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简单与复杂

只是随着时间稍逝,预想中被剑气割裂身子的疼痛却未袭来。

因为恐惧紧闭着双眼的苏桃桃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难不成人死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痛苦的?

还是因为太过痛苦,让她全然失了感觉?

苏桃桃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依旧是扑在王小凡身上的姿势,因为恐惧,她紧紧的搂着他,想用身子为他挡住袭来的剑气。

睁开眼睛,王小凡的面容离的很近。

他的眉很静,眼神也很干净,不是多么洒脱的容貌,却令有一种沉稳的魅力。

苏桃桃看怔了,直到感受到王小凡呼吸的气息,才明白,自己与他离的太近了。

夏衫亦是浅薄,便是胸前,隐约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沉稳的像海,不知他是否也感知到了自己的心跳?

懵的,少女的脸颊绯红,耳垂更像是晶莹的玛瑙,有趣极了。

她手忙脚乱的放开王小凡,若非苏蓁蓁在一旁扶着,险些跌倒。

“事、事急从权,还请、请小凡先生莫要误会……”她着急的又快哭了出来,有些委屈。

她不想让王小凡以为她是个轻浮性子,虽然刚才对方的温度,让她的心跳像是小儿拍的皮球,乱的不成样子。

“无事。”王小凡的声音依旧沉静,没有太大情绪。

见此,苏桃桃才从慌乱中平静下来,只是耳垂依旧红润,很是可爱。

她偷偷看了王小凡一眼,不自觉又觉得有些可惜。

“咦?那道剑气?”

“是呀,斩偏了。”回答的是苏蓁蓁。

这名娇小少女指着一旁的山岩,那里崩碎的不成样子,想来那道气力,刚才若是斩在她的背上,恐怕脊骨也会断成几节。

苏桃桃觉得庆幸,只是又有些奇怪。

刚才斩出剑气的那名修者,道行多半不浅,为何会斩偏呢?

苏蓁蓁也不明白。

王小凡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但在苏桃桃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依旧还是不幸。

“小凡先生,你快带着蓁蓁离开,不然等他们回来,就真的一步也跑不了了。”

这便是连苏桃桃都能看的明白,等那些人争夺完那把黑刀,恐怕失败的人们势必会回来撒气,王小凡若还留在这里,将生死两难。

修者折磨人的手段,向来比凡人还要残酷的多。

“你呢?”王小凡觉得有些奇怪。

为何她让自己带苏蓁蓁离开,她却没有离开的打算?

一旁的苏蓁蓁轻拉着姐姐的衣袖,依旧不肯离去。

她自然知道,等那群人面兽心的回来,无论是她还是姐姐,亦或者王小凡都逃不掉,时间根本来不及。

恐怕还未等下山,便会被那群人返回抓住。

她亦是清楚,姐姐苏桃桃恐怕是想将她自己留在这里,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让自己能够与王小凡多逃一些时间。

也许这点时间很短,生存的机会依旧渺茫,但却至少多了一些。

苏蓁蓁自然不肯,即便这次可能被姐姐骂,会惹得她伤心落泪,她也不想放手。

王小凡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见姐妹两人快哭成了泪人,也不知该怎么安慰。

他只是看了一眼那群人追逐去的方向,然后想了想,说道。

“他们不会回来了。”他说。

听到王小凡的话,苏桃桃有些发懵,苏蓁蓁也有些难以置信。

那群修者的实力放在洛城,恐怕无人能掣,又还会被什么麻烦缠住,导致他们回不来呢?

“我在这里住座城住过很久,知道这座山有几层禁制。”他说道。

这是修行界很常见的事情。

有密藏异宝之地,自然会有禁制,尤其是某些大能遗留墓穴之地。

王小凡自然知道,这座云山并非如此,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遗宝,但所有人都这样以为,恰好云山也有禁制,这么看来倒也无甚违和。

听到王小凡此言,苏蓁蓁倒是先反应了过来。

原来王小凡竟是知晓这山上有所禁制,借着刚才丢刀,将那些人引过去了不成?

“那……能拖住他们一些时间?”苏蓁蓁觉得心中燃起了希望。

若是有些时间,能够让他们三人逃离这里,远走他处,至少还有生机。

王小凡沉默了片刻,看向那些人离去的方向,觉得有些可惜。

自然不是可惜那些人的性命,只是可惜生命本身。

有的人想要活着,却无法活着,却还总有太多人不知该如何珍惜活着。

王小凡轻咳两声,感觉胸口气血有些翻涌,不是因为感慨,只是罕有的活动了筋骨,动了气血。

“不是拖延时间,他们真的回不来了。”王小凡重复回应了一次,觉得有些无聊。

他觉得说这些话没有什么意义。

这是修行者太过常见的事情,他已经见的太多,早已没什么感触。

可听到此言,两名少女却是不同。

苏蓁蓁沉默着,有些难以置信,一旁的苏桃桃则是还没反应过来,有些懵。

“那……这山上的禁制可真可怕。”

苏蓁蓁看着悠悠起伏的山脉,突然觉得有些寒冷,更是突然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小凡哥哥作为近乎凡人的筑基修者,为何会了解远山何处有禁制?

苏桃桃想的远不如苏蓁蓁多,听到王小凡说无事,她便信了,只是依旧担忧的拉着两人想要离开。

“万一他们回来了呢,我们赶紧先离开呀。”她害怕的手都在抖,竟然刚才还想将她自己留下。

唯一的问题是——

身后的天音珠一直亮着,王小凡忘记了退出,光幕将所有的一切呈递给了直播间的观众们。

听着王小凡与苏蓁蓁的对话,光幕他处的众多修者感觉后背直冒冷汗。

修道者不乏这种借天时地利坑杀敌手的,这位青年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但你这样坑人,还大张旗鼓的直播出来,是不是嚣张的太过分了,连掩饰都不掩饰,莫不是在打那些人的宗门脸面?

阴人也没有这么嚣张的啊?

要知道,那些人可有不少是一派大宗的子弟,也许他们本身不算出彩,但宗门却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弟子平白枉死受辱。

在光幕众人看来,这位青年虽有急智,能够借天然阵势坑杀远超他实力的群人,但却不够隐忍,还是年轻了。

“道友走好,敬你是条汉子。”

“道友走好,愿天堂不在装哔。”

“道友走好,西天的路上莫回头。”

“道友走好……”

直播间内,满是为王小凡送行的文字,全然将他当成了一个死人,自然在发完悼念的匿名留言后,众人也纷纷退走,防止回头那些大宗门调查起来,牵连己身。

只是,他们也忽略了一个问题,为何王小凡会知道这座云山的禁制何在?

再与苏桃桃姐妹临行时,王小凡才想起将天音珠捡起。

他发现这枚碧翠小珠依旧闪烁着佛家铭文,很是好看。

原来他忘记关了。

不过看着直播间内人数为零,王小凡倒也没有在意,反正无人看见,是开是关倒也无甚所谓。

至于天音珠的留言,他从来不看。

因为魉鬼忘记了说,王小凡尚不知有这项功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