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似曾相识的过路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雪下的很大,直至入夜。

夜空有云,遮住了月亮,让天色更黯淡。

玉茗鹅黄色的衣裙,已被鲜血染红,她所踏过的每一步都留下如梅花般的脚印,很是凄惨。

随着夜风再起,纷纷落下的雪花覆盖在脚印之上,好似没有踪迹,但却隐蔽不了那份血腥气。

玉茗将怀中已经生息若无的婴孩仔细抱着,这是支撑她逃命的最后理由。

若是没有这个孩子,她便不会逃走,就算拼上最后的性命,也会尽力多杀一人,为逝去的兄嫂复仇。

便是奔跑的鲜血流尽,眼眸都有些发昏,但她依旧没有倒下,心中亦是回荡着无限的恨意,无论是玉家宅院那时的,还是她逃离小镇不远,萦绕在整个镇子中的哭嚎。

她从未设想过,原来世间竟有人如此可恶,她竟有一天,也会如此渴望杀人。

只是在如何厉害,在如何疯癫,鲜血快要流尽,终究会体力不支,何况她还拼命护着那个孩子,想要找户好人家寄养。

“若我能活下去,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你们生不如死。”

玉茗的声音奇异的有些沙哑,仅仅只是过了不到六个时辰,她却已然像是另一个人。

她很清楚,她还是她。

但她更清楚,她已经不再是她。

仇恨能够化作短暂的力量,让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与实力,但可惜的是,这既不是奇迹,也并非什么秘术。

人的身躯,总有承受力量与伤害的极限,一但超过这个界限,便再也无法做到任何事情,哪怕只是最微小的动作。

每一个人躯体力量的界限不尽相同,修者与凡人更是天壤之别。

遗憾的是,玉茗依旧只是个凡人。

不知跑了多久,她在风雪中应声倒地,饥寒交迫的身体渐渐僵硬,眼眸中无可奈何的神彩也渐渐黯淡。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怀中的婴孩蜷缩在了裙衣中,希望这名婴孩能够比她多活一会儿。

风雪中,又有脚步声来。

人很多,有些急促,有些热切,就像是一群嗜血的贪狼,在大雪封山的曲路上,发现了一只昏迷的小鹿。

“但你活不下去了,没谁能救得了你。”

追来的修行者自然是陈莫等人。

在葛彦的吩咐下,那些人分成了两拨,各自行事。

除了葛彦惜命,即时返程第三重楼治疗寒毒,他们这些仰人鼻息,不敢得罪葛彦的,便有一部分留在了玉镇,做了更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为寒冥鬼体制造‘罪名’。

更多的人,包括陈莫等人,便寻着雪夜中的鲜血气味,不停的追赶玉茗。

直至不久前,陈莫感觉得出,玉茗的气息不稳,脚步虚浮,想来伤势更加重了些,即便再有临死前的反扑,也不足以造成他们更多的伤亡。

此时,陈莫才觉得葛彦吩咐的那个时刻到了,不再尾随,决定带着众人现身,准备杀死玉茗。

即便玉茗突然疯魔,依着寒冥鬼体的奇异体质,杀死了他们不少人,但终究只是个凡人,将战线时间拉长,将伤势拖延,总也会成为强弩之末。

这个时间比陈莫等人预料的还要早些,就是现在。

听到陈莫的声音,本已经倒在雪地中的玉茗紧咬着牙关,唇间渗出血迹。

她的眼眸中恨意更甚,但那股妖异的鲜红却渐渐淡去,无法再给她任何支撑,她的躯体承载已经到了极限。

玉茗用手轻抚了抚怀中的婴孩,自嘲的笑了笑。

早知会被追上,她还不如就在玉家与这些人拼命,也总能多拉上一个。

只是苦了这个刚出世,却已经濒死的孩子,还要让这孩子多经历了一些世间的污秽与寒冷。

“早晚有一天,你们会遭报应的。”

玉茗沙哑的声音有些无奈,就像是在暴风雨中失去一切的小狗,即便没有任何错误,但狂风暴雨的甲板上,却显得绝望与无助。

她也只能可怜的咒骂着,心中却更是悲戚。

她甚至已经不信任苍天,为何会任由这种畜生活在世间?

苍天无道,这句话总也是有点道理的。

听到玉茗虚弱的咒骂,陈莫等人一声冷哼。

“我们会有何种报应,你永远也看不到了,但我知道你现在就会死,会死的很惨。”

显然,在玉茗杀死的那些修者中,也有与陈莫关系不错的,甚至有陈莫或者其他人的同门师兄弟。

如此,他们自然要给宗门一个交待,那便不能让玉茗太过轻易死去,以此震慑声威。

陈莫举起了手中的剑,眼瞳中满是嘲弄的寒意。

也不知他是想先砍掉玉茗的胳膊,还是想要先刺死她怀中的那名婴孩,剑锋上有些寒霜,显得更冷。

只是陈莫那剑暂时没有砍下,因为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那些脚步声很是细碎,就像是一个人无趣的在大雪天漫步,随意游荡着,如同夜晚的孤魂。

陈莫微微皱眉,觉得有些古怪。

即便是凡人武者,恐怕也不会在这般大雪封山的境地内,趁着夜色赶路,那实在与找死无异。

那么对方也是修者了?

是路过的?

还是感应到玉镇有事,所以特意赶来探查情况的?

陈莫片刻思考后,便得出了结论,示意随行的同伴们先隐藏起来,想要等那人过来看看情况。

总不好临到末了出现意外,对他们身后势力的名声不好,能够解决,自然便顺手解决。

事实上,脚步声越来越近,也就十数息的时间,那人便来到了陈莫五丈之内的距离。

他能够看到陈莫,也能够看到即将被陈莫杀死的玉茗,但却没有太多情绪。

活了很多年,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见的太多,他早已经淡漠,反倒不如寻个酒家,将酒壶灌满,在点些卤味。

早在上一个镇子时,他便听说临近有座玉镇,玉镇的山茶与黄米酒很是不错,临近年关,应该还有些平日里吃不到的红糟糯米糍。

随着他停下脚步,倒在雪地中的玉茗也恍惚察觉到这个人影,她没有呼救,只是搂紧了怀中的婴孩。

陈莫也在细细打量着这个青衫男子,虽面庞俊秀,但整个人有些颓然,像是透着两分病意。

更让人奇怪的是,此人看起来并非华贵的修者打扮,反倒如一个商人,一袭青衫,透着些简单与倦怠。

这也许是一个境界颇弱,没什么背景依仗的过路散修?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12 似曾相识的过路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