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张大佛爷

我看了看,努力的回想着学校里学到的刑侦知识,然后认真地回答道“他不怕热?”

吴师傅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就跟昨晚我看着睡着的他的时候一样。

“我开玩笑的,他在这么热的天气还穿着长袖,说明他很可能是个户外劳动者,穿长袖是防止被晒伤。”我赶紧说明,现在我也知道在工作当中要学会调解自己和周围人的情绪了。我们面对的都是恶性刑事案件,破案的压力更让我们有很大的心理负担,要是不懂得自我调节,我们的心理很容易会出问题的。

“夏天穿长袖的不一定就是户外劳动者。”吴师傅引导我继续说下去,有的人车内空调开得很低也有可能披一件外套,反过来说大冷天穿短袖也并不一定说明这人耐寒,很有可能他一直处在车内或者市内这种暖气很足的地方。

“还有他肩膀上的汗巾和衣服上的汗迹,这都表明他的工作会大量出汗。而且这人刚进市场大门的时候还戴着手套,进入店铺之前才取下来的,以上情况更说明他是个体力劳动者,结合在死者家里发现的那把砍骨刀上没有提取到指纹,我们可以合理的怀疑他在进入死者家中的时候也戴着手套,一整天都戴着这种尼龙手套,说明他他是个户外强体力劳动者。”我补充。

“他身上的一处汗迹还暴露了他所骑乘的交通工具。”吴师傅又说。

我伸过头去仔细的观察画面上的男子,心说什么汗迹会暴露他骑乘的交通工具呢?等等,吴师傅说的是骑乘而不是乘坐,那就应该是骑行驾驶的交通工具。我将目光移到那人的屁股上,果然看到那人臀部的裤子上有两道斜向内的深色痕迹,这应该就是吴师傅所说的汗迹。

大热天会在屁股上留下两道深深汗迹的一定是自行车一类的交通工具,而我的判断是,他所骑乘的很可能是三轮车!

我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吴师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现在结合案发现场的情况,被害人的举动,以及嫌疑人的衣着特征,给我一个嫌疑人的侧面描写。”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遍案发的那间平房内外及其周围情况,以及发现受害人时他的状态,再结合监控中拍到的这个人的衣着特征,给出了自己初步的推断答案。

“这个人很可能是个收废品或者二手家电的小贩。”

“理由是什么?”

“受害人家门前的小院里堆积着大量他捡来的废品,据此我判断受害人很可能以拾荒为生。在他家的附近并没有发现任何交通工具,这就说明那些废品的售卖是有人上门来收的。”

“说下去。”

“根据受害人周围邻居的描述,受害人性格比较孤僻,平日里不怎么与人来往。可他却在吃饭的时候为来访者开门,让来访者进入其中家,这很可能表明他不得不这么做,如果来的是一个收废品的,那就解释得通了。”

“还有呢?”

“受害人家中失窃的那幅画也是个疑点。因为受害人的性格很少有人进过其家中,就连隔壁邻居也是只是知道他家里挂了幅画,外人知道这幅画的存在以及价值的可能性就更低了。可在本案中嫌疑人在行凶之后却专门取走了这幅画——不管这是否他行凶的主要动机,都说明他知道或者至少认为这幅画是具有相当价值的,值得他这样做。因此我断定这个人应该至少数次进入过受害人的家中,见过甚至了解过这幅画的价值,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收废品的小贩。”

“除此之外还有那碗被吃掉的牛肉。”我继续补充“凶手在行凶之后居然能还在受害人家中进食,这无疑需要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行凶者要不然就是惯犯,对于杀人习以为常了,要不然就是心理变态者,对此不以为然。根据法医对受害人脑后和身上创口的检验,以及凶器是行凶者临时拿取的受害人家中的砍骨刀这两点判断,行凶者应该不是惯犯,而说他是变态又缺乏强有力的证据。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这个人对于受害人的情况非常的熟悉,他很有可能在受害人家中吃过饭,至少知道受害人炖的牛肉非常的好吃。案发的时候正好在用餐时间,行凶者在行凶之后感到腹中饥饿,因此就把桌上那碗香喷喷的牛肉吃掉了。”

最后这个推断是我从吴师傅的话中得到的启发,当我为行凶者吃掉牛肉的行为吃惊不已的时候,他却说那人“或许只是饿了。”而一个人只有在熟悉的环境当中,就算是杀了人,只要他刚好饿了,面前的桌上有放着他知道其滋味的美味牛肉,那么他才有可能吃得下去。

对于我的推测吴师傅表示赞同,我们将这个设想向调查组进行了汇报,很快就获得了通过,于是下一步我们就将嫌疑人的范围集中到了本市各种收废品和倒卖二手物品小贩身上。

目标虽然有了,但寻找的过程依然十分漫长。

这种小贩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平日里走街串巷,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要查找起来特别费劲。

好在我们也不是漫无目的寻找,我们判断那个多次进入受害人家中的小贩不大可能只收他一家的废品,很可能还在附近收废品,因此附近的居民很可能见过他,于是我们派出一组调查人员在鲤湾区那个非洲村以及附近的几个城中村走访。

另一方面根据刘老板的说法,他虽然不认得那个人,却在古玩市场见过那人几次,因此我们判断那人也很有可能经常到古玩市场去售卖他收到的物品,于是另一组调查员就在古玩市场附近走访调查,见到所有蹬三轮的小贩都上去盘问一番。

这种走访调查工作是最累人的,本质上跟大海捞针也没什么区别了。然而一连走访了数天,我们依然没有发现该名嫌疑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调查惊动了他,或者这人在犯案之后警觉了起来,至此就再没有出现。

鲤湾非洲村那边的居民在看了视频截图之后有表示好像见过这人的,但是这种人谁都不会去注意他,就算把废品卖给了他转身就能把人忘了,五官年龄身高这些信息都提供得模棱两可,住址更是无人知道。

古玩市场那边倒是有商铺的老板记得这人的长相,但是按照他们的描述在街上看每个小贩都很可疑。

至此调查一度陷入了僵局。

在我们每天花费十多个小时进行走访调查的时候,吴师傅却只呆在他的办公室里,喝喝小酒,抽抽小烟,整日里美滋滋。按照他的说法是在梳理案情,可我怎么看都感觉他是在偷懒。

这天我又大汗淋漓的从外面回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那张脏兮兮毯子上面,拿起桌面上那杯茶水咕咚咕咚的就灌了进去“累死我了,这种大浪淘沙的调查方式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吴师傅你给支个招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九章:张大佛爷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