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他爸爸打过他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清风无明月,雾里看人间

晌午过后的云山山脉,大抵便像是雾里人间,稍微隔得远些,便让人看不清细节。

好在的是,王小凡与花念相隔不远,众人亦是与那天音珠所散发出的光幕相隔不远,不至于被雾气遮挡了视线。

随着王小凡折断那截柳枝,光幕中的众人视线亦是跟随着他过去,见到了他身旁的那名少年。

这里是中州,天音珠亦归属于幻月仙宗,使用者大多是中州修者,所以他们依旧没人认得出花念,何况此刻的花念穿的是王小凡的衣服。

这是花念与魅妖儿初被带回家中时,苏桃桃匆忙用王小凡与她的衣裳改的,料子自然很好,也是新衣,便送给了两人。

此刻,在天音珠的众多修者眼里,花念并没有什么特别,无非是穿着与王小凡近似,不知是那家前来借宿的后辈子弟,不听管教而已。

“那小子表情挺虎啊?”

“他的眼睛仿佛在说话,元道友你怎么看?”

“是啊,简直就像是在抗议‘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一样’。”

随着王小凡临至花念身边,未待少年开口,便将那条柳枝轻轻抽在了对方头上时,天音珠里声音四起,顿时欢快开来。

作为修行路上的前辈,王小凡自然不会用柳条抽打花念的屁、股,那太难看,也太失礼。

至于像是私塾里的先生那样,抽打手心,也总有些不妥,至少花念未必肯将手伸出来。

所以王小凡只是用柳枝,象征性的抽打花念的额头,并不会疼,反倒如清风细拂,但这确实是打了一下。

这是警告,亦是提醒,还是体谅与疼惜。

花念怔住了,没有将想问的话说出来,甚至已经不想在与王小凡说话。

一旁的魅妖儿也怔住,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天音珠中那群人离谱的话,她自然也听见了,但却不好反驳。

公子哥哥又没有父亲,他便是想,也不可能被父亲打呀。

师尊疼惜他,不舍得打他,整个北疆又有谁敢打他?

气氛一时间愈加的尴尬起来,偶有清风拂过,谁也没有说话。

苏蓁蓁也没有说话,只是过去默默的将天音珠关了,将其收起,不让那些人在说话添乱,实在让人心烦。

王小凡与花念对视着,时间又过了些许,不由得变的更加沉默。最终还是王小凡开口,有些犹豫。

“我打的有问题?”

花念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答,直至气氛实在有些拖不住,他才回应道。

“前辈开心就好。”

花念已经懒得去问,此人究竟是否是自家大师兄,也没有心情在询问其他细节,姑且还是唤王小凡作为前辈,假装尚不知。

只是他心中是否想着,在揭露身份前尽快回复修为,寻个由头将这位大师兄打一顿出气,在重新相互认识化干戈为玉帛,便没有人知晓了。

“还有,前辈莫要在用天音珠了,里面坑货太多。”

花念作为北疆公子,自然也早就听闻过中州的幻月仙宗有天音珠这种玩意儿,曾经还买过一个,戴着面具隐瞒身份试用过,却发现这东西对于探讨修炼不仅毫无意义,还总会遇到一些天坑。

甚至有一次他使用天音珠时,竟是收到了某处阴阳合道仙宗的仙子红帖,唤他千里一聚,只收取三千上品灵石。

那时,花念正与那位死界天煞魔宗的大小姐画船游罗江,赏两岸青山绿水,结果对方也看见那张红帖,让他被戏谑了很多天。

花念深知此间坑货,或人或事,数之不尽。

不知为何自己这位疑似大师兄有了问题,竟是总爱向上面那些坑货请教?

“有问题您不妨直接去问关系较好的现实道友,这样总靠谱些。”花念好心建议,却依旧没有改口称呼师兄,心中默念着某个算盘。

“说的好像我家姐夫有多少朋友似的。”

苏蓁蓁幽幽叹息,突然插话,然后想着姐姐苏桃桃不久前与她说过的一件事情。

“据说姐夫以前有位朋友来了洛城,虽然并没有登门看他,但他却也心情愉悦了半天。”

听到苏蓁蓁此言,花念原本挤压心头的郁闷,也稍稍消散,颇为怜悯的看向王小凡。

这位大师兄竟是这般孤独,怪不得会用那坑货法宝,与人聊天说话,原来竟是没有什么朋友。

可惜无论是苏桃桃还是苏蓁蓁,并不知晓前不久来到洛城的那位朋友,叫做白帝,花念与魅妖儿自然更加不知。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不仅仅王小凡,便是那位仙君,便是西域那位和尚,其实也没有多少朋友。

这并非是说,王小凡等人真的没有认识多少朋友,他们总归活了很久的岁月,认识过比凡人更多的朋友。

只是随着时光荏苒,岁月变迁,那些朋友们大都死了,还有一部分会被他们亲手杀死。

他们的朋友死去的总比认识的多,也就越来越少。

“其实我的朋友不少。”

沉默中的王小凡不知为何,竟是罕见反驳了苏蓁蓁的话,却也没有举出几个例子。

一旁的花念更加怜悯的看了王小凡一眼,终于不在像是刚才一样郁闷,反而心情很好。

“不提了不提了,练功吧。”

花念摆手言语,同时又想起了某事儿,他没有问王小凡,反而看向苏蓁蓁。

“魉鬼叔叔不在吗?”

这一问有些突兀,让人摸不着头脑,无论是苏桃桃还是王小凡都从未在他面前提过魉鬼,苏蓁蓁自然更没有。

若是他们不曾认得,自然不会知晓。

苏蓁蓁恰好认得,也听到了刚才王小凡于光幕前提到的那句‘故人之子’,她不是苏桃桃,所以大致便猜到了许多。

虽猜不透花念身份,但想来对方的家长应是与王小凡熟识之人。

苏蓁蓁认真回答:“姐夫前些日子说过,魉鬼前辈得离开一段时候,还让我记得等他回来告诉他,替你传信给北疆焚神谷。”

一问一答,皆有些不明所以,但两人却都得到了足够的信息,至少确认了某些事实。

遗憾的是,这里面依旧有某种误会。

如果花念能够不去置气,在多问两句,王小凡便会给出最为准确的回答,花念便也能够知晓更多信息。

甚至猜到某些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惜没有如果。

花念认真对苏蓁蓁道了声谢,便准备继续练功。

等待了一会儿,却见王小凡没有来指导他,又觉得有些疑惑。

“前辈不是说要指导我练功吗?”花念不解,这位大师兄为何还不言传身教?

王小凡则是顿了顿,看向手中的那条半折柳枝,微微笑了笑。

那些道友的建议还是挺有用的。

魉鬼那时候买的天音珠其实不错,就是买的多了些。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