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大难不死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在被袭击一小时五十分之后,我得救了。

我躺在担架上,身上盖了一张染血的毡子。担架旁是满脸紧张的小淼“梁哥,你没事吧?你感觉怎么样啊……”

看着她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我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你不要这么紧张,搞得我好像准备挂掉一样,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让医生包扎一下,打一针破伤风就没事了。我比较关心的是旅馆那个老板娘怎么样了?还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小淼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听医生说她的太阳穴受到了重击,很可能危及到生命,现在医生还在抢救,能不能抢救过来还是未知数。”

我叹了口气,把头转向另一边,不想说话了。

在我所乘坐的救护车旁停了好几辆警车。

那个凶巴巴名叫阿兰的女人,以及两个店主收养的男孩此时被几名警员压着坐上了警车。

那个男孩看上去出奇的平静,不,应该说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此时他依然直勾勾的盯着身边的女民警看,眼中透露出某种难以描述的情感。

这个生活在特殊家庭中的孩子,他的童年应该是幸运的,因为有两位这么爱他的“妈妈”可他的童年又是不幸的,因为在他还小的时候就获得了某种不应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畸形的“爱”这导致了他此后畸形的爱情观,从而导致了这一系列的悲剧。

如今他的两个“妈妈”一个被捕,另一个生死未卜,他本人也将因为过失杀人罪被起诉。至少要在少管所当中度过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这段时间能否纠正他错误的感情观念,让他得以重新以一个正常人的姿态回归这个社会。

而那个凶巴巴的女人此时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任凭民警将她压进车里。刚才她在挥舞木棍袭击我的时候,旅馆的老板娘正好从门外进来,结果木棍没有打到我身上,反倒集中了老板娘的头部。老板娘当时就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那个女人见到这幅场景便放弃了继续袭击我,转而抱住老板娘一个劲的哭泣。

很快小淼和虎子就赶到了,听他们说他们是跟踪老板娘过来的。

我原先分配给他们的任务时进入旅馆当中吸引老板娘和那个阿兰的注意,好让我在后院里寻找线索。结果他们进入旅馆之后只见到了老板娘,并没有见到另外那个合伙人,他们又不能明着问那个合伙人去哪了,怎么不在旅馆里,于是小淼和虎子只能一面以了解案情为由拖时间,一面给我发短信。

可那个时候我因为怕手机的动静会惊动了旅馆里的人,因此把手机调到了静默的状态,连震动都没有开,这就导致我一根没有收到短信,还以为他们已经把两个店主都拖住了。

因为上一次我们来了解情况的时候小淼和旅馆的老板娘闹了些不愉快,为了防止双方再次发生口角,这次主要是由虎子和老板娘交谈。虎子之前也没有什么准备,因此来来回回问的都是同样的一些问题,搞得现场相当的尴尬。

也不知道老板娘是不是被虎子这种问话方式搞烦了,还是看出他们的目的了,总之刚交谈不久,老板娘就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说自己有事情让他们离开。

正好这个时候他们也联系不上我,于是就就坡下驴去离开了旅馆。可离开旅馆之后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留在附近观察。因为他们从老板娘的表情判断出她肯定遇到了什么急事,加上一直联系不到我,所以她们就判断老板娘遇到的事情很可能和我有关。

果不其然,很快他们就看到老板娘从后院的那道门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老板娘在门口处还左右看了看,似乎在观察周围有没有外人,可她观察得非常不细致,因此并没有看到隐藏不远处的小淼和虎子。紧接着小淼他们就跟着老板娘一路来到了距离小旅馆不远处的一处类似杂物房的地方,没想到老板娘刚把门推开,迎面就被人抡了一棍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而等他们跟过去的时候,正看到倒在地上血泊中的我。

我在医院当中将自己所发现的线索告知了前来了解情况的当地警方,为了不免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感谢虎子的帮助,我将这些自己发现的情况全都归功于虎子,表示整个案件之所以得以侦破都是他的功劳,我们只是碰巧帮了个忙而已。

当地警方果然在旅馆的后院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尸体,根据法医的化验结果,女孩的致命伤在颈椎的位置,系从高处坠落之后脖颈与地面接触所致,简而言之那个女孩是从二楼摔下来之后颈部拗断摔死的。可究竟是她自己选择从窗户里跳出来还是那个男孩把她推出来的就不得而知了,自从被捕之后那个男孩一直一言不发,听说目前警方拟按照过失杀人起诉他。

法医还在那个女孩的脖颈处发现了勒痕,根据那个叫阿兰的女人供述,那是她发现那个女孩没有断气之后用手掐的。

在那之后她所做的基本和我在杂物房当中所推测的一致,为了误导警方的调查方向,她以外出寻人为名,一手导演了在两个地方分别现身的戏码。

根据阿兰的供述,她将会被以蓄意杀人的罪名起诉,不过根据实际的案情,她应该不会被判死刑,顶多是个死缓。毕竟女孩的死亡并不是她直接导致的,在整个过程当中她只是在竭力的掩盖事实,误导警方,尽管她的这种行为也从侧面导致了女孩的死亡。

阿兰对于她自己的判决并不在意,她更在意的是那个男孩的命运,以及她的爱人,旅店老板娘的情况。

当我即将离开医院的时候,从医生那里得知旅店的老板娘刚刚离开重症监护室,听起来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因为阿兰的那一棍子正好击打在老板娘的太阳穴上,在老板娘脑子里留下了血栓,而且这种血栓是现阶段无法通过手术去除的。那血栓轻则影响她今后的说话以及行动能力能力,也就是说话不利索,拿不了重物;重则可能让她出于一种近似于脑瘫的状态,更有甚者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听说阿兰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面如死灰,居然想警方主动要求判她死刑,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按照虎子的说法,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他很可能因为这个案子得以升迁。然而无论是他还是我们都无法因此高兴起来,毕竟我们寻找的姑娘已经死了,对于我们来说案件的破获并没有对于寻人起到根本性的作用,只能说给死者一个交代而已。

而虎子在看到我入院之后小淼对我的悉心照顾,就知道他没有机会了,尽管我也不知道同事之间相互照顾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从那之后虎子就很少来医院,只是在我们离开当地的时候开车送我们去了火车站,一路上也是沉默不语,没有了之前那种口不择言却让人感到亲切的样子。

整个案子到这里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结束,虽然我们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尸体,可究竟是什么人侵害了她,导致这一系列悲剧的始作俑者并没有找到。这就让人很不甘心,可就如同吴师傅所说的那样“并不是每一个问题都会有答案,也不是每一个案子都能被破解。”有的时候案件就是那样,你努力了,拼尽了全力,却无法得到全部的线索。而案件就在这种似乎是已经破解了,实则依然有很多疑问的情况下,被时间所封存。

尽管我们又诸多的不情愿,可我们的假期已经结束了,更重要的是,省城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案件,吴师傅打电话来,让我们赶紧回去。

“又他娘的发生了一起分尸案,你们赶紧回来吧,这次是由我们二大队主导,全市各级公安机关进行配合,市里限时破案。这个节骨眼上老寒他们重案组又另有任务,你们不回来我一个人还真搞不定。”电话里吴师傅急切地说道。

因此虽然我手上吊着吊带,却依然和小淼一起火急火燎的赶回了省城。

这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一起非常古怪的多重分尸谋杀案正在省城等待着我们。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章:大难不死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