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不改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随着王小凡一句言语,殿内众人心绪万千。

不同于苏桃桃,苏蓁蓁则是看过很多书,尤其是王小凡家中的那些书,里面记载着一些世人罕见的故事。

她比姐姐苏桃桃了解的更多些,知道南大仙子说的那位不语妹子,大概便是当今天下的北疆魔尊。

这时,便是苏蓁蓁也不由得心中震撼,原来姐夫竟是认识这么了不起的人物,那他……

苏蓁蓁自然不会以为,王小凡是那位红尘魔尊的后辈,因为他刚才与南大仙子行的是平辈礼。

只是那时,殿内众宾客大都低头伏拜,没谁敢看向二人,而自家姐姐又傻傻分不清,估计也想不通此节的意义。

苏蓁蓁莫名的看了王小凡一眼,又看了小铃铛一眼,想要求证些什么。

对于这名看似同龄的少女,她倒是觉得放心喜欢。

小铃铛摇了摇头,罕见的不予回应,有些歉意。只是当她也看向王小凡之时,眼眸间的鄙夷之意愈重。

小铃铛心中不禁想着:“师徒之情?既不是师徒之礼,也不是师徒之份,更不是师徒之名……”

“呵,男人。”

当然,这些心中的话小铃铛不会说出来,因为花姨不许她说。

若是那人真许,又怎轮得到她,便是这蠢魉鬼,也早已忍不住开口说了。

何况此时……小铃铛清楚,也不是说些别话的时候。

她有些担忧的看向自家师尊,觉得师尊罕见的沉默安静。

虽然平日里师尊便很安静,像是一朵默莲,但却极少如同今日,静的让人实在心疼,有些难以呼吸。

那名素裙女子静静的站着,微垂着眸子,神情有些痛苦。

“贺礼送完了,事情却没完。”她有些遗憾,若送趟贺礼,只是送趟贺礼该有多好。

如能早知一些事情,她甚至会犹豫,是否要接下花不语的请求前来。

眼不见,心中总会好受些。

但已经见到,自然就不能不管,人生的无奈事儿,从来就没少过。

听到南夕雾再度开口,众人亦是明白,她准备清算一些事情了。

自然与那长水老祖有关,谁也不会有任何意外,便是那伏拜在地的柳十三,心中亦是无比明晓。

没想到他们长水剑宗想要强娶的这位苏家女,竟是会有这等造化,认识这等人物,还招致南大仙子亲临。

长水老祖抹去眼泪,多看了一眼那名华服男子。

他活的比很多宾客都要久,知道更多事情,也隐约注意到,南大仙子对此人的语气,并非如同小铃铛那般的后辈态度,倒更像是同辈之人。

换句话说,此人或许不是那位红尘魔尊的弟子,却与对方有师徒之情……

柳十三在心中思衬,隐约想到了某个人物,心中如翻天倒海,茫然且不可置信。

那人应该已经死了,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是那位西域佛祖宣告天下的事儿,那等人物又怎会轻易开这种玩笑?

何况相传,那北疆的红尘魔尊对那位……连她都默认了那位的死亡,此事又岂可儿戏?

但无论真是传说中已经亡故的那位也好,还是红尘魔尊的真传弟子也罢,终究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何况南大仙子在此,事情自然不能糊弄。

柳十三收回了看向王小凡的视线,心中突然百感愁肠,最终却是嘿然一笑,悠悠叹了口气。

他依旧对南夕雾跪着,因为对方向他走来。

南夕雾看着他,他行着后辈之礼,却无言语。

殿内突然寂静了下来,众多宾客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时,才有人想起,这位长水老祖年少时与南大仙子和那位白帝陛下有过一面之缘,说不得此事儿还有转机?

若是南大仙子能够从中说和,说不定那位华服男子会放过这位长水老祖。

南夕雾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每走一步,心中便痛惜一分,这种感觉在过往的数百年里,她已经经历了无数次。

这是她,乃至天下各方域主,甚至天下活的够久的修者们,都经历过无数次的事情。

但终究还是习惯不了,至少她无法习惯。

“柳十三,你可知错?”

南夕雾闭着眼睛,静静的问着,背后是散入殿内的斜阳,让她显得有些单薄。

跪拜在地上的长水老祖又流下了泪水,他又何尝听不出南大仙子声中的痛惋,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事儿。

“我知错。”他诚心回应。

听到二人一对一答,大殿内的宾客们眼睛都亮了些,看来这件事儿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此便也不会牵连到他们。

临近殿门的王小凡与魉鬼没有说话,苏桃桃则是将苏蓁蓁揽在怀中,除了心疼妹妹,欢喜与夫君重逢,倒也不在乎其他。

只有小铃铛,这名娇俏的少女抱着古剑的手臂紧了两分,愈加心疼师尊。

“那……你可后悔?”

南夕雾睁开了眼睛,眼眸间有些回暖,听到柳十三知错,便是她也轻松了些,但心情依旧忐忑。

“自然后悔。”

柳十三的泪水已经擦不住,他知道,原来南大仙子竟是真的将他当成了后辈,还想给他一个机会。

只是……

听到柳十三愈加缓和的回答,南夕雾的心情这才轻松了些,她认真的看着柳十三,想问这名曾经的少年最后一个问题。

若是他如前两问一样真心回应,她自然要保他。

天下何人永无错?

除了那个剑人,便是殿内的鸿羲魔尊,便是西域的那位菩提佛祖,不也曾犯下滔天罪。

天底下,仙君白帝自古来也只有一个,只有白帝陛下从不会错。

“你可愿……改?”

南夕雾问着最后的问题,心中的忐忑却升至极点。

知错与后悔,自然都是真心,是人都会知错,是人都会后悔。但唯有决心痛改,却罕有人能做到。

大都只是谎言,大都只是搪塞,大都无人能去真的改正。

听到南夕雾的最后一问,柳十三止住了眼泪,他静静的抬起头,看着这位烙印在少年记忆中的恩人。

他重重的向她叩头,然后站起了身子。

殿内的宾客们愈加不解,为何柳十三不肯立即回应,若是说了,不就能保住今日性命?

柳十三踏了两步,没有在看向南夕雾,而是看着殿外的方向,那里是他征战过的长水方向。

他跪下,对着曾经错杀过的人,错做过的事儿再叩首,额头沁血。

他起身,又走了一步,对着殿外的苍天与大地三叩首,苍老的眼瞳间,罕见的多了些精神,像是回忆起了记忆中的那个少年。

额头沁出的血液漫过眼瞳,让他恍惚间看见一些画面。

那个少年在笑,在笑那些丑恶的衙役,在笑现在的他。

柳十三知道,那个少年不会说谎,更不会选择欺骗南大仙子,哪怕面对的是死亡。

错了一辈子,总得最后对一次。

“我……”柳十三的背影又苍老了些,眼瞳却精神了些。

“不改!”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