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虐童疑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由于有虎子这个当地警察在旁协助,因此我们去民政局调阅旅馆那“一家子”的过程非常顺利,工作人员很快就为我们找出了那家人的登记情况。

看那工作人员轻车熟路的样子,似乎之前就曾经调阅过这家人的材料,因此我们一提到要查找的信息,他马上就知道了资料存放的位置。

于是在翻阅资料的过程中,我随口问了一句“这资料之前有人调阅过?”

“是啊,上次虐童那件事情,不也是你们派出所来调阅的么?”那名工作人员回答道。

“虐童?那是怎么回事?”虎子问道“我们公安局的,派出所那边上次调阅他们家资料是什么原因?”

“哦,是这样,我还因为你们知道呢,这事儿当时闹得挺大的,好像还上了新闻。”工作人员说道“那两女的……是两口子这事儿你们知道吧?”

我们点了点头。

“他们家那孩子之前是在一个是从一个孤儿院领养的,后来那孤儿院拆迁了,领养家庭的资料就转到了我们这里。按照相关规定,孤儿院那边对于领养家庭应该是一年做一次家访,了解被领养儿童在领养家庭的生活情况的,如果发现有不合适的地方就要马上把孩子领回去,停止领养关系。这种走访应该是持续到孩子十八岁,也就是有完全自足能力之后才停止的。但孤儿院都拆迁了,我们民政局这么多事,哪有闲工夫去管那些孤儿,顶多偶尔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就不错了。”

“嗯嗯。”我们点头表示理解,确实在这方面我们国家的法律还很不健全,很多地方关于寄养领养包括监护人的归属问题都处于法律的空白地带,各地有各地自己的措施,这个还真不能怪人家民政局不作为。

“就前两年,有人在马路边上见到了那家的孩子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身上还带着伤。于是好心人就把那孩子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那边一问,就知道那孩子的家庭情况。那孩子说家里人打他,所以他就跑了出来。于是派出所的人就去了那家旅馆,正好旅馆里那两口子也在找孩子。原本这事儿吧也不大,不就是打孩子么,这谁家没有打孩子的,俩家长教育一下把孩子送回去就完了。但人家派出所民警知道他们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之后非常负责,就来我们这调材料,看她们家是怎么回事,怎么家里两个大人都是女的。”

这事说起来还当真是人家派出所民警认真负责,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愿意把孩子送回去就不错了,谁管你家里什么情况,人家愿意跑这一趟来调材料,把孩子的家庭情况了解清楚,当真是不容易。

“不过派出所那边查了以后也没看出什么问题,虽然人家两口子都是雌的吧,可人家也没结婚,也没违法,更算不得非法同居你说是吧。至于当初领养那个孩子的手续,反正在我们这存档的手续没什么问题,你也能因为人家打了一顿孩子就认为孩子不适合在哪个家庭了,再说了,现在孤儿院都拆了,你要真不让那孩子回去,谁照顾那孩子呢,所以在派出所的调解下,那孩子还是愿意回去了。不过看起来那孩子挺怕那个年纪轻点的女的,对那个年纪大一些的倒是没什么芥蒂,看来打他的应该是那个年纪轻点的。”

“年纪轻的?”我想了想,旅店老板娘五十来岁,而她的那个合伙人四十几左右,案工作人员的说法打孩子的应该是那个合伙人。

看电视上她敢当着摄像机怼网民,就知道这人的脾气小不了。

“要我说吧,这一雄一雌结合在一起天经地义,这两个雌的硬是要弄在一起,多少总是有违人伦的,这人的心态也肯定有点问题。你们别误会啊,我可不是看不起同性恋,我只是觉得这阴阳调和的事情是老天爷定下来的,你凡人怎么能随意更改呢……”看得出这位同志平时没少调节家庭关系,这话匣子一开起来那就没玩了,我们也没有阻止他,就任凭他说着。

我一边听着,一边查看手中的信息,手中的家庭信息其实并不是他们这“一家子”的,而是这两位“家长”的家庭情况,毕竟在我们国家同性婚姻是不被承认的,她们在法律上并不算是一个家庭,顶多能说是同居而已。

旅店女老板原来本的家庭父亲早逝,是其母亲一手把她拉扯大的,算是单亲家庭,从户籍证明来看,她母亲也已经去世有些年头了,现在在亲属一栏当中居然时空的,也就是说她已经没有什么直系亲属了。

而那个合伙人的家庭也好不到哪去,是离异家庭,她也是从小跟着母亲居住,现如今母亲虽然健在,但是户籍上显示她的母亲居住在外地,不知道平日里她们母女之间有没有什么来往。

不知道这种特殊的原生家庭对于她们现如今的去向是否有什么影响,不过从民政局这里保存的领养协议来看,那个男孩当初从孤儿院里被她们领养的时候手续是齐全的,而且在领养家庭监护人一栏当中些写着“夫妻”甚至还有一张模糊不清的结婚证,而领养原因则显示“夫妻结婚多年没有生育”不知道是当时孤儿院的办事人员太马虎了,还是她们的着装成功的骗过了办事人员,总而言之这个孩子就这么被领养到了一个“健全”的家庭当中。

离开民政局,虎子问道“好了,这下我们知道那对‘夫妇’之前曾经有过虐童前科了,这对于我们找人有什么帮助吗?”

我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不过说不定这是一条线索,能够帮助我们更快的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找到那个女孩。”我没有对虎子说心里话,上一次我们去旅馆询问老板娘,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我曾经看到那个男孩躲在楼梯的拐角处盯着我们看,甚至在我们驾车离开之后,我还在后视镜中看到他站在二楼的窗户上目送我们离去。当时我就感觉他的目光很奇怪,不像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应有的目光。

我看着那个男孩足有几秒钟的时间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把头缩了回去,这说明他看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和我同行的其他人。我后来仔细的想了想当时站在我身边的人,那不就是小淼么?

我们在警校里曾经学过一些微表情和与之相关的犯罪心理学知识,看着那个男孩的眼睛,我感觉那不像是一般的好奇或者疑惑这类普通的感情,而像是……充满了情欲?!!

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半夜里看着一个成年的女子眼中充满了情欲?这种感觉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联系到他那个不同寻常的家庭,或许他的这种与常人所不同的情感就不难理解了。

可究竟他的这种远超常人的早熟和那个女孩的失踪有什么关联呢?现在我还说不上来,一切都要等我们重新勘验现场之后再说。

“现在我们去哪?还回那个旅馆吗?”虎子发动了汽车。

“当然要回去,那一家人肯定有问题。”一旁的小淼坚持道。

“回去是要回去的,但不是现在。”我说道“我们还是先到那天晚上那两个有目击者看到女孩的地点看一看吧,当时雨下的这么大,或许我们遗漏了什么东西。”

“行。”虎子一脚油门“红树林距离这边比较近,我们先去红树林吧。”

在去往红树林的半路上,我忍不住问小淼“小淼,你总是说那家人有问题,是因为她们是同性恋吗?”

“不是。”小淼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你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吗?”我又问。

小淼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她们肯定有问题。”

小淼似乎思索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道“一种……直觉吧,女人的直觉。”

听到这话我笑了,曾几何时我在办案的时候也和吴师傅提到过我有某种直觉,结果就是吴师傅一个脑瓜崩砸下来“办案不能没有直觉,但是也不能之依靠直觉,我们是警察,不是什么名侦探,我们办案要讲证据,证据你懂吗?”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小淼你的这种直觉,是不是和你自己的经历有关?”

听我这么说,小淼瞪着眼睛看向我,惊讶的问道“梁哥你为什么这么问?”

“或许也是一种直觉吧。”我笑了笑“当我们听那个民宿阿姨提到有个女孩失踪的时候,我注意到你非常的关心,这种关心似乎已经超出了一般警察的职业敏感了。结果我一出来不久,你马上也出来了,说明你回房之后肯定也没有睡着,能说说你为什么这么关心那个失踪的女孩吗?”

“你还不是一样。”小淼瞪着眼睛说道,说实在的她瞪眼的模样一点都不凶,反倒有些可爱“我只是……想到了自己。”

“你自己?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我来了兴致“你来二大队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听你提过你的过往呢,有没有兴趣说说?”

“说说吧,反正这里到红树林还有一段时间,闲着也是闲着。”虎子兴致盎然的说道,一听就是不会说话的单身狗口吻。女孩子的身世,怎么能是“闲着”的时候随便听听的呢,那要“珍而重之”的细心聆听才行。

果不其然虎子在后视镜里遭了小淼一个狠狠的白眼,他自己还不知道哪说错话了。

“不知道我们的小淼妹妹有过一段怎样悲惨的童年呢?”我赶忙把话题拉了回来“或许我们有幸听一听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也称不上有多不堪回首……”小淼转过头去,把目光投向了车窗外,似乎陷入了对往事深深的回忆当中。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一章:虐童疑云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