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呵,男人

那年,大雨倾盆三月,天气将歇,阴云未散。

那天,少年持鼓锤击,泪水已然纵横。

“小子,这些流民与你何干,这对乞儿母女有些姿色,是她们命不好。”那衙役叫嚣着,嘴脸丑陋,却无人敢言。

少年未语,拦在那对乞儿母女身前,依旧击着传堂鼓,唱着万民谣。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击的鼓是黑的,他告的衙门是丑的。

这一点,他自己亦清楚,但——

“为民请命,总得有人去做。”

是否请的到‘命’,那是之后的事儿。

是否有‘命’,那是世道的事儿。

“若是连请都没人敢去‘请’,还有何未来可言?”

少年柳十三站的很直,手中击打的鼓锤又重了两分。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击打的几下,那名衙役已经不耐烦,准备将他的屠刀落下。

少年闭上眼睛,用尽全力在那鸣冤鼓上击打最后一下,明知毫无意义,却依旧不肯停手,视死如归。

即便他所做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是毫无意义的事儿,如以卵击石。

但若是不去做,永远没有第一个人去做,便也永远不会有开始,那本可以让世道重新拥有的意义,便再也没有重生的机会。

咚!

伴随着一声鼓响,柳十三扔下了鼓锤,他像是用尽全部心力,做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咧嘴笑了笑。

唯一让他有些尴尬的是,双腿间有些湿润,裤子看来是不能要了。但自己连脑袋都没了,要裤子又有什么用?

等到再度回神,少年睁开眼睛,却有些不可置信,他的脑袋竟还在脖子上?

转身,却只见那向他挥刀的衙役颤巍倒地,被一抹流叶击倒。

远处,一对白衣璧人漫步而来,在阴雨与人潮中,竟是如无人境,人潮自动分开两侧,看着这对潇洒眷侣,好似看向仙人。

白衣男子身后负着一把木剑,没有剑鞘,剑柄缠着些草。

素裙女子抱着一把古剑,淡雅从容,眉目如画,透着浅浅笑意。

“替我抱着。”

素裙女子红唇微启,将怀中古剑随手丢给男子,男子则是宠溺的笑了笑,接过古剑点头。

由着细雨,素裙女子飞身而来,竟让人看不清身法,等到众人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那名少年身前。

她笑着,极美。

“少年郎,我来替你击这面鼓好不好?”

她如此说,亦是对少年身后的那对乞儿母女说,更是对这暴雨三月,缠灾多难的万民说道。

少年柳十三点了点头,这才想起他的裤子还是湿的,不禁有些羞臊,将鼓锤递了过去。

素裙女子笑着,转身锤鼓,留下一道只有柳十三能够听清的声音。

“你很好。”

她的声音很轻,落在少年耳中,却是莫大的鼓舞,也让少年燃起些心绪,是很美好的情绪。

“仙子姐姐……”柳十三在心中唤了一声,自然没有他想,只是有些暗恼,要是刚才在勇敢些,没尿裤子就好了。

直到很多年后,柳十三才知道,原来当年救下他,救下那些难民的仙子姐姐是怎样的人物。

她的郎君是天地间最了不起的东土仙君,白帝。

她怀抱着的那柄古剑,是东土传承数万年,根基最为深厚久远的太白仙宗的镇教神剑,无双。

她姓南,唤作夕雾。

……

……

有风徐来,四下无声。

随着长水老祖柳十三的跪拜,众人皆是无言,片刻后,柳成阳最先反应过来,眼瞳中晦明晦暗。

他亦是随着老祖跪拜,虽不明白,那把剑究竟代表着什么。

老祖跪拜,掌门之子跪拜,众多门徒自然也不敢站着,纷纷向着那名举起古剑的稚嫩少女跪拜。

这一下,便是让小铃铛都皱起眉头,看来是不好找麻烦了。

一把剑而已,至于吗?

“敢、敢问这位姑娘,您与南大仙子是、是何关系?”长水老祖声音微颤,有些激动。

听到这问,小铃铛更觉得蠢了些,她刚才没说过吗?非要让人把话说第二次?

“她是我师尊。”

听到此言,长水老祖愈加激动。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他念叨着,再度看向小铃铛怀抱着的古剑。

既然这把剑在……

“小老儿斗胆,敢问南大仙子是否尚在金陵,也好设些薄酒,为她老人家接风。”

听到长水老祖的话,小铃铛皱起了眉头。

“师尊漂亮着呢,哪里老了?”

“是是,是小老儿不会说话。”长水老祖陪笑着,却让周围众人诧异无比,他们何时见过自家老祖这等模样。

但诸如柳成阳之流,脑子反应快些的弟子,听闻老祖与那名稚嫩少女的对话,却是心惊如怒海,难以平息。

难不成那位传说中的,太白仙宗大小姐来金陵了?

顿了顿,小铃铛继续说道。

“师尊只是路过,替一位……妹妹?”说到此,小铃铛也有些不确定该怎么称呼,显得头疼。

“反正就是替一位姑娘添些嫁妆,你们不要胡闹,也不要打扰到师尊。”

听到小铃铛颇有些古怪的音调,长水老祖却不敢多说些什么,只是他心有奇怪。

既然南大仙子替一位妹妹添妆,那么便不可能是南二仙子。

“难不成南三仙子要嫁人了?”长水老祖有些惊讶,恭敬的拜礼询问,在思衬着长水剑宗,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宝物。

听到这名老者没有来的猜测与讨好,小铃铛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你怎能想到南海棠那个蠢妞?”她的言语颇有恼意,似乎是与素裙女子那个三妹感情极差。

“她现在成天想勾搭她大姐夫……不对,现在应该是勾搭她二姐夫了,又哪里会想嫁给别人。”

小铃铛声音微讽,丝毫没有留情。便是她也不知道那个看起来比她还小些的疯丫头,脑袋里成天装的都是什么。

可就这样,无论是师尊还是那位南二仙子都还那么喜欢她……

少女的声音中有着些许醋意,也许她自己清楚,但不会承认。

随着小铃铛颇为惊世骇俗的言语,四周寂静无声,便是连恭敬跪拜的长水老祖都汗流浃背,假装耳聋。

这是整个修界都知道的事情,那位白帝陛下与南大仙子和离,又迎娶了南二仙子。

但知道,却也没谁敢说。

便是那些天级宗门的隐世老怪,恐怕也不会触及涉事的这三人的霉头,寻常修者乃至听见都会惶恐,害怕被人误会诽谤白帝与那两位太白宗嫡仙子。

故此,所有人寂静着不敢接话,长水老祖则是擦了擦头上的汗,希望这位小姑奶奶能换个话儿。

小铃铛仿若未察,提起这些事儿,自然又想到了那位关键人物。

他们都害怕他,并不代表她会害怕,甚至想起还有些来气。

“白睡了我家师尊那么些年,还都是他的道理。”她不禁有些想骂,顿了顿,还是忍住没指名道姓。

但此刻,谁也知道这名稚嫩少女说的是谁。

“呵,男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68 呵,男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