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事有蹊跷

听了我的话田某猛地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我,就在我以为他有什么事情要说的时候,他却再次低下头去。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我追问道。

田某摇了摇头,沉默不语。在那之后无论我怎么询问,田某都不再回答,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虽然关于其前往临海的目的田某一直解释不清,但目前我们说中所掌握的证据,只有那一张在死者身上发现的车票,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田某和这起杀人分尸案有关,因此最终我们只能先把田某放了。

放了田某并不代表我们就此放弃了这条线索,毕竟谁都能够看的出来,田某就算不是杀人者,也一定知道一些内情,因此他在警局里才不敢跟我对视,也不会在我提到在尸体上发现车票的时候表现得这么惊讶。

于是我们在和专案组进行沟通之后,一面调查之前追踪到的其他线索,一面继续盯紧这个田家老四。

田某离开警局之后马上回了家,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非常焦急的样子。我跟在他的车子后面,发现他在开车的过程中拿出电话似乎要进行拨打,可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按了几下手机屏幕之后又把电话放下了。

看来他想起了在审讯室里我说的话,知道自己的手机被监控了。

田某回到家之后,似乎是害怕有人监视,田某还特意拉上了屋子里所有的窗帘。他的这个举动确实让我无法观察到他的举动了,不过他的这个行为更说明了他有问题。

不出所料,很快专案组那边就传来信息,负责电话监控的小组反应田某妻子的电话拨通了,拨打的正是田某二嫂的电话。

因为我们是通过电信部门进行监控的,并没有在田某及其家人的电话上安装窃听装置,因此只能知道电话的拨打对象及其通话时间,并不知道其通话内容。

田某与其二嫂的这通电话持续了足足三分多钟,最终又是他二嫂首先挂掉的电话。

从这一前一后两次拨打的电话可以看出,田某有事情主动联系他二嫂,而这件事情他二嫂似乎比不太想与其配合,至少对整件事是处在一种抗拒的状态当中。

田某找他二嫂究竟有什么事呢?

一个大胆的推测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那就是田某与其二嫂有了私情……可问题是这和死者有什么关系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被人杀死后分尸的人既然不是田家老四,那就只有可能是田家老三了,毕竟这个老三已经多年不曾回家,现在也出于失恋的状态。

可问题是就算田老四与他二嫂有私情,那有和田老三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老三发现了他老四和二嫂的私情,要戳穿他们,因此田老四才对他这个三个下了毒手?

可是这样的推测同样有不合理的地方,首先不说一个常年在南方经商,每年也就过年时间打回个电话来保平安的老三怎么发现的自己的弟弟的嫂子有私情吧。光这电话的沟通方式就有问题,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田某似乎并没有其他手机,在此之前除了过年期间,今年这一整年他就只和他这个二嫂通过一个电话,这样的通话频率绝不像是两个有私情的人,更何况他们两个生活的地方相距遥远,要见个面都难,这还怎么有私情?

最重要的证明是田某用妻子的电话打给了他二嫂,如果一个男人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他绝不敢用自己妻子的电话打给那个女人,这是常识性问题。

可如果田老四和他二嫂没有私情,那么又如何解释他的这一系列举动?

凭直觉我感觉他们之间似乎隐藏着什么事情,而这件事情说不定就和那名死者有关!

就在我在田老四落下的胡乱猜测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一看,电话是小淼打来的。

在审讯田老四的时候我曾经让小淼去核实一下田老四所说的他二哥当年回国后发生车祸的事情,没想到小淼这么快就找到了当时处理这起事故的交警,了解了当时车祸的情况。

根据交警那边的记录,当初的事故发生在高速公路上面,等他们到达现场的时候现场发生事故两辆车已经燃烧起来了。根据事后他们的调查结果,该起事故系后车追尾前车导致的,后车司机负全部责任。至于事故车辆燃烧是因为前车的油箱在撞击中发生了泄漏,随后泄露的汽油遇到了明火引发了大火所致。

事故发生后后车的司机只受了轻伤,发现车子着火之后马上就离开了车子。前方车辆的驾驶员却始终没有离开,最终被活活烧死在车里了。后来经过警方的尸检报告可以看出,在事故发生的时候前车驾驶员的头部很可能撞击到了方向盘上,而因为该辆汽车款式比较老旧,并没有安装安全气囊,因此驾驶员的头部在撞击到方向盘之后很可能昏迷了过去,因此才没能逃出燃烧的车子。

当时参与处理该起事故的交警回忆,后来他们在焚烧过的车子上面找到了前车驾驶员没有被完全烧毁的身份资料,其中包括行驶证驾驶证身份甚至包括一本护照。交警回忆说当时他还问过接到电话之后前来处理事故的死者妻子,死者为什么要把这么多身份资料戴在身上。死者妻子的回答是他们刚刚从日本回来,准备回国内做生意,因此才把身份证明都戴在身上。

交警同志说他之所以对这个案子有所记忆,是因为在他们处理事故的过程中,曾经有一家日本保险公司在中国的代理人员来找过他们,希望他们给死者做DNA鉴定,确定死者身份。按理来说为了谨慎起见这是每一起事故都应该做的,毕竟关系到一条人命,可这件事情要是由外面的人提出来,还是一家日本公司提出,那就让他们感觉有些不自在了。

更奇怪的是当时死者的妻子竭力反对最DNA鉴定,要求尽快火化尸体。因为死者的体貌特征和身份证件上的田老二完全相符,其妻子也认定死者为田老二本人,本着尊重死者家属的前提,警方最终出具了事故报告书,在认定后车全责的同时确定了死者的身份。

交警同志说他记得当时那个日本公司的中方代理对他们的这种处理方式非常不满,似乎还到他们的上级领导那里去抗议过。不过因为他们在办案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什么原则性的错误,顶多有些小的瑕疵,特别是上级领导也对这家日本公司贸然试图插手我国司法侦办程序表示不满,因此对日方的这个要求直接无视调了,这件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死者妻子要求尽快火化尸体?”我皱起了眉头,这个死者妻子当然就是田家的那个二嫂了,她在丈夫出车祸去世后为什么要急着火化尸体呢?虽然说我们又入土为安的老传统,但也不用急在一时啊。我知道在我们国家一些比较偏僻的地区,有些人秉承着什么“死者为大”的思想不允许外人包括医生接触死者的遗体。可问题是在此之前医生就已经对死者做过简单的尸检了,现在只是要进一步做DNA鉴定而已,做鉴定的“冒犯”程度可比尸检轻得多了吧。更何况死者包括其妻子还曾经在日本生活,思想应该没有这么封建才对。

既然如此,这个田家二嫂反对DNA鉴定,要求赶快火化尸体的行为就很值得怀疑了。

这是不是说明,那个在车祸中的死亡的死者的身份有什么问题呢?

难不成……

我把心中的疑惑暂时放在一边,又拨通了吴师傅的电话,想要了解一下他们那边的进展。

负责调查元帅山附近居民情况和在室内对屠宰和医疗方面相关人员进行摸排的两组同事都处于颗粒无收的状态,这个情况本来就在专案组的意料之中,毕竟本身就是沙海寻珠的情况,没有进展也很正常。前去调查裹尸袋和作案凶器的那一组同事倒是有了些发现,他们发现包裹尸块的那十一个容积很大的塑料袋正是本市一家塑料袋生产厂生产的,其供应的范围也仅限于本市几家比较大的超市。

于是我们的民警就把市内几个大型超市在案发阶段的监控录像全部取了回来,现在专案组那边正在组织人手对那些录像进行排查,重点寻找在这个时间段购买了大量塑料袋以及菜刀或是斧子的顾客。

不用说,这依然是一个“捞针”的过程,除了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之外别无他法。

所以说干刑侦这一行很少有什么灵关一闪的时候,更多的时间里我们干的事情和搬砖的农民工没有什么区别,都在进行繁琐和重复的工作。不同之处在于农民工干完一定量的活就够了,楼砌好了了事。而且我们永远不知道“楼”要砌到哪一层,甚至不知道现在正在砌的是不是正确的那栋楼。

我把我们这边的调查情况向专案组那边进行了汇报,吴师傅马上派人去往田老四供述的那家酒店进行调查,一来是核实他所说的情况,二来想要看看他在入住酒店懂得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比如说有无作案时间,或者有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是否带回过什么异常的东西等等。

另一方面吴师傅还觉得田家这个二嫂很有问题,他决定亲自出马,去会一会田家这个二嫂,看能不能从她的嘴里问出些什么东西出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五章:事有蹊跷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