”因此他就跟着叫那个驯鸟师虎师傅了。

虎师傅虽然负责训练马戏团里的十几只鸟,但是对于其中一只东方角鸮却特别喜欢平日里就算不训练也会带在身边,时不时的逗弄两下。梅英星跟了虎师傅之后学得很用心,虎师傅也认真教他,再加上梅英星是真的喜欢鸟,一来二去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到有点忘年交的意思。平日里两个人总是跟团里的鸟儿混在一起,逗鸟逗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可惜没过几年游乐园就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他们这个挂靠在游乐园下面的马戏团自然也不能幸免,只能原地解散。当时梅英星也曾经提出过要跟着虎师傅继续训鸟,不过虎师傅拒绝了,说现在训鸟已经没有前途了,让他学一门别的手艺吧。

这个时候梅英星年龄已经挺大了,因此他就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省城,学了一门制作糕点的手艺,靠着走街串巷卖糕点为生。按照他的说法干这个还挺挣钱,好的时候一天能有五六百块钱收入,一个月挣个万把块钱不成问题(好家伙,比我们警察挣的多多了)据说他还结过一次婚,可惜没有孩子,前两年他生了一场大病把家里的积蓄花光之后,他老婆就跟人跑了。

梅英星病好之后只有继续卖糕点,前两个月他突然接到通知,说他那个虎师傅去世了,虎师傅的家人让他回去奔丧。梅英星和他那个师傅已经有好些年没见面了,但还是第一时间就赶了回去,甚至还为虎师傅的后世忙前忙后的,尽到了一个徒弟的本分。丧礼结束之后,虎师傅的家人找到梅英星,说虎师傅有一样东西留给他,虎师傅走之前还千叮万嘱,说这东西一定要亲手交到他的手里。

梅英星一看那东西,原来是当年他和虎师傅都很喜欢的那只东方角鸮,于是就带了回来。

他记得当年这只东方角鸮是在帐篷里表演的,因为帐篷里很暗,为了节目效果还只能点蜡烛,所以他知道这只鸟的夜视能力很好。按照他的说法,他刚刚把这只东方角鸮带回来的时候真的没想过用它来偷东西,他之所以搬来珍珠坊只是因为他原来租住的地方太小了,而这种鸟只要一段时间不训练就废了,所以他才想到要找个大点的地方训练。

“你把那只鸟带到广场上去训练不就完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大点的地方?”我不解的问道。

“不行,这种鸟一遛性子就野了,再就很难听话了。所以只能单独找个地方训练,旁边还不能有别的鸟干扰,当年我师父就是把这只鸟单独训练的。”

有一天梅英星卖糕点经过珍珠坊的时候,正好碰到这间宅子的原租客退租,身在国外的户主急急忙忙跑回来找人接手。因为户主急着找下家,因此并没有要正常的租金七八千块,而是只要四千五百元的月租金。尽管如此这也相当于他半个月的收入了,但梅英星看了宅子之后非常满意,因为他看到这间宅子后面有个小院子,正好可以用来训鸟。

因此梅英星并没有犹豫多长时间,爽快的把宅子租了下来。看得出他确实是一个爱鸟的人,或许这只鸟的身上也寄托了他对于虎师傅的牵挂吧。

总而言之梅英星就此住进了珍珠坊,每天卖完糕点回来之后,他就会在后院训练这只师傅留给他的鸟,这是他每天最开心也是最轻松的时候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七章:案情经过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