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行船二三事

通向青尾峡的是江河,两人便买了一艘青舟画船。

青舟泛游在江面之上,两岸偶有猿啼,如怨如慕,透着些悠扬与不甘,也不知是不是落败的猿猴,被驱赶出了族群。

“传闻这江叫做青尾江,很久前有住着一尾青鲤妖,为了越过那道山峡,每日洄游千里,却终究不可得。”

“日复日,年复年,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再也没人见过那尾青鲤妖的身影,才觉得她大概是死了。”

“谁也不曾知晓,那尾青鲤小妖为何要越过那边的山峡,也没人知道,临死的那一刻,她是否跃了过去。”

听着菊有道的讲述,玉茗微怔,作为东土人,她自然也听说过青尾峡的故事。

这是很多人不解的事情。

青尾峡的这边是江河,那边却是荒漠,一只小小的青鲤妖,为何拼了命也想去那边看看呢?

儿时只觉大概是个故事,渐渐长大,再想起这个小小故事,却只是隐有些苦涩。

每个人总有一件明知不可为也非要为之的事情,那件事情的背后,却又是太多不可对人言的心绪。

玉茗没有回应,也知道菊有道只是见景怀情,不需要她的奉承。

望着站在船首的那名青衫男子,玉茗想起对方近些时日来,连连的咳血,也不由得有些担心。

她想问候一声,却最终自嘲的笑了笑,没有开口。

不仅没道理,更没资格。

只是菊有道终究察觉到她的到来,总也不好什么都不说。玉茗斟酌片刻,不由得问了一件事情。

“恩公,您与第三重楼也有仇?”

玉茗自然不知过往,但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出,菊有道望着青尾峡方向的视线,并不算友善,至少与往时的淡漠不同。

像是菊有道这等境界的修者,能够引起他们情绪波动的,想来不会是小事儿。

听到玉茗的话语,菊有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视线中透着些危险的意味。

“为何会这么觉得?”菊有道认真的看着玉茗,眼瞳中极具漠然的情绪。

“别说感觉,我不相信。”

事出必有因,尤其是平日里沉默寡言的玉茗。

菊有道自然看得出这姑娘是在接话,但正是因为无心,反而能够透露出更多的破绽。

玉茗沉默着,面对着菊有道颇具威胁的视线,她没有选择撒谎。

事实上,除却菊有道望向青尾峡的冷漠视线与以往不同,玉茗前天夜里,在内舱还隐约听到了两句话。

那是菊有道说的梦话。

这在平时而言,或许是不可能之事,莫说是菊有道,即便是葛彦那种程度的修者,也足以自控。

但近些时日来,菊有道连连大战受伤,神魂不稳,加之临近第三重楼,勾起了很多不愿意回想起来的记忆,这才重新做梦,甚至偶然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说了两句梦话。

这是无比的巧合,若是平常,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玉茗听见。

只是前夜,玉茗心怀满事,实在难眠,便在船窗旁倚着月色,静静看着游过的江水,也恰巧听到菊有道罕见的梦呓。

玉茗告知此言后,便静静的跪在了地上。

江水拍打在行舟的两侧,像是被撞碎的千万片碎玉,借着山光,透着些明亮刺眼的色泽。

菊有道随手取出了匕首,探在了玉茗的脖颈前,只需半毫便足以取玉茗的性命。

事实上,或许菊有道也正有此意,匕首的锋芒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甚至微微划破玉茗的肌肤,沁出一滴鲜血。

“你想死吗?”

菊有道的声音透着些冷漠,眼瞳中是罕见的恼意。

他允许玉茗与他交易,愿意给予对方尊重与公平,但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告诉她一些事情。

即便那是一些梦话,但她却不应该,也没有资格记着。

玉茗对于菊有道的威胁并没有什么慌乱,甚至像是没有感知到脖颈前,那随时都能要她性命的匕首。

即便她很清楚,这些时日来,除了那道木质算盘,菊有道便最常用这柄寒铁匕首杀人。

“我的命本来就是您的,为何还要问我。”

玉茗的声音很安静,竟是真的没有恐惧与畏惧,只是平静的叙述着这件事情。

在那夜的山神庙里,在她同意与菊有道交易之后,她的性命便完全归属于这名青衫男子。

无论是将她杀死,还是将她炼成尸妖,本就是他才有资格做出的选择。

菊有道与玉茗对视着,望着玉茗安静的视线,菊有道也渐渐平息下来,敛去了恼意。

只是他依旧皱着眉,神情有些不喜与烦躁,似乎真的想要将玉茗就地杀死,让这名少女永远忘记他说过的梦语。

那是他永远也忘不掉的事情,但他不喜旁人记着。

菊有道微动手腕,也不知是准备杀死玉茗,还是准备收回匕首,恰此时,婴孩啼哭。

被玉茗安置在一旁船舱摇篮中的那名婴孩,刚刚睡醒,便如寻常爱哭的孩子一般嚎啕。

唯让人疼惜的是,这名婴孩早产近三月,体质并不算好,便是哭声也比寻常婴孩浅弱许多。

这一刻,玉茗无畏的眼眸中,方才闪过疼惜与不舍,犹豫的看了菊有道一眼。

菊有道收回了匕首,即便什么也没有说,但却也表明了态度。

这次便罢了。

玉茗行礼告退,便连忙到往婴孩身旁,仔细照料着,发现原来是孩子饿了,这才将温着的鹿奶从锅中取了一碗,用瓷勺浸在婴孩唇边,让孩子小口泯着。

见到婴孩吃了些东西,安静下来的眉眼,玉茗也难得舒缓心情,对着婴孩笑了笑。

似是吃的饱了些,婴孩便不再胡闹,静静的看着这个世界,看着窗外的水光山色,却又打着小小的瞌睡。

没多时,竟又在玉茗怀里睡着了,笑的很是香甜,大概是菊有道今日从山林中猎的鹿没有虎那么腥口。

又是一声呜咽,这次却是船舱中的蒸笼,还透着幽幽香气。

不仅仅是婴孩要吃东西,玉茗未曾修炼,便是体质特殊,也不能断绝食味。

重新将婴孩在摇篮中安置好后,玉茗也将隔间拉开,让炉灶里的柴火落入江中,止住了蒸锅。

她小心翼翼的忍着烫,将里面才蒸好的鹿肉糯米糍切了一块,仔细的放在盘子里,为不远处正在调息的菊有道送了过去。

玉茗不敢打扰,只是将瓷盘轻轻放在了榻桌上,还盛了一碗柳叶粥,粥色白如雪,翠丝如玉,味道清苦中又有些甜意。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春天的柳芽能吃,去火,记得别煮老,洗干净,和榆钱,槐花差不多,做拨烂子和焯水凉菜都挺好,就是有点儿苦。)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25 行船二三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