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可疑之人

电视电话会议上吴师傅突然指着监控录像上的一张脸说道“这个人我见过。”这着实让我感到非常的意外。

刚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吴师傅说他见过那个人之后,会场上又有好几位民警表示自己也认识屏幕上的人。

“这是好像是临海当地的一个企业家,姓薛,我在网上见过这个人。”一旁的小淼说道,说话间已经拿出了手机在上面搜索起来,很快这个人的个人信息就出现在了摄像屏幕上了。

看得出,这个人确实在我们临海小有名气,不过因为我压根不关注这些个企业家,因此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而已。

“就算这是个企业家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啊,难道企业家就不能去超市买东西吗?”我表示不解。

“企业家去超市买东西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一个身家数千万的企业家要是大晚上的跑到超市去买一大堆塑料袋,那就有些奇怪了。”一旁的小淼说道“就算他的公司有这个需求,难道他还不能叫手下的人去做吗?”

听了小淼的话我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他买塑料袋不但很急,而且不想让外人知道,至少不能让其他人代劳。”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赶往那家超市,根据录像上的时间查到了当时薛某的超市结账单,这一看不得了,原来那个薛老板不但买了大量的塑料袋,还买了菜刀和斧子,这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老大爷要杀猪啊。

不过就眼前的状况来看,他不是要杀猪,而是杀人分尸更有可能。

薛某马上就成为了第一嫌疑人,我和小淼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其所经营的地方企业,准备对其进行突击审问。

薛老板所经营的企业坐落在本市的城东开发区,是开发区内的第一批落地企业,算是开发区内的老字号了。不够就算是老字号,最老也就是几年前的事情,因为整个开发区开始建设的时间至今不到十年。

我和小淼驾车从薛老板的企业外面经过的时候,和之前吴师傅反馈给我们的信息一样,这家企业颇具规模的,生产什么的暂且不论,就是隔着外面的围墙看望里面的厂房,感觉这家企业完成以两个小目标应该不是问题。

没想到我们刚进入其中,就吃了个闭门羹。

前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们的两个薛总都不在,出差去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一概不知,只是让我们留下联系方式,说什么等薛总会来之后会通知我们的。

此前吴师傅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不在,这次我们来了还是说不在,这就有些问题了我们刑警又不是来面试的大学生,还要回去等通知。

于是我们马上要求她们想办法联系薛某,说我们警方有事要找他。

那两个漂亮的前台甚至连打个电话装装样子都不愿意,直截了当的对我们说薛总出去的时候交代过了,他在外地出差很忙,让公司里的人不要拨打他的电话,另一方面她们也没有老总的电话,想打也没有办法。

一听这话我和小淼就对视了一眼,都感觉这里面有问题。一个公司的老总出差的时候会专门跑到前台来说不要打他电话吗?就算交代也是交代他身边的人,怎么会是两个前台呢?反过来既然前台没有他的电话,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这个薛某的嫌疑越来越重了,我们当即要求进入他的办公室“看看”。

要是他躲在办公室里想要避开我们,被我们撞见了,那就“尴尬”了。如果他真的不在公司外出了,那有没有可能在他仓促地离开是落下了什么东西,我们的突然到来也许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见我们态度坚决,前台的小姑娘这才拿起了电话,但这个电话显然不是打给她们薛总的,因为很快就有一个身着职业装体态端庄的年轻女人出来接待了我们。这个女人自称是薛总的助理,薛总不在的时候由她负责厂里的事情,让我们有什么事情跟她说就行。

我们再次提出了要见薛某的要求,女人礼貌而坚决的拒绝了我们,理由和之前前台所说的一样,她们薛总出差了,至于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则无可奉告,还说什么薛总的联系方式属于公司机密,不方便告诉我们,只说等薛总回来之后会通知我们的。

一个地方企业家的联系方式居然属于公司机密,连刑警都不能知道,这个企业家还真是够可以的。

至于我们提出进入薛某办公室看一看的要求,女助理也没有直接说不行,而是委婉的询问我们有没有搜查证。

这一下倒是把我们难住了,我们来的太急,并没有申请到搜查证,而且根据我们来之前所做的功课,这个薛某不但是一个企业家,还是临海当地的一个人大委员。像这种身份的人我们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必须非常谨慎,因为我们的调查很可能胡一对人家人大委员造成很不好的社会影响。

换句话说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上头是不会轻易签发对他的搜查证的。

人家只是去超市买了几个塑料袋和菜刀斧子,难道企业家就不能去超市买东西吗?所以不能因此就认定人家是杀人凶手,还需要有更进一步确凿的证据。因此我们之前提出进入他的办公室去,也只是去“看看”并没有说进去搜查,这个措辞是非常有讲究的,一般来说要是对方对我们警方的调查程序不熟悉,或者心里有鬼,很可能就会被我们“糊弄”过去了,这也算是在调查的过程中打了擦边球吧。

可惜眼前这位助理很明显罩子亮的很,笑容可掬的就是揪着搜查证不放,这让我们完全没有办法。

眼见在呆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只能起身告辞。

人家助理还非常热情的把我们送出门外,并说有什么她可以帮忙的尽管开口,他们一定会全力配合的芸芸。

只是她越客气,听在我们的耳朵里就越讽刺,颇有种“你们拿我没办法”的感觉,让我们出门的时候浑身不自在。

“现在怎么办?”坐在车里小淼问我。

凭直觉这个薛某肯定有问题,可就眼下我们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又不能确定他就是犯罪嫌疑人,更何况人家还有一层人大代表的身份,我们这些小警察还真不敢在人家面前乱来,否则一个电话打到上面去投诉我们,那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想了想,我说“要不咱们先去他家里看看再说。”

于是我们按照之前所调查到的薛某的住址,驱车赶往了其居住的高档住宅小区。根据之前的调查,薛女士丧夫之后,似乎带着她的孩子与其父亲一块居住。

每次来这种地方我就不由得生出一种感慨,人家这住宅小区一平米就是几万甚至十几万,我们辛辛苦苦一年都买不起一平米,真是人气人气死人啊。当然了我这样想并不是有什么仇富心理,而是我觉得以前人们常说“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可就我从警的经历来看,就算是那些表面光鲜的“上层人士”似乎也有着他们的烦恼和麻烦,有的麻烦甚至需要通过犯罪的方式来解决,不得不叫人感慨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很多时候钱还真不是万能的。

我们亮出了警官证之后,小区的保安倒是没有为难我们。可等我们到了薛某他们家门口,才知道“厉害”的来了。

薛某他们家倒是有人,可人家宰相门前七品官,一个从装扮看来似乎是家政阿姨的妇女看到我们之后,不等我们道明来意,张口就来了个素质三连“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干什么的?有预约吗?”

到家里来还需要预约,看来这位企业家的排场还真是不小啊。我们道明了身份,只说是有事找薛某,询问对方他在不在家。

这个阿姨根本不跟我们废话,张口就是“你们有搜查证吗?你们没有搜查证就别进来。”总之说一千道一万就是死揪着搜查证不放,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女助理提前给她打了招呼。

我和小淼从人家小区里出来,都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梁哥,现在我们怎么办?”小淼有眨巴着她那标志性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询问我了。其实吧我感觉她并不是毫无头绪,只是有点无奈,想要借这种方法调侃我。

“薛某躲得越是严实,就越说明他有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他,另外就是找出他和死者有什么联系。”我分析道。

“他和死者的死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不过要找到他应该不难,至少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试试看。”小淼似乎很有信心。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八章:可疑之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