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邪门案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我和吴师傅从孙家乡回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的,因为天气非常炎热,吴师傅那间办公室又只有一台吱呀作响的电风扇,完全屋里有它没它一个样,因此我和吴师傅就来回来的路上买了些花豆毛肚,在他那间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摆开了架势,两个男人赤膊上阵喝开了。

要说这可是办公楼,虽然这一层没有什么领导的办公室,可这个样子实在有些不像样子。可问题是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大队里根本没几个人,就算有人估计也不会理会我们。因为吴师傅在大队里有点“编外人员”的意思,偶尔去参加个什么会议之类的,但主要的破案工作,也就是由队长寒光他们组织侦办的大案要案是不会请吴师傅去的,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只隐约的听说是关于吴师傅身体的原因,可我看他喝起酒来龙精虎猛的模样,也不像是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因此自从我来到刑警二大队之后,和吴师傅一起处理的最多的就是协助省内各个兄弟单位侦办的刑事案件,这些案子虽然也挺复杂,但绝对撑不上大案要案,更多的时候我们似乎是一个“顾问”的角色。

吴师傅对此泰然处之,似乎这正是他想要的。而我虽然有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很想加入寒大队所在的重案组,侦办些持枪抢劫连环杀人之类的大案。可惜我也知道自己的学历有限,只是一个省内普通的警校毕业的学生,和那些至少是公安大学毕业,甚至有好几个学位,曾经出过国交流学习的精英们无法相提并论。

就拿此前曾经和我一起执行过蹲守任务的那个小张来说吧,别看那人斯斯文文的戴个眼镜,人家可是人民公安大学正儿八经的硕士研究生,还拿了犯罪心理学和痕迹学的双学位,果不其然那个案子结束后不久他就调入重案组了。

学历不行那论资历我更是没法说,人家二大队都是从全省各单位调来的精英,很多人在原单位都是侦办过各种重大刑事案件的,我一个刚出校门每两年的毛头小子凭什么和人家比。

因此虽然我的心中确实抱有凌云之志,可目前却只能安于现状,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我这样的能力能够破格招入刑警二大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说了,跟在吴师傅身边确实能学到不少东西,那桌子上那堆旧案件的笔记就是我取之不尽的财富,因此现阶段我对于自己的处境也甘之若霖。

吴师傅喝酒一定要喝烈酒,度数很高一点就着那种,因此他喝起酒来浑身一片通红,干瘦的身子就好像火柴棍一般。我这个人喝不了多少酒,就买了两瓶啤的在旁作陪。吴师傅喝酒不怎么喜欢说话,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我在说,询问他一些办案技巧啦,包括对一些时下影响比较大的案件的看法等等,然后吴师傅简明扼要的说两句,有的时候一针见血,有的时候不知所云。

我们爷俩正喝着,就听到楼下咚咚咚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声音急急忙忙的爬上了楼梯,随即出现在了走廊的另一头。我们俩搭眼一瞧,发现那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小张,于是抬手朝他挥了挥,招呼他过来一起喝点。

小张对我们这种公然在办公区域放浪形骸的行为显然很不适应,但我们俩资历都比他高,他也知道二大队里就连领导都不管吴师傅,因此也没说什么,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说有急事就钻进了走廊另一头的一间办公室。

我和吴师傅也不在意,继续把酒言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就这么过了足有十多分钟,小张在那个办公室里折腾了好一阵了一直不见出来,只是是不是的从里面传出些翻动物品和东西落地的声音。我看看吃得差不多了,左右无事就起身走了过去,来到那间办公室门口,看着里面忙得手忙脚乱的小张问道“怎么了,有案子?”

小张头也不回,依然在努力的翻找着什么“嗯,找点东西。”

“找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我好心的问道。

“呃……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听小张的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因此我也没坚持,回去继续陪着吴师傅喝酒。

没想到我刚坐下来,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赵所长,这个赵所长是一个辖区派出所的所长,之前我们调查案子的时候曾经去他们所调过一些资料,因此就存了他的电话。

“赵所长,您有什么事?”

“小梁啊,你们回来了吗?”听得出赵所长的语气挺着急的。

“哦刚回来,正吃饭呢。”

“那个……老吴也回来了吧?”他知道我一直是跟着吴师傅的。

“是啊,怎么,有事找他?”

“那可太好了,我们这里有个案子,能不能请你们过来协助一下。之前你们不在,寒大队派了个姓张的小同志过来,哎哟那个小同志真的是够可以的。我们是请他过来帮助分析案情的,他一口一个向上级汇报,一口一个回去再研究看看。这一天下来什么建议都没给出来,光在旁边做记录听进展了,搞得好像我们请他来监督我们似的。这人是寒光推荐过来的,我们又不好说什么,就只有等你们回来在说了。哎,你们回来可就太好了,赶快过来帮帮老哥我吧,我这边快不行了,寒光那边我去跟他说,你们先过来行么。”

“行啊,我们这就过去。”我撂下电话和吴师傅把事情一说,吴师傅果然没意见。

他站起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走,我们去看看老赵他们又整出什么西洋景了。”

我们俩都喝了酒,自然不能开车了。既然之前是小张配合赵所长他们办案的,自然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于是我又来到了小张的办公室前,对里面说到“小张,送我们去赵所长那里一下吧。”说着话的时候我发现他正在看一本大部头的书,封面上赫然写着《痕迹研究与总结》。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对呀,小张可是有痕迹学学位的,怎么到了这会儿居然临时抱佛脚起来?看来这现场查勘和应试答题确实不是一回事。

“你们要去赵所长那里?”小张的眼镜从书上面抬起来。

“嗯,他让我们过去看看。”

一听到这话,小张显然松了口气,可随即他又皱起了眉头“可是寒大队是让我协助他们的啊。”

“是你没错,我们就是过去看看。”我笑了笑“现在也不是我们值班对吧。”

“可是……”小张对于自己被取代似乎有些不满,可一时半会又想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首先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确实搞不定,其次我们都比他先进大队,他总不能不给我们面子吧,于是小张冥思苦想了半晌,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脸上“你们可是喝了酒的。”

“对啊,所以只有麻烦你帮我们开车了。”我还在笑,笑得很自然。跟着吴师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还达不到他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程度,但至少不会轻易被情绪左右了。我看得出小张有些不高兴,可那又怎么样,案件的侦破才是第一位的,至于你个人的什么面子问题,那在案件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那……好吧。”显然小张也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只能悻悻的拿了那本《痕迹研究与总结》带着我们下了楼。

我们回来之后急着吃晚饭,就把老桑塔纳停在了楼下面,小张刚回来就急急忙忙的上了楼,他的车也停在了楼下面,此时正在我们那辆车旁边。

他的那辆车可不得了,之前我刚来的时候曾经在车库见过他们的车,有陆地巡洋舰,有大切诺基,小张开的这辆就是兰德酷路泽,很是气派。

使用这些好车并不是我们刑警队炫富或者乱花公款,而是有实际作用的。这些车都是底盘高动力足的SUV,比较适合重案组他们上山下乡侦办案件。再加上车身结实耐操,一般的磕着碰着根本不需要理会,特殊情况下还能作为掩护自身的屏障,增加身处其中的警员的安全系数。

虽然现在都在提倡公务用车使用国产车,但除了特制的装甲车或者军用的吉普,国产车还真没有越野性能和皮实程度可以和这些车相提并论的,我们又不可能开着装甲车执行任务,因此就只能“崇洋媚外”了。事实上哪怕是十几年前刑侦经费非常紧张的时候,刑警队这边都要勒紧了裤腰带买帕杰罗,不为别的,就为它那个原装的三菱机头。要换了国产车,在城里跑跑或许没事,你要真的敢把哈佛6往野地里开,它就真的敢给你抛锚,你不服还不行。

小张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我们那辆老掉牙的桑塔纳,淡淡的说道“要不开我的车吧。”

我们本来就是要他送过去的,不坐他的车做谁的车,但我只是笑了笑“那敢情好,我们也体验一次这进口车的真皮坐垫。”

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爬上小张的嘴角,上车之后我坐在副驾驶上,而吴师傅则坐到了后座上。小张上车之后也不开空调,而是把车窗摇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口鼻面前扇着。

吴师傅上车之后没多久居然打起鼾来,这一下更是引得小张频频侧目,脸上写满了鄙夷。

我也不在意,随口问道“赵局长那边是什么情况,很棘手么?”

“小事儿,一起入室盗窃而已。你们不在我就帮着过去看看,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小张用尽量轻松的语气说。

“是嘛,那就好。”见他不愿多说,我也没有再问,反手把外套盖在了吴师傅的身上。

老吴扯了扯我的外套,居然打了个酒嗝,这又引得小张一撇嘴。

小张不知道,为了侦破孙家乡那个案子,吴师傅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案件结束之后我们本可以休息两天再回来的,可吴师傅却催促我赶紧返回。为了节省那本可以报销的高速公路通行费,我们白天驾驶着那辆桑塔纳在二级路上吃了一天的土。

到了赵所长他们所在的派出所,在准备进入停车场的时候,看守停车场的门卫拦住了我们这辆车。

小张降下了车窗,把证件递了出去“我是二大队的,今天来过了你不记得了?”

那中年保安皱起了眉头“每天这么多车进出,我哪记得你是哪个单位的。”

“现在记得了?”小张不得报案看清他的证件就抽了回来,表现得很不耐烦。

“诶,是老曹师傅吧,我小梁啊。”我从那老保安招了招手,那保安见到副驾驶上坐的是我之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了。

“是你啊小梁,老吴跟你一起来的吧?”

“是啊,在后面呢。”

“那快进去吧,赵局长他们一直在等你们呢。”说着老保安升起了门闸。

小张一脚油门冲进了停车场,过程中还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还真是跟什么人都能聊得来啊。”

“这不都是同事嘛。”我笑了笑。

“同事?”小张冷笑了一下“一个合同都没有的门卫是你的同事?”

我没说什么,下车把吴师傅摇醒。吴师傅前一秒还趴在后座上鼾声震天,后一秒一睁开眼睛,那双浑浊的招子当中立马精光内敛。

“哎哟可把你们盼来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我们回身望去,发现赵局长带着一众民警正从里面走出来。

赵局长和其他的警员对我们都很热情,拉着吴师傅的手都不愿松开,但整个过程中他们似乎有意无意的无视了一旁的小张,搞得他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好了好了,别整那没用的,到底怎么回事?”吴师傅还是那副冷面冷口的模样。

赵局长也不介意,苦笑着说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呃不对,是没是哪敢请你这尊佛啊。我这里是遇到了个案子,怪邪门的……”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一章:邪门案件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