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陈年往事

张大佛爷还是老样子,躺坐在他那张黄花梨的交椅上,优哉游哉的听着小曲,品着香茶。


见我们来了他手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指“坐。”我们俩赶忙毕恭毕敬的坐在一边的马扎上,双手接过张大佛爷递过来的茶杯。


在来得路上郑警官已经听我说了张大佛爷的一些事迹,出于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心理,或许只是单纯的出于对张大佛爷心生的亲近感吧,因此我讲起他的时候难免有些添油加醋,把他这个卖法器的说的跟半仙似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听得郑警官一愣一愣的。


“说吧,又想打听什么?”张大佛爷瞥了一眼我放在桌旁的酒瓶子,脸上有了喜色。那是我从吴师傅那里顺来的两瓶他自酿的老泵,我喝过一口,是药酒,味道非常重,因此对他这自酿的佳酿并不感冒。没想到这张大佛爷倒是对吴师傅这药酒念念不忘,上次居然还开口索要。我本来就是有事相求,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就算吴师傅不给我也硬着头皮给他偷了两瓶出来。


从这一点来看张大佛爷和吴师傅肯定是旧交了,而且肯定是一起喝过酒的,很可能还是在吴师傅那间破败不堪的办公室里,否则张大佛爷不会知道吴师傅有这“私藏”可也正因为如此,我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才更好奇了,


听我说明了来意,张大佛爷抿了一口茶,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你们这是要我断人家的财路啊。”


“这都是为了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是执法需要,怎么能说断财路呢?”郑警官开口说道。


张大佛爷睨了一眼郑警官,没说话。


我赶忙打圆场“哎呀,这都是工作需要,咱就是吃这口饭的您说是吧。再说了那能开锁的也不一定就是偷东西的,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我们市里有哪些人开锁厉害,没准人家能给我们提供点线索呢。这都是警民合作,要是他提供的线索对我们有帮助,到时候我们给他送面锦旗,纳入公安局注册的开锁单位,也对人家的生意有一定帮助啊,这都是互相帮助,对大伙都好的事情。”


为百姓是好,为执法也没错,可问题是这种事和人家没什么利害关系,虽说所有人都有配合警方执法的义务,但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这和本案没有利害关系的人一定要提供什么线索的啊。说白了人家只是个做生意的,告诉你那是给你面子,不告诉你你还能强迫人家说不成?


吴师傅曾经告诉过我,同样一句话,同样的意思,就看你怎么说,说好了大家一团和气,事情也好办,没说好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事情都有可能搞砸。人家张大佛爷是什么人物,在旧社会说不好听那叫地头蛇,说好听点那叫地下皇帝。现在是新时代法治社会了,不兴那一套了,但就凭他对着城里三教九流的熟悉程度就能看出,这个人的背景绝对不简单,这种人一般人别说得罪了,巴结还来不及呢。我们警方办案就要讲究方式方法,对于这种人在不违反法律和道德底线的情况下,应该尽可能的接纳和亲近,促进我们的办案效率。


果不其然,张大佛爷听了我的话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他给我沏了杯茶,自个儿又有滋有味的抿了一口,这才缓缓开口道“要说这到卖古玩字画的我了解不少,可要说这开锁的我张某人就知之甚少了,不过在二十多年前,这城里倒是有这么一号人物,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张大佛爷徐徐道来,居然讲起了古……


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本地有个叫做“一眨眼”的人物,当然这“一眨眼”是个绰号,只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叫他,他的本名倒是没几个人记得了。


这个一眨眼以前是个钳工,还进过工厂做过一段时间。上世纪末随着改革的大潮吹遍全国,一眨眼所在的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他也随着这厂里的数百名员工一样失去了铁饭碗,只能在社会上自谋生路。因为学过现相关技能的关系,一眨眼就在街边开了个开锁铺子,专门给人开个锁换个锁芯什么的,一来二去在当地就混出了点名气。


听说有一次有个人找他开锁,两人来到那人家楼下之后,他向那人问明了房号就上楼了。那人在楼下锁了自行车刚上楼,正想去看看这个锁匠是怎么开锁的呢,没想到一眨眼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张口就说锁已经开了。


那人还不信,上去一看门果然开了,而且锁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破坏过的痕迹。因此那人对一眨眼是赞不绝口,说他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锁开好了,一眨眼的名号也是由此而来。


正所谓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一眨眼开锁的本领传开之后不但给他招来了生意,也给他惹来了麻烦。


上世纪末社会治安还不是很稳定,港台有什么“古惑仔”“洪兴社”我们这里也有类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本地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听说了一眨眼这门开锁的手艺之后,在他儿子过生日那天来了一大群人,这些人去了他家之后也不说话也不坐,放下一包包价格不菲的礼物之后转身就走,压根没在他家停留片刻。一眨眼拿着礼物追出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驾车扬长而去,他想把礼物退回去都没机会了。


当时一眨眼就心道不好,他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具体的来历,但看他们的装束模样就知道这些人绝不是善茬。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黄鼠狼给鸡拜年这些人准没好心。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来到了一眨眼的铺子里。这个人也不多话,甩手就把六千块钱扔在桌子上,还在钱旁边写下了一个地址,让一眨眼几个小时之后去那个地方等他们的消息。


同学们,六千块钱在那个时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那个时候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四百块钱,这六千块钱就是一个公务员一年半的工资啊,够你们买个2080了……咳咳。


一眨眼也知道这钱绝不是白来的,因此表示自己还有事情,不能去。


对方也不恼,只是告诉他,今天放学的时候已经有人帮他去学校把他孩子接走了。如果他到时候老老实实的过去,那他孩子就在外面好吃好喝的饱餐了一顿然后平安回家,要是他不去,那还能不能见到孩子就不好说了。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报警,那他就只有希望警察找到他们家孩子的时候孩子还是活的了。


对方走之后一眨眼惶恐不已,犹豫再三为了孩子还是去了。不出他所料,对方要他去的目的就是打开一个单位财务室的大门,打开之后他就可以走了。


对方倒是没有食言,一眨眼打开门之后回到家,孩子已经在家里了。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后来又出过几次,对方留下的钱越来越多,要他开的锁也越来越复杂,最后终于到了银行的保险箱……


因此那段时间一眨眼的生活虽然越来越好,但他每天都活在胆战心惊当中,没有一天过得安生的,就怕哪天东窗事发。


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两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谈何容易,特别是上个世纪末那个法制还不健全的年代。首先锁确实是你一眨眼开的,你怎么说也算个从犯,就算检举揭发有功说到底还是要坐牢的;还有就是更可怕的,人家知道你家住哪,能帮你接孩子放学,你敢报警吗?等你从警局里面出来,人家没进班房你全家人可能就已经进了太平房了。


日子就在这么一天天的过着,然而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有一天一起数额特别巨大的盗窃案被破,作为盗窃案的参与者之一,一眨眼也锒铛入狱了。


好在警方查明案件之后,确定一眨眼是被人胁迫的,有从轻量刑的情节,因此最终只判了四年。一眨眼在监狱里改造良好,获得了减刑提前释放,可等他出来之后才发现,老婆带着孩子和人跑了。这样一来一眨眼在省城就没有亲人了,于是他再无牵挂收拾铺盖卷回老家去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回老家,马上就有很多人来请他做工。原来他在省城的名声已经传到了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他开锁的功夫厉害,不但不因为他曾经坐牢而鄙视他,反而想要聘用他,每个人见了他都恭恭敬敬的称他一声“省城师傅”。一眨眼也没想到自己在家乡会有这样的礼遇,于是再三比较之后,他选择了当地一家效益很不错的压米厂做了机修工。听说那里不但工资高福利好,而且平日都不需要做什么,因此根本不用坐班,只有机器出问题的时候才需要他出马,一个月里面倒有大半个月清闲得不行。


“据我所知那个一眨眼现在还在那家轧米厂,算算日子应该快退休了吧。”张大佛爷抿了口茶说道。


“这么说来这个一眨眼倒是个开锁能手。”我感慨道“对了张大佛爷,你怎么对这个人这么了解啊,连他被人要挟,送去六千块钱这些细节都知道。”


张大佛爷闻言笑了一笑“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年轻人,当年让人给他送钱的就是我,害他进去的那个案子也是我做的,我们是同一年进去的,他出来之后不久我也出来了。”


“这么大的案子您也没判多少年?”我脱口而出,随即马上就后悔了。


张大佛爷也不恼,嘿嘿一笑“这不从那之后就被你们缠上了么。”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四章:陈年往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