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血迹何来

对于那个杨教授的话我们并没有全信,于是我们从小区的物业和他所入住的酒店调取了监控录像。看得出杨教授这几天的业务确实很繁忙,

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回酒店的时候一般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之后了,第二天八点左右离开酒店,几分钟之后就出现在小区进出口的画面当中。

白天有小区监控和“养生会所”这么多人看着他哪也去不了,只有晚上的十来个小时没有能证明他的位置,但就算他能避开酒店的监控深夜返回省城。可这一来一回光路上就得花掉近十个小时的时间,还不能出现任何意外情况,另外从案发现场看案发当时肯定不会是半夜,否则老人也不会给他开门,更不会在半夜煮东西吃,所以目前看来这个杨教授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名片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而死者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在死前要指向他的名片?

对此我们目前还没有结论,只能先记录在案返回省城。在实际的办案过程中,当一条线索断掉之后,不能死死抓着,也几乎没有灵光一闪的机会,更多的是记录在案,然后追踪其他的线索,等这条线上有了新的信息后在结合之前的继续调查。

按照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除了那张名片之后,唯一还能称之为线索的就是死者家中那幅失踪的画了。根据吴师傅的推断,那幅画很有可能就是凶手杀人的动机,也就是说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件。

对于老人为什么给对方开门那个疑点先放在一边,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追踪那幅失踪画作的下落。

一般对于这种目标明显的赃物,抢劫者都会急于出手,现在车站机场都有安检,一般人不会带着这么明显的赃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所以我们判断嫌疑人要不就在本地销赃,要不然就是自驾车把赃物带到了外地。

因为第二种情况范围太大实在无法追踪,所以我们将追踪的目标定在本地,也就是在本地各处古玩市场,艺术品市场进行走访调查。

这种大海里捞针的调查方式是最笨的,但也是最有效的,称之为没有办法的办法。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刑警要做的不是什么缜密的推理,而是想方设法的寻找线索和证物,因为99.9%的刑事案件都不是靠推理破案的,而是靠证据链推倒破案的。

对于走访调查这种体力活,吴师傅是不参与的,他再次回到了已经封闭起来的案发现场,进行第二次现场勘验。

于是我和另外一些年轻比较轻的刑警就只能顶着大太阳走街串巷,去往所有有可能交易类似物品的经营场所进行走访。

我们首先来到本地最大的古玩艺术品交易市场,这里号称“滨海琉璃厂”每天都有大量的古玩艺术品进行交易,不过根据懂行的人说,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假的,好一点的也是仿古的赝品而已。

我们找到了长期在交易市场做生意的一位线人了解情况,这位线人的地址是吴师傅告诉我的。

这里需要特别提到的是,像这种大型古玩交易场所,二手品市场,旧货跳蚤市场等等地方一般都有长期和警方合作的线人。这是因为很多赃物都要通过这些渠道销售出去,而有这样这些线人对于市场内流通的物品了如指掌,可以给警方提供相当准确的信息,节省警方不少时间。

而对于他们而言,我们会在一定范围内给予他们一些便利。

线人是个干瘦的中年人,他的摊位摆卖的是一些佛像和法器。但是在古玩市场里,他有个响当当的名称,市场里的人都称呼他为“张大佛爷”。

张大佛爷在了解了我们所描述的那幅画的大概尺寸后表示,最近整个交易市场都没有交易类似的画作。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确定,但是在来的时候吴师傅特意交代过,一定要信任这位线人,绝对不能对他提供的信息有丝毫的怀疑,否则会引起他的不快,不方便今后开展工作。

“那如果之后有人出手类似尺寸的画作,麻烦您联系我可以吗。”我恭恭敬敬的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张大佛爷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我的名字,又看了看我,突然张口说道“小伙子你……”

“有话您说。”

“跟着老吴对吧,好好跟他学,将来有出息。”不知道为什么,张大佛爷说道一半的话却改了口,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好的,我知道了。”我很清楚我们刑警破案有的时候还真离不开这些三教九流的人,因此对于对方非常的尊敬。既然这人和吴师傅是某种关系上的“朋友”那么我就是他的晚辈,对于他所说的话我还是要做出一个晚辈应有的态度的。

可直到我们离开,张大佛爷依然在盯着我递给他的名片看,眼中是复杂的神色。

虽然吴师傅说要信任这位张大佛爷,但我们还是走访了整个市场内所有有关字画交易的店铺。我们发现整个市场里这种字画交易的店铺并不多,更多的是金银玉器和各类古董。后来我们才知道,对于字画这种艺术品需要比较高的鉴赏能力,有的明明是出自名师之手,但一般人不会欣赏,价格很难上去,所以字画一般都交给拍卖行售卖,那里的客人比较专业。

而对于古玩市场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金银玉器包括古董对于一般的消费者更有吸引力,一串开过光的玉佛珠或是一个号称唐代的大花瓶明显要比一幅寥寥数笔勾勒出几只虾的图画更“上价”因此古玩城里做字画买卖的并不多。

走访的结果和张大佛爷所说的一样,最近他们确实没有收到过类似尺寸的字画,这让我们几名警员都失望不已。

眼看天色渐暗,我们几个都在古玩城里走了一整天,每个人都感到疲惫不堪,于是决定先回去,明天再去其他的地方看看。

就在我们向外走的时候,再次经过张大佛爷的那家法器店。此时张大佛爷正倚靠在门口的懒人椅上喝茶,看到我们几个垂头丧气的从门口走过就打起了声招呼“怎么,没有收获?”

其他几名同事都苦笑着向前走,我因为吴师傅的关系,再加上刚刚请人家帮忙,不好太冷淡,就只能冲他笑笑“您先忙,我们先回去了。”

“别着急啊,到小老儿这喝杯茶再走也不迟。”张大佛爷倒是热情。

另外那几名同事显然没什么喝茶的心情,摆了摆手继续向前。我但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到有些口渴,想想喝他杯茶也不算拿群众财物吧,而且确实应该和人家搞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还要求人家帮忙呢,所以就走上前去笑着说“那就跟您讨杯茶喝吧。”

“还是你小子识货,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碧螺春。”说话间张大佛爷就给我斟了杯茶“别着急,你们这行都是这样的,慢慢来。当年老吴为了一个案子在我们这蹲了三个月,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的才跟他说了几句,没想到就因为这个惹上了那老赖皮,后来没少折腾我。”

我双手接过茶杯,一边吹着滚烫的茶水,一边轻声问道“您这个……不需要保密的吗?”我还以为他作为线人应该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才对,可这张大佛爷对于我们警方毫不避讳,就在自家店门口很随意的说出了自己跟警方的关系,对这事似乎并不打算隐瞒。

“嗨,都这么多年了,现在整个市场谁不知道你们但凡要找点什么东西都来问我,想瞒也瞒不住啊。再说了咱开门做生意的心理都有杆秤,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咱自个儿心里明白,也不怕别人知道。这真是要做什么亏心事,佛祖可就不保佑咱了。”说话间张大佛爷摸了摸他手腕上的那串佛珠手链,虽然我对这种东西不了解,但看那手链晶莹剔透的模样也知道这东西肯定价格不菲。

见我喝完了杯里的茶,张大佛爷又给我倒了一杯,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看着他手上的那串佛珠,这本是个下意识的行为,然而当他的手放回到茶桌上,手上的手链半浸泡在茶水里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现在我知道案发现场那个血迹中的点状痕迹从哪来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血迹何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