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人已死了

事不宜迟,我和郑警官丁警官以及几名同事立刻赶往秋柏英的娘家昆山玉山镇,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秋柏英的娘家。

就和我们之前掌握的情况一样,秋柏英的娘家是做布鞋工艺品生意的,看起来他们家的生意做的还不错,在当地一个临街的位置有一个上百平米的铺面,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手工制作的布鞋。

见到我们从警车下来的时候,秋柏英的父母很是奇怪,当我们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马上表示秋柏英确实在前一天的下午回到了家中,遗憾的是此时此刻她并不在家,而是和她的男朋友出去了。

“男朋友?”我皱起了眉头,之前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并不知道她还有个男朋友啊,居委会主任说他丈夫死后就一直独居,关家小叔子也说去她家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其他人,这个所谓的“男朋友”是从哪冒出来的?

秋柏英的父母交代,他们的女儿昨天下午回到家,因为之前并没有提前说一声,因此老两口都有些惊讶。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和女儿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男人,那人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的年纪,脸很长,有点像马脸,操这一口苏南太仓口音。这男的虽然长相不怎么样,但他们的女儿是个什么条件他们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前夫离世之后他们就催促女儿再找个人家,可惜一直没有结果,现在终于有了人选,而且这人一来就带来了很多礼物,满满当当的提了两手,这让老两口对他的看法改变不少。

两个人来了之后在求家住了一晚上,晚饭还陪着求老汉喝了两盅。那男的介绍自己叫阿星或者阿兴什么的,因为有口音,老两口又都有些耳背,因此没有听清。总之他们感觉这个未来女婿还不错,感觉女儿应该是有了归宿了。

今天早上一早两个人就离开了,连早饭都没在家里吃。秋柏英的母亲问他们上哪去,他们说出去一下,结果出去不久就回来了,还把行李也一起拿走了,似乎是急着返回省城。他们老两口原本还想再留女儿多住几天的,但是看他们走的很匆忙,似乎有什么急事,因此也没有强求。

“走了?”一旁的郑警官显得很是失望,本以为终于找到了线索,没想到目标这么快就溜了,看样子他们已经有所警觉,这种情况下再想找到他们就难了。

我们有询问了一些相关的情况,感觉从老两口哪里似乎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正准备离开呢,我灵机一动,开口问道“您二位说那个男的操的是一口苏南太仓口音,这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曾经去过当地吗?”

“我们没去过,是隔壁竹器店的老板说的,他就是太仓人,昨天我闺女和她男朋友刚回来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他一听我闺女她男朋友开腔就说这肯定是他老乡,不过我闺女男朋友似乎不太愿意打理他这个老乡,话都没和人家说几句,可能是怕生吧。”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马上就听出了这其中的蹊跷之处。

那个所谓的“男朋友”都三十五六岁了,又不是小孩子,哪有什么怕生不怕生的说法,如果他真的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对于他来说无论是隔壁竹器店老板还是秋柏英的父母都是陌生人,他作为这家的“未来女婿”来了丈母娘家应该和这边的人尽量搞好关系才对,无论是丈母娘家的亲戚朋友还是街坊邻居都不例外,毕竟这里的人每天都和秋柏英的父母见面,没准谁在老丈人两口面前说句什么话,都有可能会对他有不好的影响。

我们马上找到了隔壁竹器店的老板了解情况,那老板拍着胸口表示,和秋柏英一起回来的那个男的肯定是太仓人,他自己就是太仓人,对于这种口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通行的同事中有一名有犯罪肖像绘制经验的,马上根据求家老两口的竹器店老板的描述,将那名马脸男子的样子绘制了出来。

获得了这个消息,我们马上分头进行调查,一方面是请当地的交管部门协助,调查一下当天离开当地的交通工具是否有秋柏英这名乘客。因为当地只有大巴和火车,并没有飞机场,所以这方面的调查要简单得多。

为了防止之前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们还是紧急联系了太仓警方,请他们协助调查一下今天从昆山前往当地的大巴和火车有没有一名长相类似的男子。好在现在通讯很方便了,我们只要把马脸男子的素描肖像传过去,他们在当地的车站进行调查就可以了。

剩下的就是我们在玉山镇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在当地寻找秋柏英两人了,他们一男一女都很有特点,男的长一张马脸,女的很胖,如果有人见过他们的话,应该会留下印象。

很快当地交管部门就传来了消息,说当天并没有名叫秋柏英的旅客离开当地,不过这并不能证明秋柏英和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就没有离开当地,因为如今各种网约车这么发达,既然他们已经有反侦察的意识,很难说她们有没有搭乘网约车或者其他的交通工具离开当地。

在玉山县和太仓两个地方展开的寻找工作还在继续,两地民警不眠不休连续作战,特别是我们所在的玉山县,几乎将整个县城翻了个底朝天。

第二天终于有消息传来,说城边的绕城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那具尸体很是肥胖,很可能就是秋柏英。

这个消息让我们微微的吃了一惊,这怎么一天的时间人就死了。更叫人不解的是这一系列的盗窃案犯罪分子虽然疯狂作案近十起,但说起来案值并不高,也没有造成什么重大的经济损失,顶多是有一些不好的社会影响而已。在我的印象当中这种连续盗窃案一般的量刑在三年以上八年以下,要是在狱中表现良好还有可能减刑。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从重处罚,这种盗窃案的量刑也不会超过十五年,犯罪分子完全没有杀人灭口的必要啊。

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犯罪分子的心理又岂能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的。

我们马上和当地的法医一起,赶往城边的护城河。

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那具女尸已经被打捞上来了,经过法医的初步判断,女尸的死因是死者在醉酒的情况下被人用绳子勒死然后再抛入河中,因为天气比较炎热,所以尸体的内脏已经开始腐烂,腐烂的内脏产生了大量的气体,因此尸体才浮了起来。如今整具尸体臌胀如球,把死者的整张面孔都撑宽了,以至于我们单凭五官根本无法判断死者的身份,只能请秋柏英的父母来认尸。

秋柏英父母来了之后一眼就认出了死者就是他们的女儿,老两口一只时间哭得哭天抢地老太太甚至昏厥过去被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抢救的事情暂且不提。眼下那个马脸男子成为了系列盗窃案和这起杀人案的重要嫌疑人,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他。

对于这个马脸男子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线索,出了一张素描之外我们甚至没有见过这个人,要寻找他实在是太困难了。

法医给出了秋柏英初步的死亡时间推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前一天晚上的八九点。

我们推测也许在抛尸地点会有什么收获,于是请当地的水文部门帮助测量了一下当时水流的速度,然后将一个和秋柏英提供相似的一百八十斤物体放入水中,大致测量了一下物体的流速,按照物体的流速推测抛尸地点,然后在绕城河上游进行调查。

这个推测方式是很不准确的,因为我们不知道秋柏英被抛尸的时候身上有没有捆绑重物。如果她身上原本有重物,那么流速就会和现在我们推断的不一样,抛尸地点自然也就不一样。也有可能她的尸体先沉入河底之后捆绑重物的绳子断开了她才开始向下漂,又或者在她漂流的过程中碰出过什么东西被挂住了,隔了一段时间才继续向下漂,这都不好说。

但目前的情况只能先按照这个方式进行搜寻了,我们以上游推断的抛尸地点为中心,分两拨人向上游和下游进行一米一米地毯式的搜寻,整个过程又足足进行了两天,直到向上游搜寻的同事来到绕城河上游的交流口,下游的同事搜寻到发现尸体的地点才停止。

直到此时我们依然没有任何收获,看样子只能再搜寻一次,看看是否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这样不行啊,人没找到我们先累垮了。”昼夜不停的搜寻了三天,此时我整个人已经极度疲惫,坐在河滩的一块石头上说话都没力气了。

这等于是我第一次脱离吴师傅独立处理案件,说实在的还真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平日里见吴师傅一副指挥若定的模样,我也偶尔能耍耍小聪明,没想到要独立处理一起案件这么难,真是劳力又劳心啊。

“那怎么办?除了寻找抛尸地点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找到那个马脸?专案组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了,说和秋柏英一起搭车的那个男人用的是假的身份证,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他的任何线索。”郑警官蹲在一边,仰头喝了一口水。

“找抛尸地点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不能这么找,得想想办法缩小范围,这绕城河上下游好几十公里,这样一点点靠两条腿走非残废不可。”

“你有什么好主意么?”丁警官双手按在腿上,擦了一把满脸的汗水。

我想了想“要不我们去看看秋柏英的尸体,看看能不能从她身上找到什么线索,比如说脚上的泥啊头发里的枯枝之类的,和河岸的情况比对一下,或许就能缩小搜寻范围了。”

大家想想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就同意了我的建议,前往当地的医院的太平间调查秋柏英的尸体。

之前给秋柏英做尸检的法医也一起去了,他表示自己已经给秋柏英做过解剖了,并没有从尸体身上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过我们并不死心,还是坚持要自己查看一下。

说句心里话这胖女人的尸体实在不美观,特别是泡胀之后的模样有种既恐怖又滑稽的感觉。

就如法医所说,秋柏英的尸体上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这并不代表这一趟白跑了。

因为她本身就是一条线索,一条非常有用的线索。

我盯着面前的尸体看了小半天,终于看出问题来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三章:人已死了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