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怪异女尸

“哎哟小何,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赶快说嘛。”吴师傅调侃道,除了何法医,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和谁开玩笑过。

何法医面无表情,对于吴师傅的话完全没有反应“你们看,这个女死者两边大脚趾的侧翼都有一些轻微变形。”

“这说明什么?她的鞋子不合适,夹到脚了?”我不明白。

“这种大脚趾向内弯曲变形一般是由于本人长期穿着高跟鞋,大脚趾遭到挤压造成的”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们回过头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淼已经站在了我们的身后,她用我给的纸巾捂着口鼻,脸色有些发青,显然还不是很适应这里强烈的腐臭味。但就算是这样,她依然强撑着走过来了解情况,此刻更是给出了她自己的分析“当然了,如果受害人以前从事过芭蕾舞演员一类的职业,也有可能造成这种现象,不过芭蕾舞演员不止大脚趾变形,另外几根脚趾的指头也会畸形平直,几根指头看上去就跟几个小立方体一样。这位女死者的其它脚趾都比较正常,只有大脚趾的外侧出现了骨头畸形,这说明她应该不是芭蕾舞演员,只是长期穿高跟鞋导致的,而且这个穿着过程要追溯到她的青春期,否则不会变形得这么严重。”

听了小淼的分析我感觉她说的很有道理,但依然有些不明白“一个从青春期开始穿着高跟鞋的女孩,这样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会太少,这个发现对于我们的调查有什么帮助吗?”

听我这么问,小淼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听了法医话特意观察了一下,因此才得出这个结论,至于这说明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

“一个穿高跟鞋的小女孩现在看来并不奇怪,但是如果放在某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那就很奇怪了。”吴师傅接口道。

“特殊的历史时期?”我和小淼都感到有些不解。

“是的,这个女死者大概六十岁左右,他的青春期大概在四五十年前。那个时候我们神州大地正在经历一场为期十年的浩劫,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期的情况就不详细说了。你们只要需要知道,在那个时期,别说是穿高跟鞋了,就是穿裙子也是犯禁忌的。”

“您的意思是这个人很可能不是我们大陆人?”

“就和你刚才分析的情况一样,这个人应该不是我们本地人,再加上她脚趾上的特殊情况,我们大胆的推断一下,她很有可能是港澳台同胞或者海外侨胞,她的青春期并不是在大陆生活的,因此她在那个时候才有可能穿着高跟鞋。”

“如果她真的是港澳台同胞或者外籍人士,那么这名男性死者也很有可能是那边的人,和女死者不同的是男性死者很可能在我们这里比较有名,因此才会被砍去四肢和头部。一般来说港澳台同胞或者外籍人士到我们这里来都是为了经商,其中大部分集中在城东开发区那一边,我们可以先从那一片开始着手调查。”

吴师傅点了点头“小何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何法医摇了摇头。

“小淼你呢?”

“我现在只想快点出去,我要吐了。”

小淼还没有吐出来,我们就已经赶回了大队。这次的案件有市局牵头,副局长担任专案组组长,从全市各个分局抽调精干警力进行调查。作为二大队常年在各个单位流窜帮忙的人员,我和吴师傅自然在列,现在又多了一个小淼。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无论是大对内部还是市局领导,虽然对于吴师傅的能力非常认可,也让他参与了大量案件的侦破,但似乎从来没有让他肩负重任,很多时候他手下也就我这个小虾米,顶多还有三两个虾兵蟹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承担一个顾问,提供建议的作用。

令我感到欣喜的是之前合作过的丁警官和郑警官也被抽调进入了专案组,此前在贼鸟案当中他们作为辖区民警曾经和我合作过,案子最终能够得以侦破和郑警官的儿子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在那之后他们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认可,在自己申请和组织考核之后,终于被调入了刑侦部门。

老朋友见面虽然值得高兴,但眼下案件的侦办才是重中之重,在短暂的寒暄之后,我们就进入了紧张的碰头会。

首接警的民警,何法医,包括我和吴师傅都对目前掌握的情况进行了介绍和分析,然后专案组领导作出批示,同事们分组针对目前掌握的情况进行调查。

如同我们所预料的那样,针对女性死者的调查很快就陷入了困境,无论是抛尸地点附近还是城东开发区都没有人见过这名女死者。现在女性死者的面貌通过修饰之后,已经上传到网上和本地电视台,寻求知情人。

另一组同事针对这段时间全市的失踪人口进行了调查,从各个派出所反馈回来的反馈来看,这段时间报失的人员大多是老人和儿童,其中并没有关于成年人的报案,现在他们已经交调查范围扩大到邻近的县市,以求有所收获了。

我们这组自然是我和小淼,以及包括丁警官和郑警官在内的大部分警员则是根据之前我们的推断,对城东开发区非大陆籍的商人进行地毯式的走访调查。

城东开发区之前我们曾经来过,大概在一年之前这里还是一个铁皮屋遍地,车辆过处黄土飞舞的地方。那个时候这里主要是一些收废品的,各种小作坊包括通过各种可以途经进入我省的洋垃圾的集散地。可以说藏污纳垢,污秽不堪。

没想到这才一年的时间,这里的道路就已经被大面积的整修过了。从前那些铁皮屋基本上都被推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宽敞美丽的工业园区,高科技开发区和青年创业园。

外籍人士主要集中在开发区东边那片靠海的区域,因为那边有一个临海港,上岸的商品可以第一时间进入园区内,再加上风景秀美,因此被开发区方面拨给了外籍商人。

因为得到开发区领导的协助,我们在园区内的调查进行得比较顺利,很快就发现了情况。

失踪的是一名名叫岑家恩湘港籍老板,他在开发区内有一家五金机械厂,据说生意还不错。按照开发区领导的介绍,这个人早年就在本市经商了,去年因为开发区的落成才搬到这里来的。因为长期和其他厂家有生意来往,因此他的五金机械厂都是让其他厂家先把零配件送来,然后按月份或者季度算账。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发现这个人不见了,是因为前几天有几家零配件厂商找到他们园区管理处,说把零配件送过来周,岑家恩的那家五金机械厂里居然没有人,没法给他们结账。

园区相关负责人去往五金机械厂之后,发现厂里虽然还有员工,但厂子已经处在停业状态。根据厂里员工的说法,他们的老板岑家恩是上周末失踪的,根据当事者回忆,当天他们老板在下班的时候还叮嘱车间主任,说今天晚上厂里要开个会,让员工们先不要走,他吃完饭就回来。结果工人们在厂子里等到晚上十点,都没有见到老板的身影,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老板了。

“这个厂子的经营状况怎么样?”我询问到。

“我们开发区方面对于外资的引进都有详细的审批,只有符合条件的厂商才能入驻开发区。他们这个厂年初刚刚建成,虽然我们开发区方面在政策和资金方面对他们都有所帮助,但他们本身至少也要数亿的资金才能把厂子开起来。而且我还听说他们的单子不断,工厂晚上也是经常加班,经营状况应该不错才对。”开发区的领导介绍。

我看了看那还算气派的厂区,感觉到这样一个价值数亿的工厂应该不会为了区区几百万的货款跑路才对,况且失踪当天那个岑老板也说了,他只是出去吃个饭,晚上就会回来,他要是想跑路,没有必要对自己厂里的工人说谎才对。

在对工厂里的工人进行走访的过程中,工人们也反映,他们的老板“不差钱”不会为了这点货款跑路的。除了有钱之外,还有好几个工人都提到,他们的老板在外面养了很多女人,老板对于他们这些员工似乎并不好,但是对于外面的女人却出手阔绰,这让厂子里的很多工人很有意见,有的人甚至表示要不是工资被老板扣着,他们早就不在这里干了。

在工厂财务那里,我们拿到了一份这家五金机械厂的客户名单,按照财务的说法,名单上的人都是他们工厂业务上关系比较密切的人。除此之外财务还提供了几个岑老板朋友的电话,甚至还包括岑老板身在湘港的妻子的电话。

对于这些电话我们一一致电进行确认,得到的答复都是自从岑老板失踪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包括电话也打不通,现在这个岑老板完全处于失联的状态当中。

从岑老板那些生意伙伴的口中,我们大致了解到他们和岑老板的合作并不愉快,岑老板这个人为人精于算计,且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因此绝大多数的生意伙伴其实并不喜欢和他做买卖。大家不过是看在钱的份上,硬着头皮跟他来往的。

一个对于情人出手大方,对于自己的员工和生意伙伴却斤斤计较的人是很容易惹麻烦上身的。我们将这一情况向专案组进行了上报,专案组那边给出的批示是派人对于岑老板的这些生意伙伴和情人进行细致的调查,另一方面让我们联系一下岑老板身在湘港的太太。

“打电话这种事我在行,我声音可甜了。”小淼自告奋勇的说道。

我把电话给了小淼,她自信满满的拨通了电话,令她没想到的是,这第一次打电话就吃了个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怪异女尸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