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初露锋芒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案发的屯子位置比较偏僻,要来到这里就必须乘车,而晚上开车进入动静比较大,很容易被人发现,因此孙警官排除了外人进入屯中作案的可能性。

根据他的了解,这里的屯民要不然就是外出打工,要不然就是在家操持农务,以贩卖山货为生。无论是做什么,这些人通常都睡得比较早,很少有过了10点还在外面游荡的。于是根据那名女村民的说法,孙警官开始在屯子内进行大面积的走访,调查那段时间屯子里不在家中的人员名单。

而另一边,小吴也千方百计的找到了那个名叫李梅的女人,那个女人和张有成分开之后就回了外地老家,小吴是搭乘火车去往她家的。

这个李梅给小吴的第一印象很一般,按照他个人的非常不成熟的看法,他认为这个女人的年纪虽然比刘晓玲年轻,但从姿色上看确实不及后者,要是让他选择他也会选……

李梅见到小吴之后非常惊讶,当得知他的来意之后表现的很不耐烦,表示她和张有成已经分手了,张有成是死是活与她无关。对于对方的这种态度,小吴只能连哄带骗加忽悠,说现在张有成失踪了,很可能涉及刑事案件,如果李梅不配合,那他就只有将其列为嫌疑对象,到时候直接进行传唤,动静会闹得很大,对李梅包括其家庭的影响都不好。

从这里就能看出,老吴同志从小——应该说从刚入行就有这满口跑火车的毛病,只要是为了查案,什么不着调呃胡话他都能张口就来。

不过还别说,他的这招还真管用,李梅马上表示配合,详详细细的叙述了她和张有成从相知到相爱,最后再到相残……相互离弃的全过程,叙述的过程中几度哽咽,泪洒当场,看得出,她对于张有成还是有些旧感情的。

当提到他们分手的原因时,李梅咬牙切齿的说都是因为刘晓玲这个“第三者”说他们本来只是生意伙伴关系,刘晓玲又是有妇之夫,因此一开始李梅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并没有太在意。可后来她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张有成不但不顾他的反对坚持搬到刘晓玲家附近住下,有一次甚至到了夜里十二点多都没有回家,当她找过去的时候发现刘晓玲家的门居然从里面反锁住了。

一见到这种情况,李梅就知道准没好事,她砸了半天门才开,从里面出来的两人神情都有些紧张,尽管此后张有成一再表示他们只是在里面整理山货,可李梅根本不信,为此好几次发生争执,最终分道扬镳。

对于李梅的说法,小吴同志还是很认真细致的进行了核对的,他不但核实了两个月前李梅回老家时的乘车信息,也找周围邻居进行了核对,确认这两个月以来李梅都没有离开过老家。

其实小吴的这种做法有些太过于细致了,毕竟李梅只是个一米五几的女孩子,而张有成却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再没有外人帮助的情况下,她就算能够利用工具杀死张有成,也无法处理他的尸体。而要是李梅找外人帮助,特别是离开两个月之后回来还带着外人,那么很容易引起屯子里其他人的注意,她的行踪早就暴露了。

这次走访可以说将李梅的嫌疑排除了,另外还给了小吴另外一条线索,或者说提醒了他一件之前他没有想到的事情。

如果张有成发生意外这件事真的和感情纠葛有关,如果他和刘晓玲之间确实如李梅所说有着某种不正当的关系,那么会引起争端甚至是暴力残害的可不止李梅这边,刘晓玲那边也有可能。毕竟刘晓玲可是个有夫之妇啊,她的丈夫会不会也知道了他们之间不可告人的事情?会不会因此对张有成怀恨在心?

想到这一点,小吴立刻乘车赶回了长白山下的那个屯子。

而此时孙警官那边已经对屯民们进行过拉网式的排查了,对案发当晚不在家中的人员进行了重点调查,然而令他感到失望的是,当天晚上不在家的人或者有其他人证明其去处,或者根本不认识张有成没有作案动机,要不然就是因身体等原因没有作案条件,总而言之里里外外筛查了一遍,就没有找到符合嫌疑人条件的。

就在孙警官感觉一筹莫展的时候,小吴回来了,还带回了李美那里获取的线索,并提出了他的猜测。

孙警官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之前的调查似乎有所疏漏。

他所调查的范围是当时在村子里居住,可在案发时间却不在家中的人员,可他似乎忽略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刘晓玲的丈夫顾大海。

顾大海是一名铁道维护工人,在距离屯子较远的铁路段工作,因此平日了很少回家,孙警官他们也以为这个原因把他排除在了调查范围之外。

可后来根据他们进一步的了解,顾大海所工作的路段其实距离这个屯子并不太远。要是步行的话确实有相当一段距离,而如果乘坐交通工具的话,是有当夜来回的可能的。

孙警官带着小吴一行人马上赶往了顾大海所工作的铁路某路段,见到了顾大海本人。

顾大海是个四十多岁,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孙警官他们见到他的时候,他还穿着工作服刚从铁道上回来,手上拿着维护铁道的工具。

小吴注意到顾大海是一个身材不高却很健硕的人,搬运一个成年人对于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对于警察的突然来访,顾大海显得很惊讶,他表示这段时间他都没有回家,因此并不知道屯子里发生了这样一起耸人听闻的事件。孙警官问他案发当晚他在干什么,顾大海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又找到值班表翻了翻,然后把排班表低到孙警官的面前,坦然的表示当天晚上他正在路段上值班,有值班表上的签到为证。

孙警官接过值班表一看,发现上面标注着顾大海在铁道上的值班时间,而事发当晚也确实由他值班。这个值班表上的签到是由他本人和当天班组的组长共同签字确认的,也就是说除非他的班组组长愿意帮他作伪证,否则的话当天晚上他确实在铁道上。

孙警官马上叫人把那名班组组长叫来进行询问,组长表示当晚他们在值班表上签字的时候,不止有他们两人,还有站上其他的工人也来签到,大家都看到了顾大海。

对于这个结果孙警官有些意外,要是他们真的要做伪证的话,那需要很多人共同参与,而且还要事先知道警方要调查这件事,这在一群以工友关系为纽带的工人之间是不太可能的,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必要为他承担整个责任。

就在孙警官准备放弃对于顾大海的调查时,年轻时候就显得聪明机灵的小吴说话了。

“不,就只是这样还不能完全摆脱顾大海的嫌疑。”

“哦,是吗?为什么他还不能摆脱嫌疑呢?”孙警官循循善诱。

“刚才我详细询问了,他们铁路维护工值班的时候都是一个人负责一个路段的,也就是说排班表上签到只能说明他当时在这里,可顾大海值班的整个时间段里并没有其他人见过他。他有没有可能利用这段时间离开值班地点进行作案,然后在第二天下班集合之前再返回呢?”小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但是从这里要步行会屯子里去要四五个小时,来回根本不够时间啊。”孙警官问道。

“要是他又交通工具呢?”小吴说道。

“交通工具?”孙警官向四周看看,顾大海所工作的这个站点是铁道上的一个小型的中转站,四周围并没有什么遮蔽,这种地方只要有车辆靠近其他人马上就能看见“要是乘坐机动车,其他人很容易会发现;如果是骑自行车的话倒是不容易惹人注意,但这一路通往屯子的方向没有路灯,在天黑的情况下路都看不清,很难再一个晚上的时间里来回一趟,更何况还要预留作案和转移受害人的时间呢。”

“不,既不是机动车也不是自行车,顾大海要是想去往屯子那边,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而且这个方法就摆在我们的面前,只是我们都无视了它的存在。”

哪怕是多年之后,老吴提起当年自己发现的这个方法还是会嘴角含笑。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章:初露锋芒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