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蛛丝马迹

除了痕检,刑科里还有理化检验,文件检验等等分项。不过在很多地方除了现场有特殊情况之外,一般理检都不出现场,只是在实验室里检验现场收集来的生物物证,包括血液,毒品,化学品,生物样本什么的。他们在现场的工作大多由法医代劳了。

法医也属于刑科的范畴,我们进来以后发现法医也已经在现场了,我一看那名法医并不是何法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居然有些空落落的。说到底我真正见过何法医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且全都是在办案的过程中,别说熟悉了连私交都没有。可也说不上为什么,她在烈日下蹲在大马路上搜寻证物的身影就是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在血腥的犯罪现场想要看到一些美好事物的心理而已。

通过法医的初步的鉴定,死者是一名65-70岁之间的老年男性,后脑勺上有钝器击过打的痕迹,法医在检查老人头部伤势的时候把他的头抬起来了一下,之前老人的半张脸是贴着地面的,抬起来之后我看到那半张脸上全是血,乍看之下还以为半个头都被人打烂了。但是法医伸手摸了摸老人的头部,表示颅骨并没有碎裂,也就是说老人头部受到的打击并不强烈,被击中后脑勺之后应该还没有马上死亡,顶多是昏过去而已。

只是老人那半张脸鲜血模糊的模样也足够吓人了。

法医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老人的身体,最终确认致命伤是身上的几处锐器伤,这也是地上那摊触目惊心的血迹的主要来源。老人身体上的创口并不锐利,力道却很大,背部的创口甚至能看到里面被砍出缺口的骨头,暴露在外白森森的。

凶器很快就找到了,就扔在老人家的地板上,看起来是一把平日里用来劈骨头的大菜刀,刀身上血迹已经凝固,我用一个大的证物袋把那把菜刀装了起来。

“凶器遗留在现场,看上去应该是受害者自己的东西,这说明什么?”进入现场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吴师傅开口问道。

“凶手应该是临时起意杀人,否则不会没有准备凶器。另外凶手很可能是一个人,杀完人后慌慌张张的把凶器抛弃在现场后逃离。”我谨慎的回答。

“怎么判断出凶手是一个人?”

“受害人是个老年人,力气应该不大,如果行凶者有两人以上的话,应该可以比较轻松的制服受害者。可凶手不但通过袭击受害者后脑勺这种方式让受害者失去抵抗的能力,在受害者受害者昏迷的情况下依然连砍数刀致受害人死亡,在排除仇杀的前提下,反应了凶手没有足够的把握在不突袭的情况下制服受害者。”

我提出这个观点当然还有另外的原因,砍死受害人的是受害者自己家的菜刀,这说明凶手杀人是临时起意并不是有计划的谋杀。可他却用这把刀在受害人身上连砍数刀,在排除了泄愤式仇杀的前提下,这种多次猛烈袭击受害者的行为通常都是行凶者在极度惊慌的情况下做出的。如果行凶者有两人以上,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惊慌。固然四周围都是住户,行凶者可能害怕被害人醒来之后发出声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可面对一名古稀老人只需要一团抹布和一根绳子就能解决的问题,更不用说老人也许根本就不会醒来了,可行凶者却依然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表明他认定自己绝对无法应付受害人醒来之后的情况。

“一个人,跑到一个拾荒老人的家中来干什么呢?”吴师傅继续问道,他当然不是让我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通过这个问题引导我对案发现场的搜寻。

案发现场给人一种凌乱的感觉,受害人的家中有被翻动的痕迹,但并不能因此就断定这起案件是入室抢劫杀人案,因为也有行凶者为了掩盖其真实目的故意翻乱现场的情况。

在民警刚到现场的时候房门是紧锁的,时后来找了锁匠来之后才打开的。

一个性格孤僻,经常和周围邻居发生冲突的人,他的性格肯定是排外的,是对周围人抱有戒心甚至是敌视的。这种人平日里绝不可能开着房门,就算天再热也不会,而门锁没坏就说明行凶者能进来是他开门请人家进来,并不是行凶者暴力闯入。因此哪怕现场有翻找的痕迹,也很有可能是行凶者在仓促之间的决定。

这样一个性格古怪的独居老人会把什么人请到家里面来呢?会不会是老人的什么远方亲戚甚至久未露面的子女?

派出所民警那边询问了周围的住户,居然没有人知道老人的真正姓,连姓什么都没人知道,就知道他以拾荒为生,平日里也不见有什么人来看望他,终日与一条四眼土狗为伴。

民警打电话回去查了一下这名老人的户籍,结果依然一无所获。

他们还不放弃,接着联系了房管,民政,扶贫办等部门帮助查询,消息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传回来,不过结果很不乐观。我们连老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这间屋子也像是私人违规搭建的,想要调查这样一个人的社会关系肯定是困难重重。

想要通过社会关系入手调查行凶者显然是行不通了,我们只能从凶手的杀人动机上下手。

现代刑事技术鼻祖艾徳蒙罗卡说过:凡有接触,必有痕迹。用吴师傅的话说就是:杀人一定有动机,而动机通常都凶手使用过的物品上。

我和刑科的几名同事仔细的搜寻了一遍这个并不大,但是却非常脏乱的小屋,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就连老人家那个臭烘烘茅坑都用工具掏了一遍。

何法医认真细致工作的样子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知道任何的成就都起于微末,刑侦办案更是如此,很多重要的证据往往就是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发现的。

结果我们发现的第一处疑点还是人家法医提供的,他指着死者身下那滩血迹说“那里有一串点状空白,你们看看是什么东西吧。”

我俯下身子仔细观察,果然发现在那滩不规则血迹边缘处有一串点状的空白痕迹,这种痕迹说明这个位置之前很可能放了什么东西,因此血流过的时候没有漫过那个位置,在此之后血液渐渐凝固——整个过程只需要短短十多分钟,那上面的东西被拿走之后,就留下了这么个痕迹。

那是什么东西的痕迹?我仔细的端详着,还用标尺量了一下,整段印记有5.47cm,很短,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是足印吗?不像,足印不会呈现这种点状分布,而且这痕迹哪怕是相对足跟也太小了。

我端详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只能抬起酸疼的脖颈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吴师傅。

结果吴师傅根本没看我,而是冷冷的盯着一旁的墙面。

“也许我已经知道行凶者的杀人动机了。”吴师傅哑着嗓子说道。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章:蛛丝马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