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好好的,学什么剑

与归来之时的暴雨之路不同,魉鬼在行云山时,天恰放晴。

空山新雨后,平日里云雾缭绕的云山山脉,罕见的透着几分明亮,如同水洗过的碧玉,嫩中透着勃勃生意。

可惜的是,魉鬼的内心是崩溃的,既没有欣赏云山美景的可能,也不为即将拜见那位传说中的白帝陛下而激动。

反倒是有些害怕,害怕到腿肚子打颤。

魉鬼很清楚,王小凡辞行修书一封,便立刻离开洛城前往金陵,有多么无礼。恐怕便是那位白帝陛下,都会心有怒气。

若是此时,王小凡肯带些酒菜去赔歉一二,想来白帝也能谅解。

当然魉鬼清楚,就算那位白帝陛下不肯谅解,倒也不能将王小凡如何,他们原本的境界本就在伯仲之间。

但谁能料到,王小凡竟然都懒得去看,选择在家陪那苏家女子,而让他一个人去给白帝解释。

“解释个腿儿,我能怎么说?”

魉鬼的脸色越加难看,如丧考妣,本显得颇为凌厉的身板,也弯成了虾,一派愁云惨淡。

但即便走的在慢,该到云山的那一刻,便也到了。

魉鬼上山的路,一如既往的熟,也隐约能够察觉到白帝何在。

自然是那位没有隐藏气息,也没有隐藏的必要,魉鬼觉得这是剑修们一个很要命的通病。

无论是修道亦或修魔,那些剑修总是恨不得告诉全天下的人,他们是剑修,他们就在那里,是整个修界的中心,不服来战。

魉鬼亦是记得很多年前的一个故事,那也是一位骚包到极点的剑修的故事,只是那人修的是佛剑。

在故事的开始,那人本是一个知名的佛修,仁慈宽和,博爱沉静,有再世大佛气度,只是不知因何,开始修剑,然后画风便有些奇怪。

直至那人剑道大成,又不知发了什么疯,带这一个乳娃娃,两人一剑,杀上了西域红尘崖。

在那里,他面对天下近乎两成秃驴的包围,说出了那句剑修史上,最为作死的名言。

——今日我只想敲碎诸位手中的法器,或被诸位折断我手中的剑!

魉鬼至今都没有想通,那位佛道大修好好的抽的什么疯,修魔不好吗?入妖不好吗?竟是非要去学剑。

尚未活够,便真的将剑折断在了红尘崖,还有他的一身骨头,据说也被敲碎了一半。

“好好的,学什么剑。”

魉鬼心中暗骂了一句,自然不敢将这话说出来,因为不远处,便是这万古以来,最锋利的一把剑,若是让那人听见……

魉鬼驻足,默默的看着山崖之前。

那名蓑衣男子不知从哪里捉来一只兔子,好像还是一只中暑的,没精打采的兔子。于是他正将兔子剥了干净,以木剑串之,剑火明烤。

便是山间尚有水意,又如何影响的了这人的剑火,不多时那只烤兔表皮,便弥漫着金黄色泽,香气四溢,很是诱人。

魉鬼睁大了眼睛,身体愈加打颤,难以想象他所见到的这一幕。

那人,竟在拿着那把剑烤兔子?

魉鬼自然不是奇怪木剑为何烤不着,这把剑若是真能被火烧着,那才吓人。

他只是替那些曾经亡在这把剑下的乱世邪修们有些郁闷,原来他们还不如一只兔子,竟有资格被这把剑洞穿躯体。

魉鬼恭敬止步,行了个后辈礼。

“白帝陛下。”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也有些无奈,更多的还是委屈,可惜眼前这名剑修哪里会在意,剑修的眼中只有剑……

也许现在又多了一只烤的香喷喷的兔子。

蓑衣男子未看向魉鬼,只是摸了摸身边的空葫芦,觉得无酒可惜。

“带酒了吗?”

“没……没有。”魉鬼扯了扯嘴角,却丝毫不敢怠慢。

“去买。”

“……是。”

……

……

魉鬼飞身山下,不自觉心口有股闷气。倒不是因为光荣的跑腿任务,只是心中有种微妙的情绪泛起。

他隐约有些明白,尊上不肯来见这位白帝陛下的理由了。

好在的是,这位总归也没有发怒,就是让他跑次腿,也算是幸运。

就是不知用‘一把剑’烤出来的兔子,味道会与寻常有什么不同?

魉鬼买了一葫芦米酒倒也没有特别讲究,因为便是他也听王小凡说过一件事情。

那位菩提佛祖喝酒,喝的只是酒。

但这位无涯仙君喝酒,喝的却不是酒。

既然他喝的本不是酒,酒好些坏些,倒也没什么差别。何况用云山山泉酿出来的山边米酒,也不算坏酒。

不多时,魉鬼提着葫芦返回,身影自然匆忙,都未来得及用灵力除去鞋面的泥土。

等到他恭敬的将葫芦递给白帝,却意外看到地上有些许兔骨。

魉鬼怔了怔,不知为何有些牙疼。

“兔子呢?”他下意识的问,眼瞳中也有些茫然。

白帝打开葫芦,闻着米酒的香意,心情也算好些,豪饮了一口,又泛起了些醉意。

醉前,他好歹也听见了魉鬼的质问,随意回应。

“吃了。”

“……”

魉鬼无言,总觉得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涌动着,便是伺候王小凡二百三十一年,他也未曾像是今日这般,想要成为一个会发疯的人。

他魉鬼什么场面没见过……

好吧,这场面还真没见过。

连块儿脆骨都没留,这么一小会儿就吃的这么干净?

魉鬼要紧牙关,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满,毕竟他不学剑,脑子总还算正常些。不会招惹这种绝对惹不起的大人物。

看着喝完酒,正准备回云松之上睡觉的白帝,魉鬼恭敬请礼。

“我家尊上返回洛城了。”

魉鬼不知该如何措辞,只是如此阐述事实。既然我家尊上回来了,您是不是可以走了?

有风徐来,吹着云松的枝桠微摆,带着雨意的清风很是舒爽,有些醒酒,于是白帝又喝了些。

“我知道。”他随意言道。

“你们在半日前便踏入这座城。”

对于白帝的感知,魉鬼没有丝毫的意外,若是这位大人不知他们归来,才是真的出了大事儿。

“我想知道,他人为何不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97 好好的,学什么剑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