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悲剧人生

和其他悲剧里想要最后一搏的主人公不一样,牛某并没有选择去赌博或者做其他什么看似一本万利成功进天堂失败在祠堂的事情,他经过一段时间的实地考察,最终将经营目标选择在了目前国内火热的太阳能热水器上。牛某不但售卖热水器,而且还亲自上门安装调试,可以说销售售后安装维修一把抓,可以说做的很是周全了。

付出总有回报,随着时间的推移,牛某的热水器生意慢慢有了起色,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认可。

然而就在他的生意机井步入正轨的时候,一次意外再次毁灭了他的希望。

再一次热水器安装的过程中,因为一个操作失误,牛某安装的热水器外机从房顶上坠落而下,砸中了刚好从下面经过的一名行人。

由于并没有砸中头部,而且随后的救治非常及时,那名行人万幸没有生命之忧,然而高昂的治疗费用还是拖垮了牛某的事业。他原本就是债台高筑,这边的生意才刚刚有了起色,没想到又飞来横祸,这下重创让他的生意算是彻底完了。不但把本来生意还不错热水器公司抵押了出去,之前欠下的债务也逼上门来。

现在牛某虽然对外声称在经营建筑生意,实际上只是帮人家做一些电焊打孔的小生意糊口,很多时候甚至不是在做生意,而是在四处躲债。

按照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牛某很有可能是因为经济纠纷,被人杀害了。既然如此那些被牛某欠下债务的债主就有了杀人嫌疑。可问题是一般来说只有欠债人为了躲避债务杀死债主的,债主杀掉债务人的案例并不多。 因为无论债务双方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怨,这个怨恨的根源都处在债务上面吗,说白了就是为了钱。

只要人还在,那理论上欠债人就有还钱的可能,可人一旦没了,那就等于钱没了。一个人怎么会和钱过不去呢?更何况那还是他自己的钱。所以就算再怨恨欠债人,通常也不会用过这种极端的方式对待欠债人,这也就是如今社会的怪现象,欠债的是大爷,追债的是孙子,特别是银行这样的正规单位,他们不能使用非常规追债手段,只能列黑名单,申请限制债务人出行,最多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拍卖债务人的财物。可问题是有的债务人虱子多了不怕身痒,车子房子各种固定资产都重复抵押,家里有一百块恨不得欠下一万块的债务。

说白了这种人就剩烂命一条了,你能拿他怎么办?很多人一面气呼呼的逼债,一面还要防止他做出什么极端的行为来,比如说一死了之,虽然社会上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父债子偿的习惯。债务人的债务很大程度会转移到其家庭包括后代的身上,但一个家中顶梁柱都倒了,这个家庭连基本的生活都成了问题,谁还会认为他们家能还得起高额的债务呢?

所以在调查这些欠债人的同时,我们不但把他们列为犯罪嫌疑人,也把他们当做可能的受害人。

因为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车内的死者并不是牛某,而是牛某的债权人,牛某有没有可能为了逃避债务,将债权人杀害之后伪装成自己放入车内再制造了那场车祸的呢?

这个想法是在我看到了牛某的照片之后更加强烈了。

因为我发现牛某无论是什么时候拍得照片,都是一头短发,就是那种把头发剪得只有一厘米看上去和光头差不多的短发。这说明牛某平时习惯剪的就是这种发型,这样一来那个死者后脑勺上长达五六厘米的头发就显得很可疑了。

于是我们马上从牛某的儿子身上提取了基因样本,然后带回研究所去让何法医用来和在现场发现的那一小撮头发的DNA进行比对,比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检验报告上明确的写明,双方的DNA并不存在亲缘关系。

调查到这里,何法医的发现果然对案情起到了重大的推进作用,看来姜还是老的辣,我们这些人当中还是她何法医最辣啊……

至此调查方向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牛某瞬间从受害人转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调查的重点也从寻找那些债权人转移到了牛某的身上。当然关于债权人的调查工作还在继续,毕竟受害人很可能就在他们当中。

借私债这种事情一般除了当事人,外人是很难知道的,谁也不会欠了别人钱到处跟人说去,被欠钱的人一般也不会没事瞎宣扬,出给他是做小额贷款的。

无法从正面了解牛某的欠债欠债情况,我们就只能另寻他径了,好在牛某的手机卡已经被我们的技术员恢复,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调查他的通话记录,看看他平时和哪些人联系密切,从中找出债权人应该不难。

我们对借钱给牛某的人进行了一一的确认,很多人都反映这几个月已经很难见到他的人了,他经常不回家,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故意不接,因此大家都没有见过他本人,对于他的行踪不太了解。

这一点我们在牛某的妻子那里得到了证实,她说丈夫最近确实很少回家,有的时候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第二天天没亮又匆匆出门。她问丈夫有什么事,丈夫就说在躲债,不敢在家多待。

我们将通讯录里能找到的债权人都罗列了出来,每个人都打去电话确认了他们的所在处,就算在外地也一定要联系到本人,听到他本人的声音。这样的调查过了几天,我们将牛某通讯录上的电话打了个遍,电话打不通的就亲自走访,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人失踪了。

那就奇怪了,如果死者不是借钱给牛某的人,那么会是什么人呢?

眼看着调查似乎陷入了僵局,可我却并不这样觉得。在调查牛某的电话通讯录的过程中,我意外的发现前段时间他的联系对象很有些问题,这个牛某在失踪前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打了大量的稀奇古怪的电话,这些电话的尾号在我们这些有经验的人眼里一看就有问题。这些号码都是一些临时号码,或者是储值电话,电话不需要注册机主身份,花光花费之后就可以扔的类型。

这种号码现在已经渐渐被电信部门取消了,但还有少量的号码在使用,这种号码通常被从事特殊服务的人收购而去,有特殊用途,特点是难以追踪。

我们将这些比较特别的电话调了出来,随即拨打了其中几个,不出所料,这些电话不是卖仿真枪的就是蒙汗药的,就是你在公共厕所的墙壁上经常能看到的那些玩意儿。

“这个姓牛的还真是业余啊,要动手了才到处找凶器。”小马看着长长的通话单调侃道。

“这么说你有经验?以前杀过人还是放过火?”我横了小马一眼。

“那倒没有。”小马摸了摸鼻子“顶多调戏过几个良家妇女。”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五章:悲剧人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