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疑云再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那个老板娘肯定有问题。”坐在车里的小淼非常肯定的说道。

“就因为她们接到人之后没有马上报警?还是那个不知道是谁反锁的房门?”我反问道。

“不知道,总之我觉得她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们。”小淼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第六感有的时候确实有点用,但是我们办案不能依靠那玩意啊。”我摆出一副老师教学生的架势,随即又想到有哪里不对“再说了这又不是我们的案子,我们只是来帮忙找人的。”

“对对对,有你们二大队在可帮了我们大忙了,要不是因为你们,我们……”驾驶座上的虎子赶忙接茬,可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帮上什么忙,倒是差点激化了警民矛盾,要是那个旅店的老板娘因此对我们警方产生了什么偏见,以后拒绝和我们警方合作了,那事情才难办了。

“总之那个老板娘肯定有问题,你们得派人盯着她那家旅店。”小淼还是坚持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对那个老板娘的成见这么深。

我打了个哈哈,别说我们就是单纯的来帮忙的了,就算是上级部门指派我们来协助当地警方办案的,我们和当地警方也属于同级单位,除了像吴师傅那种老资格可以“倚老卖老”之外,我们和当地警方都要以商议沟通的口吻,哪有像小淼这种“命令”人家“你们得”怎么怎么着的。

可是虎子居然也应承下来,口口声声的说会把这里的情况和上面报告的,也不知道他是随口附和,还是为了讨好小淼。

这小子动机不纯啊。

“那个老板娘应该没什么问题,虎子你就不用上报了。”无论是哪个行业,都很忌讳“伸手过界”这种情况,在我们这种国家暴力机关那更是如此。我们省城刑警二大队虽然是省内刑侦口的拳头部门,但在职级上和其他市里的刑侦单位是平级的,说白了你没有资格对人家的案子指手画脚,更不能贸然插手人家的案件,这是违反纪律的。虎子这正要上报上去,他们的上级一问下来你怎么跑到人家旅馆里去了,结果知道是两个二大队的刑警跑来贸然插手他们的案子,那人家会怎么想?要是这个事情闹到省城去,说我们插手人家的案子,那本来是一件热心助人的好事的,都会变成一件越权的坏事了。

“你们别忘了,是人家老板娘主动打电话报警说人丢了的,她要是真的有心害那个姑娘,人家压根就不会报警,我们也不会知道那个姑娘曾经去过她的旅店。”我说道。

“可是……”小淼正要说什么,这时候虎子的对讲机响了,他拿起来听了一下,随即调转车头向另一个方向开去。

“怎么了?”我询问道。

“说是有个参与搜寻的村民反映,他在距离那家旅馆两公里西边的海滩见过一个穿着睡袍的女孩。当时天下着雨他正急着回家,看到风雨天的海边有个姑娘就多看了两眼,但也没有过去询问。刚才接到警报去和村里的其他人汇合之后,才知道他们在找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很可能只穿着一件睡袍,这才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调度中心让临近的警车过去看一下,我们这里距离那里也就两三公里的距离,正好过去看看。”说话间虎子加大了油门,顶着风雨风驰电掣的向前开去。

“那人回家的时候还没有接到寻人的通知,那他是什么时候见到那个女孩在海边的?”小淼询问道。

“说是大概一点半钟的时候。”虎子头也不回的回答。

小淼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他看到那个女孩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不知道那个女孩还在不在那里。”

“这种事谁说的准呢,咱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找人不就是跟个没头苍蝇似的,闻到点气味就到处乱撞么。”虎子笑道。

虽然我觉得虎子的这个比喻有些不太恰当,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比喻还挺生动。现在我们不就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瞎找么。

虽然顶着风雨和黑漆漆的天幕,但开着车两公里还是顷刻之间就到了。

等我们到达那片海滩的时候,海滩上已经有些先一步到达这里的人在四处搜寻了。站在海岸边,我们能够清晰的看到不远处的海平面上风暴肆虐波浪滔天,人走在沙滩上都有种随时会被卷走的感觉,很是心惊胆战。

可无论是那些在海边寻找的人还是虎子似乎都没有任何感觉,虎子披了件雨衣拿着手电筒就下了车,临关车门的时候他还不忘回头说了一句“海边危险,你们就不用下车了,在车里等着吧。”

我们一听这哪行啊,我们本来就是来帮忙的,这要坐在车里,那跟没来有什么区别。与实物和小淼也下了车,可这一下车我就有些后悔了,我临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一把雨伞,小淼什么都没带。一来到外面这风雨交加的环境当中,这一把雨伞根本不够遮挡我们两个人的,为了能帮小淼多挡些雨水,我整个人几乎是暴露在雨中的。可小淼也好不到哪去,在风力的裹挟之下这雨水几乎是横着飞的,没一会儿的功夫她也全身湿透了。

“让你们别下来偏要下来,你看这不‘湿身’了吗?”虎子调笑道。

“我就喜欢‘湿身’你管得着吗?”说话间小淼牵了一把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伞下面。说实在的人无论是伞里伞外在这种鬼天气下都一样是湿透的命运,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有雨伞的阻隔不会被雨点打得这么疼而已。

我在伞下的另一个作用,就是让虎子这段还没有开始的“恋情”胎死腹中了。虎子看到我们并肩站在一起共打一把雨伞的样子,干笑了一下,撇下一句“我去问问情况”就向前走去。

我们站在原地也不是个事啊,于是和只能随着虎子向前方沙滩上正在寻人的其他人走去。

我刚下车的时候还在纳闷,为什么胡子不直接把车子开到沙滩上,要在远处就停下车子用两条腿走过来。这样放在平时也就罢了,可现在可是暴风雨天啊,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可到了沙滩上我才发觉,他这样做的原因。

因为暴风雨天的关系,海边的沙子受到严重的冲击,有的地方会变得非常松软,我们人走在上面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有的时候整只脚掌都会陷入沙子里,一直没到脚脖子处。这种情况下要是把车开到沙滩上,一个不小心车轱辘就会先到沙子里,这暴风雨天的要把车从沙子里推出来,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就会有同学问了,为什么我们平时在海边玩的时候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就算是下雨天海边的沙滩也不会出现松动的情况。

这个事情我也是到后来才知道的,原来我们旅客经常去的海边,沙滩都是经过类似压路机一样的车辆压实过的,除了表面那层沙子比较松软之外,下面的沙子都被压实了,为的就是防止下雨天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导致沙子松动,给旅客带来危险。而此时我们找人的这个地方是个“野”沙滩,没有经过压实,平常人走在上面没什么问题,但一到下雨天特别是这种暴风雨的天气就不好说了。

在这种“原生态”的海滩边,一场暴风雨下来整个沙滩多几米少几米那是很正常的现象。

等我们随着虎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沙滩上,这才看到是一个披着雨衣的女人正在指挥其他村民展开搜寻。经过虎子的介绍,我们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名叫“凯姐”是海边这个小村的村委党支部书记,今晚的寻人工作正是由她组织附近的村民协助警方展开的。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海边有这么多女人在坐着原本应该由男人来做的工作。原来这些海边的居民以前都是渔民,世世代代靠着捕鱼为生。可最近这几十年海边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鱼了。要捕鱼就要到远海,那就需要大型的渔船,要不然就只能做网箱养鱼,可他们这里有经常有台风,养不了鱼。于是村里的男人们大多都到内陆去打工了,只留下她们这些女人在村里干活,久而久之她们这些生长在海边的女人就成为了撑起整个家庭甚至是村子的女强人。

这几年临海附近的几个村子都在大力发展旅游业,很多外出打工的男人也回来了。但因为女人们长期把持着村里各个重要“位置”,对各种工作都比较熟悉,导致男人们回来之后居然只能给女人们打下手,有点返璞归真回到母系社会的意思。

凯姐是个五十出头的女人,听说三十岁的时候就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了,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村里人都扶她。现如今他们这片海滩开始发展旅游业,也是她一手策划带动着村民们搞起来的,可以说是一位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了。

看得出她很热心,指挥着周围村民四处寻人的过程中还不停的和对讲器另一边的其他人保持联系,忙得团团转。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也不知道是本来就是这样的还是因为今天晚上要在风雨里和人大声说话的缘故。

虎子向凯姐询问了一下对方搜寻的情况,凯姐回答他们也是接到那个村民的报告之后,刚刚赶过来的,这个地方距离那家小旅馆并不远,因此之前他们也曾经有人来这边看过,不过并没有什么发现,现在他们已经向警方申请的警犬前来搜寻,希望有所收获。

很快警犬就来了,但是在这种恶略的天气下,警犬的作用微乎其微,那头可怜的警犬在风雨中在海滩上转了好几个圈,依然没有收获,这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感到有些失望。

“那个姑娘会不会被卷到海里去了?”一旁的小淼问道。

凯姐摇了摇头,哑着嗓子说道“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但是一般来说在这种天气情况下被卷到海里的人都会被冲回岸上来,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或者东西被冲回岸上的。”

就在海滩上的众人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虎子的对讲机又响了。他和对方对话了一阵之后,皱起了眉头。

“发生了什么事?”凯姐问道。

“警务中心说有一对情侣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在东边那片红树林附近,看到一个全身不穿衣服的女人面朝大海站在路灯下,不知道在干什么。当时他们还以为那个女的在搞什么行为艺术的,风雨天也没来得及细看就走了。刚才被我们找人的动静吵醒了,知道我们正在找人之后才说了这件事情。”

“两点钟的时候?在红树林附近看到的?”凯姐也皱起了眉头。

凯姐和虎子的反应让我们有些奇怪,我开口询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红树林在距离那家旅馆大概六七公里的地方,和这里正好是相反的方向,我们现在站的这片海滩距离红树林那边差不多有十公里。”

“之前那个村民说他大概是一点半的时候在这里看到有个穿着睡袍的女人。那对情侣却说在两点钟的时候看到十公里外的红树林有个不穿衣服的女人,一个身体虚弱精神恍惚的女人怎么可能在半个小时之内行走十公里的距离呢?”小淼也听出了这里面的不同寻常之处。

“特别是在这种鬼天气下,别说一个姑娘了,你现在让我半个小时跑十公里我也办不到。”我接口说道。

“这么说他们双方肯定有一方看错了?”虎子也表示不解。

“还是说我们那个村里人和那对情侣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凯姐寻思道。

“可这大晚上的,外面又事风雨交加的天气,怎么会有两个人跑到海边来搞这种事情呢?”

霎时间,我们都陷入了疑惑不解当中。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疑云再起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