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意外收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针对张本领的调查开始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采取的是外围蹲守的策略。我和另外几名同事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对其进行贴身跟踪,他去哪我们就去哪,除了上厕所之外他一切的行踪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为了监控他在家中的行为,我们的同事还冒充天然气检修人员,借口给他们家检修天然气的时候在他们家的客厅,卧室等地方安装了监控摄像头。

可惜调查的结果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样,观察了好几天,我们也没有发现这个张本领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他平日里不是在他的殡葬店看店,就是外出接活送尸体去火葬场火葬。在家中的时间并不多,就算在家里他也做三件事——吃饭睡觉就是打老婆。

案中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连专案组内部都有些动摇了,于是韦局长又安排人手把调查的重点中心转回到韩宝山身上。根据他们的设想,韩宝山在杀害了自己的老乡韩本利之后,很可能一不做二不休,转而又对王喜元下手。于是韦局长组织了他们警局内审讯方面的得力干将,对韩宝山进行高强度审讯,力求在他的身上找到突破口。

可惜无论他们是用什么方法,这个韩宝山都和刚刚落网时一样,对于杀死王喜元的指控拒不承认,让韦局长他们大为头疼。对于韦局长他们的行为,吴师傅并没有任何表示,如果人真的是韩宝山杀的,那么他的的这种心态对于犯罪心理学来说是有些不正常的。

一般嫌疑人在刚刚落网的事后负隅顽抗做困兽之斗,但这里面有个心理承受能力和心理抵御机制的问题,简单点说就是嫌疑人都有一定程度的抵抗心里,有的人强些,有的人弱些。但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当他的心理防线崩溃的时候,应该就不会再做任何抵抗了,会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情交代出来。既然他已经承认了杀死韩本利,那么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如果王喜元真的是他杀的,那么他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死不承认才对。

除非他抱有戴罪立功的目的,可以指正其他人从而希望借此减轻自己的罪责。可这些天无论吴局长他们如何询问,韩宝山也没有提到其他人,也就是说他完全没有试图将杀人的责任推给别人,也不打算拉什么人下水。那么他的这种反应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从吴师傅那里我学习到了,任何不正常的事情其实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看你能不能找到它而已。

像韩宝山这样一个已经背有人命在身的人怎么会如此坚决的否认还杀了其他人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很可能真的没有杀王喜元。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但这个推测并不难验证。

于是我们联系了当地警方,请求当地警方到韩宝山的家中去帮助我们取证,了解一下韩宝山自从今年年初回家之后,有没有在出远门。

很快那边的消息就送回来了,当地警方从韩宝山家人,包括他家周围的邻居那里了解到,今年年初韩宝山回家之后,就再没有出过远门,当地有很多人都见过韩宝山。因为当地警方在询问他们的时候并没有提到这和人命案有关,因此这么多人一起做伪证的可能性并不高。

排除了韩宝山去而复返的可能,并不能完全排除他的嫌疑,因为他完全有可能是在杀死了王喜元之后再回去的。从韩宝山杀害同乡韩本利到他乘车离开孙家乡这中间一共有六天的时间,这个时间足够他杀害王喜元并处理尸体了。

那么接下来的调查重点就是,确认王喜元究竟是什么时候失踪的,最后看到他的人又是谁。

这个时间要精确到天。

因为王喜元失踪前已经债台高筑,并且还和很多饭店酒家保持着联系,因此和他有所接触包括盯着他的人并不少,要确认他消失的时间也并不是一件难事。

我们首先以警方的名义联络到了王喜元失踪之前频繁给他打电话的那些“信贷公司”那些人几乎天天给王喜元打电话,应该知道他具体是哪一天开始失联的。一开始那些“信贷公司”见到我们的时候显得非常紧张,但当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经侦,找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调查他们的资质后,就显得配合多了。毕竟王喜元借了他们的钱然后跑路了,找到王喜元对于他们也有好处。

我们对几家“信贷公司”提供的信息进行汇总之后,确定王喜元的电话在3月9日当天还能拨通,从那之后就一直处在关机状态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又向几家和王喜元的养鸡场有合作的饭店酒楼进行了确认,年前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对于鸡鸭的需求很大,因此同样几乎每天都和王喜元有联系。根据那几家饭店酒楼的反馈,他们也大概是在3月9日前后再也没能联系上王喜元,其中有的饭店是付了预付款的,结果预定的鸡鸭没有到,给他们的生意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因此他们对此依然耿耿于怀,对于这个时间点记得也比较清楚。

根据以上调查结果,我们可以认定王喜元很可能是3月9日失踪的。

韩宝山2月30日就买票回老家了,而王喜元知道3月9日之前依然有所活动,很显然王喜元绝不可能是韩宝山杀的。

那么王喜元究竟去了哪里?如果他已经遇害,那么谁又是凶手呢?

在调查王喜元失踪时间的时候,我们意外获得一条信息,那就是在3月9日当天,王喜元竟然给很多人发了一条信息,这条信息的内容大概是:兄弟,我外出躲债去了,不用担心我,过几年我就会回来的。

发完这条短信之后,王喜元的手机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乍看之下这是王喜元要跑路了给相熟的人发条短信说明一下情况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当我了解他发信息的对象之后,就感觉很奇怪了。

没错,这又是一件怪事。

因为王喜元这条明显是群发的短信,除了发给他自己的亲戚朋友之外,还发给了他借钱的债主!

王喜元除了借银行的钱,借高利贷的钱之外,还借向身边的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大家见他养殖场办的不错,都慷慨解囊,其中借了十万八万的不在少数,几十万的也有。结果这小子不还钱就算了,临跑路了还给人家发了条信息。

按照吴师傅的话说,这个姓王的小伙子很有礼貌嘛,人家我借了你的钱,人家要跑路了,人家还很好心的告诉你一声。哥们我溜了,不用担心我,我一定会躲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去的,拜了个拜。

发这条信息的人要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嘲讽技能点满了,以后不想混了。债主看在亲戚朋友的面子上,原本可能还有回旋的余地,接到这条短信之后那还能放过你?见到你不往死里整才怪。

最奇怪的是这个跑路之前还有闲心发嘲讽短信的人不但没有取走他拿去喷漆的车,也没有提走他存在银行里的几十万,他这到底是在跑路呢还是在作死?

我们将这段时间收集到的全部信息进行了汇总,把所有参加本案调查的警员都集中了起来,开了个案情分析会。

说是分析会,实际上都是吴师傅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那条短信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一个被高利贷盯得紧紧的人会在跑路之前满世界的告诉别人自己要跑路了,他是怕高利贷不知道吗?”吴师傅给这条诡异的短信下了定语“这条短信很可能不是他本人发的,一个脑子正常的人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不是他发的,那会是谁发的呢?”我顺着吴师傅的思路问下去。

“当然是知道他要‘跑路’的人,也就是造成他失踪的人。”吴师傅肯定的说。

“问题就是这个人上哪找去啊。”我无奈的说道。

吴师傅有节奏的敲着桌面,面色如常的说道“这个人也许就在我们面前,只是我们对他视而不见而已。”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三章:意外收获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