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一眼看穿

“这个女人是岑老板的情人?你确定吗?”我追问道。

阿豪又看了一眼雷先生,随即肯定的点了点头“我送巨同岑先生去过酒店。”

“那你知道她的名字吗?住址也行。”

阿豪摇了摇头“唔知啊,巨滴系挨外面见面的,我把巨滴送到酒店之后就离开咗了。”

眼看着在问不出什么,我只能悻悻的看着阿豪驾车把雷先生送走。绑架者是岑家恩的情人这一点我们并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岑家恩的情人太多了,而且遍布全国各地,行踪还很隐秘,非常难以调查。就算现在确定这个女人就是岑家恩的情人之一,也不会对我们的调查有多大的帮助,顶多能够减少一点调查范围而已。

小淼见我这副失落的样子,出言安慰道“梁哥你也别太失望,那个阿豪虽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那个女人的信息,却给我们留下了一条很关键的线索哦。”

“线索?什么线索,他只是说那个女人是岑家恩的情人之一,这算哪门子线索。”我苦笑。

小淼笑嘻嘻的说“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这样说,那却是不算什么重要的线索,可有另外一个人也这样说过,那个人或许知道些什么哦。”

“另外一个人?”我一听这话突然想起了什么“你说的是——岑太太?!!”

“是啊,那天她看完照片之后不是说这个女人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吗?既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就可以去找她了。你记不记得,她收集了不少那个岑老板的情人的资料哦,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这个女人的信息呢?”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联系了岑太太,跟她说了关于这个女人的情况,让她帮忙查一下,在她掌握的那些岑家恩的情人资料当中,有没有这个女人的。

当天晚上,我们就受到了岑太太的信息。岑太太表示她想起来,这个女人她曾经在一张照片见过。她把那张照片通过手机传了过来,那是张在夜总会里面拍的照片,光线比较昏暗,画面中几个红男绿女应该是喝的差不多了,正对着镜头摆着各种古怪的造型。其中就有岑家恩,此时他红着脸,正在亲吻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尽管光线昏暗,但依然能够看得出这个女子的皮肤比周围其他的女子要黑的多。

岑太太说这是她请私家侦探调查丈夫在大陆的私生活时,私家侦探给她弄来的。因为时间比较久远,她已经不记得照片是在什么地方拍的了,照片上的这个女人,那更是完全没有印象。因为后来雷先生让她不要这样做了,这样做对于约束岑家恩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只要岑家恩不要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里来,不让外面的“野种”回来跟她的孩子争家产就行了,于是她也就不再理会这种事情了。那些岑家恩情妇的资料也被她锁到了抽屉里,只有两夫妻吵架的时候她才会拿出来威胁丈夫,让丈夫收敛一些。

“对这个女人您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吗?”我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电话那边的岑太太很确定的答复之后,把电话挂断了。

调查到了这里,可以说我们的这一趟湘港之行算是白忙活了。目前看来阿豪和绑匪并不是一伙的,意外获得的嫌疑人的照片除了知道她可能是岑家恩的情妇之外,并没有更多的收获。

于是我们不再多做停留,婉拒了龙警官他们的送别晚宴之后,我和小淼连夜赶回了临海。

没想到我们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吴师傅发来的信息,他让我们马上赶到何法医所在的研究所去。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小淼在半路上就买了一个含炭纤维的口罩,这样可以有效的隔绝大部分的臭味。到了研究所我们才知道,原来负责搜寻岑家恩肢体的同事那边有了进展,他们在河的下游找到了被塑料袋包裹的岑家恩的脑袋和四肢,刚刚送到何法医这边来。

在何法医工作的时候,我们不方便进入她的解剖室,于是就在外面等她的解剖结果。等着等着,小淼突然喊饿,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们婉拒了龙警官他们的送行宴之后直接就上了飞机,也就是说从中午开始我们就没有在吃饭了。

“我到外面去看看有没有煎饼果子,凉皮也行。”小淼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这里……可是研究所。”我提醒道。

“研究所怎么了?我又不在实验室里吃东西。”小淼奇怪的问道。

“可是……里面就是解剖室啊。”

“解剖就解剖呗,反正我也看不见。只要闻不见那股味道我就没事。”说着小淼一路小跑向外跑去“梁哥我给你也带一份啊,你要不要辣椒?”

“不要,多放香菜就行。”我喊道,一嗓子出去才发现研究所里好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奇怪的看着我,我赶忙低下头去。我记得自己以前挺稳重的啊,怎么和小淼认识才没几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哎,近乎者赤近墨者黑,近头恐龙没人追啊。

因为要检验的部分并不多,何法医的检验报告几个小时就出来了。根据何法医的检验,岑家恩的死因是头部遭受钝器击打造成的。在他的后脑勺上有一个长约六七厘米,宽四厘米左右的长方形伤口,伤口表面并不平滑,有凹凸不平的痕迹,看起来是某种锤状的物体。

岑家恩的脑补遭受钝器击打之后,脑干连带着受到了重创,这也是岑家恩死亡的最直接原因。从伤口的情况来看他的脑补只受到了一次击打,看得出那东西的力道很大。

那个可以造成长方形伤口的钝器是什么东西呢?我和一同赶来的几名同事都感到不解,何法医对此也没有好的解释。按照现在的情况,只能让负责打捞的同事再辛苦一段时间,在河里找找看,能不能找到这个导致岑家恩死亡的钝器了。

“不用找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钝器伤。”正在我们讨论的功夫,身后突然传来了小淼的声音,我们回过头去,发现她正在吃葱油饼,眼睛还盯着解剖台上的那个头颅,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这姑娘的心还真是够大的,上一次来被呛得七荤八素的,这次气味没有这么重了,她居然跑到这里来吃葱油饼……

似乎是意识到我们都在看着她,小淼赶紧把葱油饼收到了身后,还很随意的抹了一把嘴巴,弄得整张脸都是油。

“你说他脑后的伤口不是钝器造成的?”一般来说何法医是不允许别人在她的解剖室里吃东西的,不过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她似乎更关注的是案情的分析。

“是啊,你不是什么钝器伤,而是拳伤。”说着小淼举起了拳头,做了个挥拳的动作“一记右直拳,一击致命。”

我们其他几个人听了她的话都面面相觑,感到不可思议。有那从警几十年的老刑警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死法,被活活打死的受害者是有,可被一拳打死的实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你们别不信,我说的是真的啊。”小淼见我们都是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样,着急了“你们看那个伤口,呈现长方形。这个和我们拳头的横截面是类似的,之所以有凹凸不平的地方,那是骨节突出的位置,不信你们看。”说话间小淼挥出一拳,直直的击打在另一只手拿着的葱油饼上。也不知道是她出拳太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个被击中的葱油饼并没有分崩离析,而是在上面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凹痕。

虽然说小淼的这一拳比岑家恩后脑勺上的那一拳印记小得多,但可以看得出形状非常相似。

见到这幅场景我们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何法医更是直截了当的说“你跟我来。”

原来何法医是要带小淼去做痕迹鉴定,确定岑家恩的后脑上上的到底是不是拳击留下的伤痕。经过他们仿佛的试验,最终何法医得出了一个惊人的检验结果——岑家恩确实是被人从后面一拳打死的。

虽然说一个人的后脑勺是非常脆弱的,一个不小心的撞击就有可能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可要一拳打死人,并且是以击碎头盖骨,伤及脑干的方式还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根据这一点,我们判断这名杀害岑家恩的凶手很可能是武术高手,或者有体育特长,比如说练过散打,拳击,自由搏击一类的项目。

这一结果也符合何法医之前判断凶手有两人或是两人以上的结论,就是随着而来增加的调查工作实在让人头疼。

原本对于岑家恩情人的调查就够让人吃不消了,现在因为这一新的发现,专案组不得不增派人手,对本市内的各大体育院校,社会上的武术馆,拳击馆,跆拳道馆等等和相关人员进行调查,试图找到可疑人员。

因为我和小淼刚刚从湘港回来,我么这个行动小组的人数又实在太少,因此并没有被指派搜查任务,吴师傅让我们先回去大队,把这次湘港之行的具体情况跟他汇报一下。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工作汇报,没想到就在我诉说这次在湘港的经历时,吴师傅再次从我的见闻中发现了不得了的线索。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吴师傅这个老妖怪……这个老师傅确实厉害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八章:一眼看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