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机井裸尸

自从听吴师傅讲了他当年参与侦破的那起“梦境缉凶案”后,我对于刑事侦查就有了新的认识。

首先是一个外表看似简单的案子其中居然有这么多隐情,实在不由得让人感慨,对于吴师傅对于细枝末节的观察和证据的收集也是钦佩之至。当然了,这个案子也对我后来的办案思路有了新的启发,有的时候案子本身其实并没有这么复杂,都是我们自己“想多了”。

至于究竟是要多想一步,还是要返璞归真,那就需要多年办案积累的经验以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了,毕竟正是因为吴师傅先把案情“复杂化”了才给后来的破案提供了必要的思路,从而让孙警官在繁中寻简,反向推理到了案中另一人的身上。所以也不能说吴师傅此前那个天花乱坠的推理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只能说他的构想太过理想化了,需要再接地气一些。

至于梦境这回事嘛,科学家和哲学家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一个小警察对此除了好奇之外,也做不了其他的。此前我对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这么感兴趣完全都是因为在医院走廊里做的那场关于小马的怪梦。如今小马已经基本康复,虽然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出院,但已经没有生命之忧,我也就不那么上心了。近来我一有空就会去一员看望这个和我年龄相仿的朋友,也曾在他面前数次提到他给我“托梦”那件事。然而对此小马完全没有印象,声称自己睡得这么踏实,哪有闲工夫来理会我,看样子是不打算承认曾经在暗地里协助我们破案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再也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这件事情自然也就淡忘了。不过对于当年孙警官所说的那句话我确是深有体会的,有一种亲情是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直抵人心的。

反过来说人心又是这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它总让人捉摸不透,看不清楚。

就拿我和在那之后我和吴师傅一起侦破的一起案件来说,这起案件中几个当事人的人心就实在叫人捉摸不透,这起案子的离奇程度也是我前所未见的。

用吴师傅的话来说“我当警察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这么曲折的案子。”

这个既离奇又曲折的案子却开始于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下午。

那天我和吴师傅正在他那间闷热潮湿的办公室内研究他那堆陈年旧案,来二大队已经有些时日了,如今我对于那些陈年旧案不说倒背如流,但每一起都已经是如数家珍。特别是这些案子的关键人物吴师傅推测的犯案过程以及最终因为什么成为死案都一一铭记于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些案子总有一天沉冤得雪的一天,因为我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有的时候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可惜这个时候的我却只想落跑,因为吴师傅逼着我在他那些早已经做过无数次推断的老案子上在作出自己的推断,而且我要做出的推断还不能和他的一样。你说这得有多难,一个简简单单的杀人案都能让他构思成为利用各种手段制造出来的完美不在场杀人案,吴师傅这个脑子有多奇葩就不用我多说了。此前他已经在这些旧案后面列出了种种他认为可能的犯案手法以及他怀疑的嫌疑人,可以说他的推断已经穷尽了在目前现有的技术手段和我们警方掌握的证据。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要我也列出自己的推断,还不能和他的一样,这不是逼牛上树么。

就在我抓耳挠腮冥思苦想汗流浃背痛苦不堪的时候,手机信息提示响了,我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拿出手机打开可屏幕。一看到那上面是案件调度的信息,我莫名的感到一阵兴奋。

具体情况我都没看清楚,我就一蹦三尺高,不由分说冲了出去。

“我去开车!”说话间我已经窜到了楼梯口。

凭良心讲我也不是不想通过研究老案子来增进自己的办案水平啊,实在是那种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做法让我受不了了,现在我的整个脑子就如同浆糊一般浑浊,只有出来吹吹风接触一下新的案件,才能让它重新活络起来。

根据案件调度信息显示,这个案子发生在本省三河市孙家乡,这个地点距离我们所在的省城并不远,开车过去也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案子应该并不大,不属于那种群死群伤的重大案件,应该是下面的刑侦部门请求我们二大队协助办案而已,因此去的人也就我和吴师傅。一路上吴师傅就开始和那边先一步到达现场的同事通话,了解具体的案件情况。

今天早些时候,三河市警方接到报案,称有人在孙家乡附近的一处机井内发现了一具尸体。当地警方到达现场之后,发现在一口井口极其狭窄的机井内有一具尸体。尸体刚刚发现的时候头下脚上,从上面看下去只能看到一双苍白的脚丫子,叫人不寒而栗。

当地警方马上联系了挖掘机将井口挖开,把尸体从里面起出来。等尸体被拉出来之后才发现,这是一具男尸,尸体全身上下不着寸缕,赤条条的被人塞进机井内。此时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根本无法分辨其面貌,看起来人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当地警方在附近进行了现场勘查,但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太久,警方并没有在周围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等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那个被挖开的寂静已经被警方的警戒带隔离开来了。现场动静挺大,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现场有挖掘机在轰鸣着作业,还有几个大瓦数的灯泡把现场照得明晃晃的,我们警方的人更是进进出出的。可我环顾四周,居然没有看到几个看热闹的村民,刚才我在来得路上也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说是在孙家乡附近,其实是在孙家乡下面一个三个村子交汇的地方,距离最近的一个村子也有四五公里远,要不是附近有耕田,估计平日里都没有人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我们越过警戒线,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就迎了上来,根据那人的自我介绍他姓韦,是孙家乡警局的局长。他们这里地方不大,他上任以来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命案,因此才请求我们协助破案。

韦局长那边正在跟吴师傅进一步的介绍案情,我的目光已经被一个埋头工作的身影吸引住了。那个身影身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用白衣天使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分,而专心致志工作的样子又给她那本就清秀的面庞镀上一种别样的美。

我走上前去,站在那个蹲在地上工作的身影身边,轻轻的喊了一声“何法医,好久不见。”

何法医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依然在专心致志的工作。于是我不得不又叫了一声,还提高了声贝。

这次何法医倒是听到了,可当她抬起头来看向我的时候,并没有以我预想中那种甜甜的微笑和亲切的“是你啊”作为回应。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分明皱起了眉头,从她的眼睛中我分明看到了“陌生”二字。

她居然已经把我忘了……

最要命的是她根本不和我说话,马上又低下了头,同时头也不抬的冲后方喊了一声“老韦这是你的人吗?让他走远点,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霎时间现场几十名同事纷纷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羞得我面红耳赤恨不得把一张老脸埋进裤裆里。

就这样,我和何法医又一次见面了,在这个穷乡僻壤的机井边,在这种无比尴尬的氛围里。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一章:机井裸尸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