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学习成长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寒大队,心中却在回想着老吴那间简单到甚至有些简陋的办公室里能隐藏什么宝贝。

“相信我。”寒大队别有深意的轻拍我的肩膀“无论如何你先跟着老吴办一个案子。要是办完之后你还要求调离,我二话不说马上让其他人带你,就怕到时候自己不愿意走了。”

往回走的路上我还一直在会想寒大队说的话,关键是我怎么想都想不出老吴那间邋邋遢遢的办公室里面能藏什么“宝贝”。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站在老吴那间办公室的门口。之前因为一直没有安排办公室,所以我都是在宿舍里查看那些调阅来的案件卷宗,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想着想着就走到老吴办公室来了。

我刚想转身离开,没想到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老吴那张饮酒过度有睡眠不足的老脸出现在了门后。

“吴……吴师傅。”当着他的面,我还是要叫他一声师傅的。

老吴瞪我半晌,开口问道“我让你看得那些案子都看完了?”

我顿了顿“基本上吧。”

老吴冷哼一声,突然报了一个卷宗号。

我稍微回忆了一下,将整个案件的嫌疑人犯案过程以及所使用的凶器包括各相关人员的口供等详细的说了一遍。

老吴听完之后不置可否,马上又问了另一个案子。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我就站在走廊里把他询问的案件一一复述出来,有的时候他会突然打断我,问我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包括疑点在哪里,我们警方在侦办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走了哪些弯路,证据链中最重要的几点是什么等等。

早年的案件重口供,因此很多案件就算结案了也存在很多疑点;另外办案时遇到的问题也不会记录下来,需要查阅者在相关记录当中自己发现;关于证据链的记录更是简单,一般只会在检察院那边留下一份记录,而在刑侦这边只会说在这个案件中发现了哪些相关证物,这些证物包括证言之间是怎么形成证据链的是需要查阅者自己思考,验证。

在我回答老吴问题的整个过程中,不时的有从走廊里经过的同事看向我这边,不过我都没有理会,脑子里全是曾经看过的案件卷宗。

一连问了十多个案子之后,老吴突然询问了一个早年的案子,那个案子虽然被归类到一级刑事案件当中,可最终的结论却是“死因不明”这就很令人费解了。

“那个案子……没有结论……”我如实回答。

“什么叫没有结论?”老吴盯着我“是卷宗上没有结论,还是你没有结论?”

“是……”我思考着如何回答“意外死亡。”

“意外死亡?无头女尸颈部创口平整,现场只发现少量血液会是意外死亡?就算是意外死亡那人头哪去了?”

“卷宗上这么写的……”

“如果卷宗上标注‘结案’两个字就真的结案了吗?还有那些几十年来一直没有结案的,是不是就不用再继续调查了?”老吴咄咄逼人的问我。

“这……”我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在警校里我们也听老教授讲过,早年的刑侦手段比较落后,和现在主要依靠客观证据链支持定案,零口供办案的思路不同。那个时候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具体的办案人员主观推理,然后寻找相关的证人证言证物来验证这个推理。说得好听点叫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实际操作过程中就是办案人员根据自己的经验主观怀疑某人,然后围绕自身推测“标靶式办案”,因此造成了很多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冤假错案。

“别忘了,你手下的可都是一条条人命,你任何的决策都可能影响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别这么草率了知道吗?”老吴哑着嗓子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中想的却是这都是卷宗上记录的内容,和我草不草率有什么关系。

老吴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还没有结案的卷宗拿来,我需要你写下在每个案子中看到的疑点,并写出你自己对案子的推论。”说完老吴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当中,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背影更加佝偻了,好像苍老了不少。

拿案子的过程中我越想越气,好不容易把案子都看完了,现在居然让我写推论,搞得跟写毕业论文似的,还是几千个没结案的悬案,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卷宗的调阅过程有严格的规定,不能一次拿这么多案子,好在我在查看的时候已经把相关的内容都偷偷记录在了笔记本电脑上,这次拿着笔记本来就行了。

老吴的办公室里除了他整天躺着的那张木沙发,就剩下那套灰蒙蒙的办公桌椅了。我找了块布轻轻的擦了擦那椅子上的灰尘,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这个给悬案找疑点写推论的过程实在是太痛苦了,因为很多案子都没有调查清楚,粗看之下简直是通篇的疑点,这种案子就算瞎猜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半天下来我一个案子都没有推测出来,整个人倒是累得几近虚脱。

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要放弃了,可看到沙发上老吴那副“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之后,我又咬牙坚持了下来。

就在我累得不停掐眉心的时候,手肘不小心触碰到了桌子上那一大摞堆积如山已经盖满尘土的文件,结果一本厚厚的文件“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扬起了纷纷扬扬的灰尘。

我暗骂一声,弯下腰想要捡起那本文件的时候,发现那本敞开的A4纸大小的文件居然是一本手工装订的笔记本,厚度足有五六厘米。此时那笔记本已经敞开来,泛黄的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笔记。

我随意扫了一眼那笔记上的内容,眼睛马上被那上面的一个名字吸引住,再也无法离开。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卷宗上的案件打交道的关系,我对那些案件的内容简直如数家珍,而眼前那本笔记本上出现的,正是其中一个未结案的案子上被害人的名字。

我捡起那本厚厚的笔记本仔细的观看起来,发现那上面记录的正是那起悬案的相关内容。和卷宗上记录的不同之处在于,这笔记本上所写的除了警方已经掌握的情况之外,还加入了笔者很多自己的推断,有的地方一条简单的线索,笔记上却提出了七八个疑点,给案件作出了多达十几种不同的推论,有的推论简直是异想天开,比侦探小说还要夸张,可仔细想来却又符合案件本身。按照笔记上的推论,原本看似毫无头绪的案子就变得合理起来,警方发现的每一条线索,每一件证据包括那些证人们不经意的话语都在这个推论中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整个案件仿佛情景重现一般。

看着桌子上那厚重灰尘覆盖下堆积如山的笔记本,我终于明白了寒大队的话,这屋里确实有宝藏啊!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埋头在那堆笔记本当中,如痴如醉的阅读着其中的案件推论。那些笔记本上的推论实在太过精彩,再结合现实中的案例,实在比最烧脑的电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时候同一个案子,笔者却可以根据已经掌握的线索给出截然相反的两个甚至多个推论,而每一个推论都符合已有线索,让人看了直叫不可思议却又不得不信服。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把那几千个悬案如同读小说一般看完之后,整个人有种满足后的虚脱感。此时我看向老吴的目光都变了,眼中的他已经不是那个邋遢的中年人了,而是一个全知全能的大神。

老吴似乎也没有想到我会一头扎进那些浩如烟海的悬案之中,对每个案子都认真推敲,仔细记录,近段日子对于我的态度也有所转变,至少不再冷嘲热讽了。

“这些案件推论……都是你做出的?”我迟疑地问道。

老吴点了点头并不否认。

“吴师傅,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由衷的赞叹。

“厉害?我如果真的厉害,这些案子就不会成为悬案了。”老吴冷笑。

“这……”这句话让我一个激灵“这些推论你没有上报上去吗?”

“这些推论缺少事实依据,报上去毫无意义。”

“可是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这些推论就是最好也是唯一的调查方向啊。”

“你以为我没有按照自己的推论调查过?”老吴反问。

“调查的结果呢?”我小心的确认。

老吴苦笑着摇了摇头“都是错的,都是痴人说梦而已。”

“都是错的?”我难以置信“每一条推论都是错的?”

“不需要每一条,只需要一条错了就足以害得人家家破人亡了……”老吴叹了口气,仿佛陷入了痛苦的回忆当中。

良久,他喃喃的说道“没有事实依据千万不要轻易下结论,永远不要……”

末了他突然抬头问我“你在那些案子里看到了什么?”

我愣住了,木讷的摇了摇头。

沉默在整个屋子里蔓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都是血淋淋的人心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章:学习成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