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犯案过程

这是一起由婚外情引起的,从违背道德开始渐渐转而违法,最终让当事人走向灭亡的案件。

要复述这起案件,我们先要了解一下这起案件的主使者,一个来自甘州兰肃的女人,邵苗苗。

邵苗苗出生在甘州兰肃一个小县城里,她是家中的独生女,按理来说家庭情况还算不错。但因为家庭教育等等多方面的原因,邵苗苗从小就好逸恶劳且刁蛮任性,她小的时候学习成绩很差,和班里其他同学的关系也很不好,以为她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让她在学校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老师也对这个孩子无能为力,最终放弃了对她的教育。

于是在初中毕业之后,邵苗苗就没有再上学了,她跟着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混了几年的社会。那个时候在小镇的街头上,经常能看到邵苗苗骑在某个小青年的摩托车后座上疾驰而过的身影。有的时候小混混之间打群架,她居然冲在最前面,根据后来我们对于她当时同伴的了解得知,邵苗苗打起架了比男孩子还要狠,脾气一上来手中的木棒铁棍不管不顾的就往对方脑门子上招呼,经常打得对方脸上血肉模糊,甚至住进医院。

因为她的这种行为,邵苗苗小小年纪就已经几进班房,成了派出所的常客。她还曾经为此被送进过少管所,但后来她自己又翻墙逃了出来,继续在社会上为非作歹。

要说邵苗苗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有这样恶劣的性格,也许从她母亲的身上就可一窥一二。

每次邵苗苗在外面惹祸之后,别人就会找到她的家中。可这样做并没有任何作用,邵苗苗的父亲是个酒鬼兼赌徒,每天都过的浑浑噩噩的,在邵苗苗十几岁的时候就因为肝硬化病死了。所以邵苗苗从小几乎是母亲带大的,而邵苗苗这个在当地做小生意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善茬。每一次别人因为邵苗苗的事情找到他们家,还不等来人开口呢,她这个母亲就率先发难了。

什么撒泼打滚上房揭瓦哭爹喊娘鬼哭狼嚎没有她这个母亲做不出来的,总之不管邵苗苗在外面闯了什么祸,她这个当妈的都只有一句话“她要是犯了罪你们去抓她好了,管我什么事。你们要钱没有,要命我有一条,有本事你们就来拿。”

因为邵母的这种行为,每一次邵苗苗闯祸之后都不了了之,这也间接的助长了邵苗苗在当地的嚣张气焰,反正在她看来无论她做了什么成年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而从母亲那里她看到了只要懂得撒泼打滚的技巧,掌握了蛮不讲理这门手艺,那她就可以横行无忌,可以说无往而不利。

眼看着邵苗苗就要年满十八岁,而她闯下的祸事也越来越大,到了后来连当地的小混混都容不下她了。在当地派出所里更是积攒了她厚厚的一沓材料,属于那种重点关注的对象了。

说白了,邵苗苗在当地已经混不下去了。

于是姐们从家里拿了一些钱,拍拍屁股坐上了南下的火车,闯荡世界去了。

这邵苗苗好吃懒做没有任何生活技能,加上脾气很差,因此根本找不到工作。她在南方沿海城市混迹了几年,最终在我们临海市的香格里拉夜总会里当上了一名小姐。

按理来说邵苗苗身材不好,皮肤黝黑,应该没有什么客人才对。可她为人泼辣,能喝酒胆子大,什么游戏都敢玩。这一来二去倒还真的有一些口味独特的客人喜欢上了她,每次来都必点她出台。这样一来别管怎么说吧,她也算有了份养活自己的工作。

可她就算当了小姐那个臭脾气还是改不了,别人是小姐,她是大小姐,别人是包厢公主,她是女王大人。因此在夜总会里她时不时的就会和其他的小姐,工作人员甚至是客人发生口角冲突,给夜总会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

因为她的这种性格,再加上她这个人有小偷小摸,占人便宜的习惯,夜总会的老板娘已经好几次想开除她了。可一来有一些客人就是喜欢她这种泼辣的性格,有她在客人开酒就是痛快,确实能帮夜总会挣到不少钱;二来她还结交到了夜总会里的一个客人——在全国散打界赫赫有名的乔立夫,两人平日里出双入对,总是以“老公老婆”相互称呼,仿佛恋人一般,而这个乔立夫又对邵苗苗极为维护,为了给她争面子甚至在夜总会里跟人动过手,因此虽然多次想要开除邵苗苗,可夜总会的老板娘还是把这件事情拖了又拖,对于邵苗苗的去留也是谨而慎之。

这样紧张的关系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原本双方可以就此相安无事下去的,没想到最终因为一件事情,双方撕破了脸。

这件事情就是邵苗苗被岑家恩包养了。

按照我们事后的调查,当时岑家恩给邵苗苗开出的包养费是每个月六万元人民币,以及为她在不远处的景湾小区租了一套高档公寓。按照岑家恩的要求,邵苗苗可以继续在夜总会上班,只需要每个月在他需要的时候陪他几天就行了。这个条件看起来非常的优越,实际上如果你知道岑家恩每个月光在情人的身上就要花费数十万元,还不包括那些一夜情和欢场的消费,你就能够理解他这个条件背后的含义了。

老哥子女人太多,根本顾不过来啊。

按照夜总会的规矩,要是小姐被包养了,也就是所谓的有了“大单”那是需要和夜总会进行分成的。如果是“短期”的单子,比如像邵苗苗这种几个月,一两年,今后还要回来工作的,那就和夜总会三七开,或者四六开,具体怎么分由当事人自行协商。要是打算就此“从良”离开这个行当的,那就要缴纳一笔比较大金额的钱款,有点类似于旧社会妓女给自己“赎身”。

当然了,也有那有了归宿之后不告而别,和姘头私奔的。不过一般开这种场子人的多多少少都有些背景,俗话就是“黑白两道通吃”他们动用各种关系要找到一个人并不比我们警方要找一个人难多少。不过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了,没有那么多打打杀杀的,就算人找到了,只要回来把钱交齐了,通常夜总会一方也不会为难人家,毕竟大家出来混为的还是钱。

以上是夜总会对于所属小姐的管理方式,或者叫约定俗成也罢,潜规则也好。总之行有行规,你要在这行混,就要按照人家的规矩来,否则你就别想在这行混下去。

但是邵苗苗似乎并不打算遵守夜总会的规定,她一方面接受了岑家恩的金钱和为她提供的高档公寓,成为了人家实质上的情人,另一方面她又继续在夜总会上班,甚至和乔立夫以男女朋友相互称呼。最令夜总会老板娘无法忍受的是,邵苗苗居然不愿意把岑家恩给她的钱拿出来和夜总会分账,并口口声声说并没有“拿到单子。”

这个时候她已经搬出小姐们所居住的集体宿舍,住进了岑家恩为她租下的高档公寓,居然还表示没有被包养,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夜总会的老板娘或许并不看重那几万块的分账,主要是邵苗苗的这种行为坏了她们行业的规矩,这个口子一开,今后谁还把她这个老板娘放在眼里,她这个夜总会还开不开了。

于是老板娘多次找到邵苗苗,要她按照规矩把所得的包养费拿出来一部分,甚至分成的比例都好商量。可邵苗苗咬死口就是没有“拿到单子”至于钱那更是一分都没有。

要是别的人敢跟她老板娘玩这套,早就让老板娘找人给收拾了。可她邵苗苗背后有个乔立夫,老板娘投鼠忌器,还真不敢把她怎么样,或者说正因为邵苗苗又乔立夫这个“男朋友”她才敢跟人家老板娘对着干。

这家夜总会的幕后老板常年在海外做生意,这里都是老板娘主持的,她思虑再三,决定做出让步。但是这个让步也是有限度的,决不能让邵苗苗就此为所欲为。

最终老板娘找到邵苗苗,表示她可以不用拿钱,但是必须离开这家夜总会,至于她邵苗苗上哪去,那就不关人家老板娘的事情了。

这个条件要是放在别的小姐身上,那人家赶紧答应还来不及呢。毕竟现在有了金主,又有了后盾,还不用出来上班,换了谁不愿意啊。可她邵苗苗就是异于常人,别人都愿意的事情,她就是不愿意。

事后我们询问她本人得知,她当初不愿意离开香格里拉夜总会的理由居然是她知道离开这里之后,就别想在这个行当混下去了。因为这个行当里的老板们的消息都是互通的,只要她一走出这家夜总会的大门,那么就等于被整个“行业”封杀了,从今往后无论她去到哪里,哪怕是外省的夜总会都不会用她这号人了。

而此时的她还不愿意就此放弃当小姐这个很有钱途的行业……

双方原本就积怨已久,这件事情成了导火索,让双方的矛盾彻底爆发。

那天老板娘亲自带着领班和一众保安来到后台,逼着邵苗苗马上滚蛋,否则她就要让人把邵苗苗扔出去。这一班人遇到这种状况,老老实实走就完了。可邵苗苗不愿意,她这辈子从来就没有服过软,不管对方是谁都一样。

她这边刚离开夜总会,马上就给乔立夫打去电话,说自己被夜总会的人欺负了,让乔立夫过来帮她出头。

要说这个乔立夫也真够“仗义”的,接到邵苗苗的电话之后二话不说,带着几个拳馆的学员火急火燎的就赶了过来。

夜总会的老板娘也知道这个邵苗苗的脾气,按照她的性格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所以一早就叮嘱夜总会门口的保安要小心防备。而她本人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果不其然,很快乔立夫就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门口的保安得了老板娘的叮嘱,自然不让乔立夫进去,双方一言不合动起手来,没想到七八个虎背熊腰的保安居然不是他乔立夫一个人的对手,没几下就被他统统放翻在地。

这下更没有人能阻拦他们了,乔立夫气势汹汹的闯了进去,邵苗苗自然也志得意满的跟在一旁,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

好在乔立夫还知道他此行要找的是夜总会的老板娘,并没有去前面的会场打扰其他客人。可他在夜总会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老板娘之后,竟然把整个后间砸了个稀巴烂,这才和邵苗苗扬长而去。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香格里拉夜总会自然是呆不下去了。可此时邵苗苗想的并不是下一步自己的出路,她感觉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吃了亏,一定要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乔立夫居然对邵苗苗言听计从,邵苗苗让他绑架夜总会的老板娘,他就老老实实的带着两名拳馆的学员去老板娘家附近候着,将老板娘绑架到了邵苗苗的公寓里来。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邵苗苗一伙在老板娘家里搜刮了价值几十万元的财物和现金之后仍不满足,还要取走的银行卡里的现金。也就在那两名学员押着老板娘去银行取钱的过程中,老板娘用本地话向银行里的职员求救,最终让这起绑架案被识破。

绑架案发生后警方根据老板娘的供述,虽然怀疑是邵苗苗一伙人所为,但当时并没有掌握实质性的证据,因此只能把几人列为嫌疑人之一。而另一方面邵苗苗和乔立夫知道他们的绑架行为暴露之后,马上慌了起来,开始计划如何外逃。

别看乔立夫是个前世界散打冠军,还开了一家日进斗金的拳馆。可他这个人没什么脑子,说好听点叫没有心眼,平日里花钱也是大手大脚的,自己挥金如土,妻子女儿却住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里,家里的出穿用度居然还要靠在幼儿园里当老师的妻子支撑。

乔立夫慌里慌张的回家准备拿钱跑路,这才发现家里根本没什么钱——二十多万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还不够他出去花天酒地几次呢。正好就在这个时候,邵苗苗那边传出了和岑家恩闹掰的消息。

事后经过我们的调查,岑家恩之所以这个时候和邵苗苗闹翻,很有可能和夜总会的老板娘有直接关系。岑家恩虽然允许邵苗苗继续在夜总会上班,但总的来说还是希望她只属于他一个人,其他的只是露水姻缘而已。但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邵苗苗背着他用他的钱在外面养了小狼狗,而这个小狼狗就是乔立夫。更要命的是他似乎在他为邵苗苗租下的那间公寓里发现了别的男人的东西,这一下可就触及了他岑老板的逆鳞了。

他自己在外面玩可以,他包养的女人在外面玩也没问题,可这个女人如果用他的钱来养小狼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六章:犯案过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