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了无痕迹

第二天一早,我和吴师傅在赵所长他们的陪同下来到了金丝巷。

到了金丝巷,吴师傅并没有急着进入那散户被盗的人家,而是在巷子外面转悠了一圈。

要说这金丝巷确实是一处闹中取静,入则静谧出则繁华的好住处。因为地理位置毗邻市中心,出门不远处还有一条江水通过,因此这周围的地皮早已经被房地产开发商购置一空,建起了隐天蔽日的商业住宅和写字楼,房价也是五六万一平米起跳,能看到江的最少十万一平。

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条古朴的金丝巷就显得尤为的特别。从外表上看它很像是那种老电影里上海的弄堂巷子,就连地板都是青石板铺成的,听说是本地政府为了按照住户的要求专门去原产地定制回来的。但若是懂行的来了一看,就会发现这巷子雕梁画柱之间竟全是满满的东方元素,而且这里的东方元素包含里历史沉淀的时代感,不是那种花大价钱伪造的仿古建筑。

我们来到小巷外之后就下了车,因为这条巷子比较狭窄,要是车子开进去就没法调头了,还会影响其中住户的出入。

下车之后吴师傅并没有急着进入其中,他饶有兴致的巷子的外围转了一圈,似乎在观察这周围的景致。我跟在他身后,也很随意的看了看,大概把这周围的情况记了下来。

我发现这条小巷外并没有现在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摄像头,大概问了一下辖区民警,根据他们的反应说一开始他们也想在这巷子口设置摄像头的,但因为巷子里的居民们强烈反对,说摄像头影响了巷子的景观,故只能作罢。

但因为这巷子里居民身份的特殊,包括巷子本身的文物价值,因此他们还是在巷外不远处设置了一处保安亭。不过在那里执勤的都是一些治安员,他们平日里也不会到巷子里来巡逻,所能起到的作用顶多是问个路,维持一下巷子附近的治安情况。

巷子的外围和里面是相对隔绝的,除了有什么牛人飞檐走壁之外很难从外面翻墙入内。整条巷子只有一个入口,因为巷子的尽头就是一处类似街角公园的空地,再往前就是流经我市的巴江了。这条江说是江,其实比一条小河宽不了多少,在我市流域最宽的地方也不超过一百米,在靠近金丝巷这一代更是只有五十米左右的宽度。

但要是有人想要从这里进入金丝巷那也不太可能,因为巴江虽然不宽,但每年汛期还是会涨水,因此本市政府在江的两岸修筑了很高的堤坝,为了美观又把堤坝修成了古城墙的造型。人要是走到沿江堤坝下面,那只有很窄的一条道路可以供人们通行,而且这条道路一般情况下特别是汛期一直是被封闭着的,人下到下面之后除了几个有专人看管的出口,就只能攀爬那几乎成七八十度的堤坝上来。由于常年雨水江水的冲刷,那堤坝的侧壁显得非常滑,很多地方还长满了青苔,因此哪怕是受过攀爬训练的人也很难爬上那陡峭的堤坝,更不要说普通人了。

这堤坝太过陡峭,以至于几乎每年都有人坠落下其中发生意外的传闻出现,因此这附近的居民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都会特别的注意,不会让自家的孩子到这古城墙堤坝来游玩。政府也在堤坝临河的一面又修了一道安全网,防止有人不慎摔落。

总而言之想要从这里进入金丝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犯罪分子有专业的工具和过人的攀爬本领那另当别论。

我们在古城墙堤坝上溜达了一圈,走马观花一般的把这一段的情况都了解清楚之后,这才从出口走下高高的江堤。

赵所长他们一众人似乎非常的着急,可也知道吴师傅这人脾气比较怪,他们现在又有所求,因此也不敢催促吴师傅,就只有在后面眼巴巴的跟着。倒是和我们一起来的小张表现得很不耐烦,他是寒大队委派过来协助的人,现在人物没有撤销,因此名义上他才是二大队派过来的正主,可惜现在谁也不把他当一回事,他杵在那完全就好像空气一般。

小张没有耐心陪着我们到处转悠,自己拿着皮尺照相机跑到巷子里测量拍摄去了,看来他昨晚回大队查的就是这些资料。可能是之前他到现场之后对人家报案民警指手画脚,又给不出什么具体的建议,搞得人家烦了索性不再理会他。因此他决定自己动手,可这考试答题是一回事,现场实操又是一回事,咱们这位拥有硕士双学位的高材生想来是不怎么熟悉这实际操作,这才临时抱佛脚回去查资料去了。

逛完了巷子外围,我们这才走进了那条远近闻名的金丝巷。

因为发生了盗窃案的原因,现在巷子口处已经设置了一处临时的治安点,每天由联防队员在这里执勤,检查过往居民的身份,有点类似于小区里的门卫岗。

好在这条巷子进不去车,就算家里有车的居民也要把车停在巷子外的停车场然后步行进入其中;又因为这巷子本身就只有三十多户,整条巷子里的居民加起来也不过一百来人,因此除了最初的两天有些不方便惹来些非议之外,很快两方队员就熟悉了这里的绝大多数居民,见到人不需要检查直接就放进去了,哪怕是有个什么亲戚朋友的来走动一个电话也搞定了。

进入巷子里之后吴师傅依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左顾右盼跟来游玩似的,看到构造精巧的屋檐立柱还会站住脚观察一番,看得津津有味。

等他一路走走停停来到被盗的那几户人家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可他依然是一副不急不忙的样子,绕着那几座宅子的外围转了一圈。

我跟在他身边,注意到巷子里的宅子是那种传统的弄堂造型,相邻的两家紧紧相连,外人要是想要进入其中的一户,只有从宅子的前后院墙翻进去。但这样并不容易,因为老式的宅子外墙都比较高,本身就不好攀爬,更何况其中还有不少人家在围墙上沿安装了红外线感应探测装置。

这种装置本身很小不容易被人察觉,只要将其安装在围墙的内侧别人从外面根本不可能看到。而至于红外线本身嘛,别看电视上拍到红外线都是一条清晰的红线好像很容易识别,实际上红外线虽然是波长最长的色线,但用肉眼非常难以辨别,一般人就算是告诉你前方有红外线要你找你也很难看到,只有军用的夜视仪才能清晰的辨别出来。

以前这种红外线装置还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很容易发生误判,无论是什么东西通过都会触发报警装置。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一只鸟一个塑料袋甚至是一片不知道从哪飘来的落叶都会引起误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种情况自然引得用户的不满,厂商接到用户反馈之后对这种民用红外线装置进行了改进,增加了热能感应和智能体积扫描系统。

也就是说一般没有温度的死物通过的时候,红外线装置并不会触发报警装置,但为了防止犯罪分子是用什么物体遮挡后再通过在成装置的误判。因此在热能感应的同时红外线装置还会对遮蔽物体进行大致的体积扫描,如果遮蔽物体型较大依然会触发报警装置。

简单来说就是现在红外线报警装置更人性化了,既不容易产生误报,又不会放过犯罪分子。

被盗的这三户当中有一户就在院子的围墙上安装了这种红外线感应装置,只要有体积较大的物体经过阻隔了红外线的连通,这种装置马上就会触发报警装置,外人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家中。

在巡视那几户人家外墙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墙上并没有任何攀爬过的痕迹,这样看来犯罪分子通过翻墙的方式进入受害人家中的可能性并不大。

吴师傅在外面转悠了半天,这才一户户的进入那三户被盗的家庭。这三户都是早年那种自建的老宅,面积大小不同,户内的构造也不一样。但总体的布局都差不多,就是入户之后前有一个小花园,然后是主人家住的屋子,有的是两层的,有的是三层的,有的还有侧房,在那之后就是后院了。

入户之后吴师傅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每一户的入户花园,这三户的入户花园都不太一样,但无论是那一户要是从墙外翻进来的话就一定会踩进种满花草或者摆满盆栽的院子里,很容易留下足迹。

就和之前最先到达现场的民警所做的报告一样,这些花园里都没有人经过的痕迹。

在借助梯子亲自爬到这三户的房顶,确定了那上面同样没有攀爬过的痕迹之后,吴师傅的脸上露出了颇为玩味的表情。

“老吴,这怎么说?”早就等得急不可耐的赵所长终于开口了。

“有意思。”吴师傅挖着鼻孔“我们似乎遇到了一个会飞檐走壁的飞天大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了无痕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