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捡人

望着山路之上的密厚落叶被风卷起,花念明显感觉体内的伤势好了许多。

按理寻常丹药即便药效再快,也不太可能这么快梳理好他的身子,至少不可能这么快将内伤压抑住。

以花念的见识,虽认不出那颗丹药究竟为何,但想来品级应该不低。加之此人刚才来时,他竟然毫无所查,想来多半是个颇有实力的修者。

花念顿了顿,认真的看了王小凡一眼,暂时压下最后的犹豫。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花念执礼问道,眼瞳间有些郁闷。

事实上,若是他尚未受伤,以他的境界与岁数,整个中州又有几个能担得起他这声‘前辈’。

“既然您刚才肯仗义援手,想必是古道热肠之士,若是不嫌麻烦,不如在帮我一把,替我传个消息给焚神谷,我与焚神谷的嫡小姐私交不错,当然我的家世也颇为不错,事后定有厚报。”

花念刻意将焚神谷放在前列,让人以为他的氏族乃是依附焚神谷的寻常巨擘氏族。

只是见到王小凡没有立即回应,花念以为对方觉得他是空口白话,索性又将条件讲明。

“恐怕前辈看不上金银之类的俗物,我族在焚城有条赤炎石的灵脉矿,到时便赠予前辈。若是您有意世俗务,我去向那焚神谷嫡小姐求一位供奉之位与您也可。”

见到花念颇有些无奈的视线,王小凡这才反应过来,笑着点了点头。

他哪里会在意这些东西,之所以怔神,也不过是觉得这少年实在有趣。

说谎都不会脸红,竟是如此严密。

当然,谎言指的并非是那些‘报酬’,因为花念确实给得起,事实上,便是翻上十倍的价值,他也给得起。

当代魔尊之子,整个北疆最尊贵的小公子,又哪里会比那位焚神谷的嫡小姐差了。

“好。”王小凡回应道。

“那你们就先随我下山养伤,我遣人去通知焚神谷可好?”

花念再度认真执礼,向王小凡道谢,可惜双腿依旧瘫在地上,毫无知觉。

王小凡见药力尚未完全发散,便又蹲下身子,掀开了少年的裤腿,替他推拿。

不知为何,这种毫无灵力促进的手法,竟是让花念意外感觉到微暖,然后有了些刺骨痛意,不在毫无知觉。

这究竟是个什么怪人?

花念看着王小凡,瞬间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不由得开口询问。

“还未敢问前辈尊名。”

“王小凡。”他回答。

有秋风起,随着王小凡的回答,周围安静了些许。

花念挑了挑眉,像是在忍笑,一旁的魅妖儿则没有忍住。

“好土。”

少女稚嫩的声音打破气氛,让三人变的有些尴尬。

这时还是花念轻咳,重新开口挽救。

“前辈之名颇有些乡土气,实有种大隐于市的气魄,以市井流掩内里大雅,令人……佩服。”

话到最后,连花念自己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说了那么多谎话,就这句最厚脸皮。

王小凡倒是笑了笑,自然也不会责怪些什么。

至于两人认不出他,倒也是理所应当。

世人只知鸿羲,却不知王小凡。

整个天下间,也唯有花不语、白帝这等人才知晓、才会将鸿羲魔尊与王小凡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

若是花不语未曾告知过这名少年此事,他自然不会知晓,恐怕与世人一般,只以为那位鸿羲魔尊已经身殒在那殒天一役之中。

事实上,或许是因为花不语避讳,花念当真从未由母亲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自然不知。

一旁的魅妖儿出言无忌,反应过来也是脸颊微红,知道言之有错,连忙行礼道歉,很是愧疚。

但她顿了顿,却又意外的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像是听谁提起过。

魅妖儿看了花念一眼,又低下了头。

若师尊真的提起过,公子哥哥应该认得才是,连他都不认识,想来自己也是听差了吧?

“你们呢?”

王小凡看着两人,笑容有些淡,但熟悉的人却明白,他对这两名少年少女的态度已经极是宽和可亲。

他与这两名少年少女的见识自然不同,更认得这两人衣裳之上细腻的针脚。

曾经他的衣服也是由花不语亲手缝制的,她为他缝制了百年的衣裳,从没有碰过针线,到一针一线的细腻与柔和,见了太久,没谁比他更能认得出她的习惯。

王小凡自然认得出,无论是花念还是魅妖儿的衣裳,都是一样的针法,一样的做工,出自一人之手。

微风吹起衣裳,依旧没有扫去魅妖儿的慌张。

“我、我……我叫魅……”

“她叫魅儿,姓妖,不怎么会说话,还望前辈见谅。”

花念不留痕迹的打断魅妖儿的话,同时替刚才魅妖儿的无心之言解释,极是自然。

王小凡静静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破,只是觉得有趣。

“我姓花,单名一个凡字,倒是与前辈撞运了。”花念说到此,显得有些腼腆,谦逊的笑了笑。

王小凡点了点头,大约知道这又是个假名,想来这少年是临时起意,用自己的名字给他化了个假名。

唯一让王小凡有些意外的是,少年报名的时候,一旁的魅妖儿反而有些诧异,不像是因为他说假话,反倒像是惊奇他说真话。

……

……

下云山的路很慢,不仅仅因为山路崎岖难走,更麻烦的是少年与少女的状况。

花念的双腿依旧不能站立,魅妖儿也一瘸一拐,走路极是费劲。

无奈之下,王小凡将花念背起,同时扶着魅妖儿,就走的更慢了些。

回顾往昔岁月,王小凡从不记得他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何况还是两个,又不由得笑了笑。

中途走走停停,歇了不少时间。

直到出了云山阵法,到了已有人烟的山景区,王小凡才雇了辆马车,行路归家。

屋内,日常依旧

苏桃桃正在厨房内做饭,一袭纯白围裙围着,可爱间透着几分稳静,成婚以来虽然慧识没有提升,但她的性子却稳重了不少,将家内打理的井井有条,透着温馨与宁静。

今日烧的是些南菜,多有清淡,却很爽口。

苏蓁蓁依旧在背书,快到做饭时,又执意来帮厨,苏桃桃执拗不过,便让她做些轻的,多是观摩。

“娘亲以前也是这样教我的。”苏桃桃不经意提了一句,苏蓁蓁听着,浅浅的握着她的衣袖。

直到蒸笼微鸣,两人将菜架盘时,苏蓁蓁才问。

“用摆姐夫的碗筷吗?”

昨夜与今日清晨,王小凡都没在家吃饭,他说云山有事,便赶着夜路上山了。

“先不用了,等他回来再说吧。”苏桃桃想了想,却不知王小凡几时回来。

她也不知道王小凡是去做什么,但却没问。倒不是担心对方隐瞒说谎,只是因为没必要问。

王小凡与她说过,她想知道的,他一定会真实的告诉她,这是信任。

夫妻间的信任是相互的,所以苏桃桃并不在意王小凡究竟做了些什么,又准备去做些什么。

她相信他是个好人,不会去做坏事,只要注意他自己的安全就好。

所以上次锦袋里那颗明月珠,她也没多问。

有敲门声,苏桃桃急忙去开门,知道王小凡安全回来了,松了口气。

只是为何他今日不自己开门?

打开门,苏桃桃才见到王小凡背着一名衣衫残破的少年,带着一位颇有些泥泞的稚嫩少女。

见到微怔的苏桃桃,王小凡开口。

“云山上捡回来两个人。”

里屋的苏蓁蓁听到这话,莫名有些想笑,想要打趣。

您上次捡人回来,捡了个媳妇,这次又捡回来个谁呀?

只是临至门前,见到那少年与稚嫩少女疲惫的神情与受伤的身躯,苏蓁蓁又哪里敢打趣,急忙与苏桃桃分别搀扶两人回屋,开始烧些热水,寻找伤药。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16 捡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