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最后一辆

直到很久之后我都搞不清楚,那天在医院我到底有没有和小马对过话。但不管我有没有在走廊里见过小马,他所说的话却给我们后来的调查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小马所说的车辆情况和我们之前锁定的侦查范围一致,而他提到的那个车牌正好就是我当天走访时没来得及调查,准备第二天前往调查的那个临市牌照。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吴师傅,结果他给我的回答却是“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无论是车辆情况还是车牌号都是你事先知道的,你不过是通过小马在梦里告诉你来肯定你内心的想法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我有些难以置信“那小马对于那个嫌疑人的描述又是怎么回事?我可没接触过任何有关嫌疑人的侧面描写啊。”

“可能是你看那些嫌疑车辆的车主档案时,无意间看到了这么一个人,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嫌疑人,因此才有此一梦吧。”

对此我无法反驳,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想起那个尾号689的车辆应该是挂靠一个车队的,注册资料上并没有车主的详细信息啊。

吴师傅见我还在纠结,就提醒道“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去核实最后一辆车的具体情况和驾驶员的信息,在这瞎捉摸有什么用?”

我一听也是,赶忙出发了。可临行之前我还是跟吴师傅说了一声“吴师傅你可准备好啊,可能这人真的是那个嫌疑犯也说不定,到时候我马上联系你呼叫增援。”

吴师傅看都没看我“你放心吧,只要你电话来人肯定到,再说了那人不是文绉绉的么?你在学校里可是学过搏击和自由式摔跤的,那人指定打不过你。”

我耸了耸肩,窜上那台老掉牙的桑塔纳就冲出了大队门口。

小马,你可千万保佑我抓到真凶啊——虽然你还没死。

临市那个车队的领导见到我之后倒是挺热情的,说本市的交警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让他全力配合我的调查。

我直入主题,提出让要看那辆尾号为689的东风大卡车,领导爽快的答应了,马上让人去把车辆的资料取了过来。没想到等车子的资料拿来之后,那领导的脸上就犯了难。

“怎么了?”我预感到事情绝对不会这么顺利。

“689上个月送修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车队领导答道。

“送修了?送哪去了?”我问。

“哦,我们车队有个专门的修理厂,就在市里,我可以让人带你过去。”

“我们现在就出发。”

在车队领导安排的司机带路下,我来到了一家位于该市市郊的大型修理厂兼停车场。那修理厂面积真不小,占地足有好几个足球场这么大,一大半的区域都用来停车了,只有靠近门的位置有一排石棉瓦搭建的简易大棚下摆放着龙门起吊等各种工具,地面上黑漆漆的满鼻子都是汽油的味道。

我随意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修理厂虽然面积不小,但管理非常不到位,大门处两个门卡都没有,就一个老大爷坐在椅子上扇扇子,进进出出的车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不管,递根烟摆摆手就放行了。

在车队司机的引导下我很快就见到了修理厂老板,这是个挺着将军肚的中年人,夏末秋初的季节天气还算凉爽,这中年人光着个膀子坐在开足了空调里屋子里依然是汗流浃背。我进屋的时候那胖老板正在打电话,声音大的紧闭的窗户都微微颤动,一身肥膘上刺龙画虎,耳朵上还夹着一根烟,一看就是个社会人。

这修理厂老板就没有车队领导这么好说话了,见我们进来摆摆手让我们先坐着,随后就自顾自的打电话。这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啊,看得出这个修理厂的生意非常的不错,本市的大车似乎都要到他这里来修,好像还是交警指定的。因此这位老板说话也牛气,动不动就是“让他等着,有空再说”“给他晾着,什么时候把上次的修车款结了什么时候拆”“怎么回事零件还没到呢?再不发货我可用副厂件了”“娘的说了是原厂件就是原厂件,原厂修理厂那些接车员都是些愣头青,他们懂个屁,你把那边修理厂的电话给我,我跟他们说。”

见他这么忙,我们也只好在旁边干等着。约摸着过了半个小时,瞅准一个他打完电话喝水的机会,那名带我过来的司机赶忙递上一条烟,陪笑道“张老板,这位是警察同志,我来我们这边想查个车。”

“查车?”张老板瞥了我一眼“你不是交警吧,查什么车?”

“是这样张老板,有一辆涉嫌涉案的车辆停在你们这里,尾号是689,我想看一下那辆车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赶忙说道。

没想到我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那张老板居然不耐烦起来“谁涉案你找谁去,我这安安分分做生意,你找我干什么!”说罢就要摆手轰人。

那个带我过来的司机显然早就知道张老板是这么个脾气,赶紧绕到他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面,附耳说了几句什么,距离太远我只听到个开头“交警队那边……”

那司机一边说,张老板一边没好气的瞪着我,等那司机说完,张老板反问对方“陆警官交代的?你怎么不早说。”那司机也没辩解,只是点头陪笑。

“哼,你们队那几辆破车不是换压缩筒就是液压泵,让你们用正厂件又不愿意,非要等什么原厂,这原厂的有那么好弄吗?这不都在排队嘛……”张老板喋喋不休的抱怨了一阵,这才开口说道“查送修车你们得去找老关,找我算什么事啊,我管送修车吗?没见我正忙着嘛。”说完摆了摆手,让我们赶紧离开。

那司机一看的了准信,赶忙招呼我离开了张老板的办公室,向着走廊另一头走去。

一路上我还有些奇怪“这张老板挺牛啊,我们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那司机嘿嘿一笑“也不是,他见你面生而已,对本市交警他可是热情的不行。”

“这么说我要来看车,还得那个什么陆警官特别交代才行咯?”

司机一听我提起了陆警官,赶忙摆手“没有没有,这张老板的修理厂是市里大车的定点修理厂,所有的打车出了问题都要到他这来,这不是为了保证车辆的安全嘛,没有交警那边打招呼他们也不敢让人随便查车啊。”

“这么说这修理厂的管理还挺严格啊。”我揶揄道。

就在此时,旁边一个修理工叼着根香烟从我们身边路过,躺在滑板上猛吸了一口之后钻进了车底下,而那辆车似乎要维修的正是油箱的部分。

司机也不搭我的腔,往前一指“老关就在那个房间里,咱们过去找他就行了。”

相对于张老板,老关算是好说话了,或者说他实在是太好说话了。

因为他已经喝醉了。

当我们推开他所在的那件屋子时,他正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屋子里全是酒气,就跟我第一次进吴师傅的办公室时的感觉一样。

“老关,张老板让我们来拿送修车的钥匙。”司机冲老关嚷了一声,我原以为那老关不会有反应呢,没想到他头也不抬,伸手在桌子下面摸索了一下之后,就掏出一串钥匙来扔在桌子上。

“我们队的车停在哪?”司机又问道。

老关还是不抬头,抬手往东南方向一指,等手落回桌面的时候,呼噜声已经响了起来。

那司机也是见怪不怪了,拿起钥匙就在前面领路。

遇到这种情况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那个司机向外走去。

本以为这次查案的奇葩经历就此到头了,没想到更要命的还在后面。

我和那个司机在偌大的停车场里兜兜转转了老半天,愣是没有看到那辆尾号为689的东风牌卡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最后一辆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