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他的棋

对于不久前山腰发生的一切,以魉鬼的境界自然知晓的一清二楚。

若非那时他忙于布阵,恐怕会立即冲到王小凡身边,将那些愚昧之人杀个干净。

等到布完阵法,王小凡施道之时,魉鬼才将将得空,去山遂沟壑里将这把黑刀捡回来。

那些修者,自然早已经死了,这座云山的禁锢阵法,便是连他都不敢轻闯,更惶之那些境界低微之人。

见到魉鬼递来的黑刀,王小凡倒也觉得省了些事儿,不用花力气下山在寻。

自然,他并非在意这柄黑刀的价值,只是其间散发的某种熟悉感,让他有些疑惑。

“魉鬼,你怎么看?”王小凡出声问道。

魉鬼沉默思衬片刻,神情亦是有些古怪。

他自然也感知过这柄黑刀,就是寻不出上面的灵源来自何处,又是何方宗派法门的手段。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清晰的是——

“我感觉……有些熟悉。”魉鬼看着黑刀,亦是如此。

这柄黑刀是一把魔刀,作为魔修,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莫名的因系感。

王小凡点了点头,他曾经对魔道一途走的更远些,自然能够明白,这柄魔刀内那缕熟悉感何来。

与他曾经修炼的《天魔大化》很像。

沉默了会儿,王小凡拿着黑刀远离了这处山巅,同时他说。

“你守着这里,守好。”

听到王小凡的命令,魉鬼的神情变得严肃,他自然知道王小凡的意思。

这是让他无论发生什么,也暂时不许离开山巅。

看着渐行渐远的王小凡,魉鬼忽然有些担忧。

……

……

原路走着,直到离山巅远些思衬着距离够了,王小凡才寻了一块山岩坐下。

道边山路崎岖,树柏森然,云雾依旧很浓。

他将黑刀拿起,仔细端详着,若有所思。

“确实有些像。”王小凡觉得有些意思。

《天魔大化》本就是北疆天门,历代魔尊方才允修的功法,尤其是其核心道法,极罕见外传。

但这柄黑刀,竟是流露出那般道韵,令他实在好奇。

黑刀的主人是谁?

王小凡接下了这道战书,笑了笑。

他将黑刀折断,内里封蕴的道法随着一道丝线游出,像是一根琴弦。

那根漆黑琴弦泛着令人心悸的道韵,环绕在王小凡身旁,借着微风轻轻响起奇异的旋律。

黑云渐起,王小凡微眯起眼睛。

有些麻烦了。

……

……

山腰之上,苏桃桃姐妹依旧在等候着,王小凡不许她们在往前走,她们便待在这里。

只是,时间有些太长了。

苏桃桃忧心的看着山巅,心中觉得忐忑。

即便王小凡对这座山颇有经验,但人也偶有失手,便是在南海采灵气珠的那些老渔们,不也常有被暗流卷去不归的吗?

苏桃桃自然不希望王小凡出事儿,但时间推的越久,她的神情便越是难过。

“我上去看看。”苏桃桃想了想,说道。

听到姐姐的话,苏蓁蓁自然也是担忧,没有阻拦,决定一同上去看看。万一王小凡真的被此山阵法所伤,或遇什么蛇虫猛兽,也好有个帮衬。

“你留下,不许上去。”苏桃桃继续说道。

她即便不太聪明,也知晓王小凡之前不许她们姐妹上山,恐怕上面是有危险的,所以她此时去寻王小凡,自然不希望妹妹冒险。

“可是……”苏蓁蓁有些犹豫,担忧的看着姐姐。

苏桃桃摸了摸她的头,不容反驳。

“我是姐姐,听我的,乖。”苏桃桃说道。

临行时,又多嘱咐了一句。

如果明早她没回来,王小凡也没回来——

记得自己下山,回家好好生活。

洛城虽小,却比金陵暖多了。

……

……

琴弦浮游,黑云渐起。

王小凡看着周围的景色,竟是逐渐在变。

也不知是幻境还是虚境,此般手段,确实奇异无比。

等到黑云将周遭凝聚,弥漫了整片天空,大地也改了颜色。

王小凡静静的坐在山岩之上,只有他坐着的那块山岩还是山岩。

大地凝成了棋盘,白线在无尽的漆黑之上,纵横交错,却没有边际尽头。

偶有黑白二子零落,将棋盘之上铺画出一曲阳春。

远处,黑云渐凝,有一个人影。

他看着这边,王小凡也在看着他。

那人影翩翩走来,温润如玉,风度无双,想来应是位天骄公子,气度罕有人及,这是那些寻常修者都不及的,甚至是书心斋那些书生都未必有此般风骨。

黑云扑面,看不清面容,只见那道人影走到不远处,也坐在了一枚白子之上,如闲散田野,与王小凡相对而坐。

看那陌上公子许久,王小凡才开口道。

“我应该不认识你。”

问这话,王小凡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开,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想看出更多的东西。

但对方未曾回应,只是淡然的笑了笑。

“来一局?”他的声音很是随意,就像是与老友谈酒,有些惬意。

听着声音,王小凡觉得,大概是真的不认识吧。

“那就来一局吧。”

两人相对而坐,离的稍远,座下大地便是棋盘,他们也在棋盘之中。

天空微风渐起,几许幽幽的凉意降下,依旧满是黑云。

公子执白,王小凡执黑。

只是——

白子先动了。

这不是下棋的规矩,王小凡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对方。

而白子落下的那一刻,王小凡更是有些生气。

“棋不是这样下的。”

那位黑云扑面的公子笑了笑,自是惬意。

“这是我的棋。”

王小凡沉默了会儿,也不自觉舒开了眉。

“有些道理。”

王小凡执起黑棋,紧贴在了白子左侧,反正棋盘无际,左右皆是活棋。

他落子的地方是空格之内,而非天元与星所延伸的交叉痕迹,因为那位公子起始落子,也在空格之内。

他说,这是他的棋。

天地变幻,黑云如光幕流转,不似人间岁月。

棋盘大地之上,不知过了多久光景,黑白交错,将那些空格铺满,偶有零星却是愈显杀机。

无棋难活,落子则死。

便是珍珑棋手,恐也难解当下。

“了不起。”

王小凡手中执着黑子,久久未落,觉得事情麻烦了。

比他想的还要麻烦些。

黑云扑来,有些冷意。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9 他的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