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似曾相识的信任

清风起,吹层云万里,临近山岩,只剩徐徐。

坐在山岩上那男子的一身华服微微轻扬,富有北疆风韵,上面铭刻着很多纹络,无甚非凡意义,只是些寻常异域之风。

王小凡来到云山时,穿的总比往日里郑重些,不知是因为过往的心绪,还是对山下那具不知死没死透的尸体的尊重。

他腰间的香囊早已去了,一同收起的还有那颗明月珠,都放在家中的储物间里,反倒是让他的腰束显的有些空。

见到这名北疆服饰的男子,山岩下的花念愣了愣,转瞬眼瞳间便是无比的警惕。

他示意魅妖儿到他身后,但这时才想起他双腿已废,连站都站不起来,又哪里护得住她。

花念显的有些颓废,低下头,眼瞳中敛去寒芒,像是放弃。

王小凡依旧看着他,不仅仅是因为少年身穿的那套衣裳熟悉的针脚,还有他体内所蕴着的魔功。

原来是她的孩子啊。

王小凡有些怅然的看向万里层云,似乎心中又起了些痛楚,但正如苏蓁蓁曾经说过的,看开之后,便又是释然。

轻轻叹了口气,王小凡重新将视线看向山岩下的少年与少女,目光透着几分柔和与亲切。

他想问问这两个孩子,那人还好吗?

但终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跳下山岩,准备替那少年看看双腿,王小凡看得出,这少年双腿受伤不轻,恐怕再不治疗,会有麻烦。

谁料他才走近花念,正准备蹲下身子,少年反手二指齐至,食指与中指间亦夹着根针,像是绣花针。

但王小凡却能够看清,这‘绣花针’上透着彻骨的寒气,恐怕寻常修者一被刺中,便会周身落寒,任你修为精深,恐怕也得昏睡几天。

这时,王小凡才看到花念抬起的头,这名少年眼中满是警惕与煞意,这一击像是倾尽了最后的余力。

“很快,但还不够快。”

王小凡桎梏住花念的手,摇了摇头。

若是寻常修者,恐怕还真会被少年刚才的伪装隐瞒,再被他偷袭成功,但这对于王小凡而言却没什么意义。

他突然有些不解,为何这少年问也不问,便下重手?虽不至死,但对于一般人也很麻烦。

直到王小凡仔细看了一眼花念身上的伤势,这才明白。

原来这少年伤的程度比他刚才判断的还要麻烦些,几乎已经没有了自保之力,若是此般境况在手下留情,真有危险时,死的便是他自己。

见到花念被桎梏身形,一旁的魅妖儿也着急准备出手,但她伤的亦是不轻,体内灵脉受损极重,难以施展手段。

尤其是花念此刻被这名华服男子桎梏着,她更不敢轻易妄动。

花念则见偷袭不成,颇为复杂的叹了口气,眼瞳中有些遗憾与麻烦。

转瞬,他将这些情绪全部敛去,淡漠的看着王小凡,竟是没有什么畏惧,也没有求饶。

颇为少年意气的心性。

王小凡觉得这倒也不坏,尽量使木讷的神情和善些,看起来不那么严肃。

“我也是魔修,你不用怕。”

王小凡指了指身上的颇具北疆风俗的华服,与花念身上的残破华服虽不是一款,但却有着同类的异域风俗。

花念没有再看王小凡,回应道。

“正因为你是魔修,我才要将你弄倒。”

听到此言,王小凡微微怔了怔,有些奇怪,按理天下修者皆厌魔修,但魔修却以魔修为傲,何时起魔修也厌弃魔修了?

转念一想,王小凡倒也了然。他自然看得出,这少年少女是在被人追杀,看来追杀他们的人多半也是魔修。

大概他们是将自己当成追兵了吧。

王小凡沉默片刻,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发生了什么?”他问道,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是坏人,至少现在不是。”

听到王小凡的话,花念依旧看着远方的万里层云,层云将云山遮掩的更加朦胧,让人看不清眼前。

他没有回答王小凡,只是讥讽般的看了他一眼。

你说你不是坏人,就不是了?

况且……坏人未必是敌人,好人也未必不是追来的杀手。

花念觉得王小凡是在与他玩文字游戏。

王小凡也沉默了下来,觉得有些麻烦,这孩子未免太聪慧了些,聪慧过头反倒会忘记很多事情。

他夺下花念的那根针,将其悬在少年眼前,随时都能够轻易取他性命。

“现在你能相信了。”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追兵是为了追杀他们,但他现在能杀他,却没有杀,所以不是那些追杀他们的人。

这就像是他在大半年前,偶遇苏桃桃姐妹的那个晚上,与她们解释他不是坏人一样。

能做坏事,但不去做,自然便足以证明。

也许这也有可能是更加残忍的诡计与诱导,但现阶段,他们却只能选择相信。

花念沉默了片刻,想通此节,看了一眼王小凡。

难不成他真的只是一个过路的普通魔修不成?若真如此,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于是花念犹豫了片刻,将他所遇到的事情简述给了王小凡,当然,这个故事中的很多身份与情节都有所遮掩。

“我本是北疆焚城一大氏族公子,只是后来……”

王小凡静静的听着花念的话,对于这名少年所隐喻暗指的宗门势力,自是心中有数。

北疆曾经是他的,除了如今的花不语,没谁比他更熟悉北疆。

魔泉吗?

王小凡起身站在山路之上,他悠悠的看着北方,眼瞳间有些杀意,但却很好的敛去。

此刻的王小凡甚至有再次一纸传书,将白帝唤来云山的打算,虽然他清楚再这么做,那剑人多半真的会骂娘。

斟酌片刻,王小凡还是决定先给这两名少年少女治疗,这确实刻不容缓。

可惜手边没有太好的灵药,王小凡从腰束中寻出一个锦盒,里面放着一颗赤红色的瑰丽丹药,有种淡淡的茉莉香甜。

他将其一分为二,分别递给两人。

“吃了。”他说。

只是无论花念还是魅妖儿依旧在犹豫,他们终究难以信任此人。

王小凡觉得愈加麻烦,再度用那根针悬在花念眼前,仿佛随时取这少年性命,然后他看了魅妖儿一眼。

稚嫩的少女立刻明白意思,将那半颗丹药吞下。

然后王小凡又看了花念一眼,少年的情绪立刻变的复杂。

“我若不吃,你也准备杀她?”

王小凡没有回答,花念极是郁闷的也将半颗丹药吞下,这时自是感受到体内药力挥发,明白这真的是药。

至少不是单纯的毒与蛊,多少还是疗伤的药。

“那只是药,虽然不太对症,但对你们只有好处。”王小凡仿佛看穿两人的想法,解释道。

这时的解释便很真诚,值得相信,因为无论花念两人相信与否,药已经吃下。

两人有些郁闷的看了他一眼,王小凡不解,斟酌片刻,觉得该说些什么。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很简单。”

花念听到他的话,怔了怔,感觉胸口气血有些翻涌,大抵是伤药起效,在祛除体内淤血。

花念吐了口血,按理应该觉得胸中舒畅,但不足为何还有些郁闷,这大抵是药治不好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