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九死不悔

日夜匆匆,又是数天时光。

四人每日往返于云山与家中,话并不算多,但却再也没有之前的些许摩擦,就像是云山周边常见的家庭出游,有种别样的祥和安宁。

只是他们的话总少了些。

临至半山腰,无人打扰之处,王小凡依旧静静的坐在那方青石之上,随手截下一节柳枝,自然不会再打花念,只是觉得拿在手中的手感不错。

至少比手中空落落的感觉有些意思。

苏蓁蓁依旧在修习吐纳,甚至连筑基的心法都没有练习,只是静静的调整内里气息,循运体内的一息灵气。

魅妖儿也在练功,她伤的比花念轻许多,伤势也恢复的快些,如今已经恢复了些许境界与实力。

花念则是在王小凡的指导下,斟酌学习,尝试重新运炼自身功法,自然是《天魔大化》。

从起初的小心翼翼,直至真见成效,花念也越发确定了这个‘事实’,原来王小凡真的是自己师门一脉,对《天魔大化》的理解也比他还要深远。

怪不得是母亲所隐瞒起来,遣魉鬼尊者护道的嫡系弟子,这份魔修天资恐怕举世无双。

若是给予这位大师兄足够的时间,凭借他对《天魔大化》的理解,未必不能 超过母亲花不语的境界。

花念心中却有些更郁闷,隐约明白就算他恢复全部修为,也未必能够寻个理由将这位大师兄揍一顿了。

主动找麻烦,却打不过对方往往是最尴尬的事情。

“天魔大化比你所想的还要霸道一些,莫要颓了气势,修路之上,本就有我无敌。”

王小凡提醒的是心性,不知为何花不语修炼功法,总有些放不开手脚,像是在犹豫什么

“真能有人天下无敌?”

王小凡怔了怔,不知该如何回答,听说曾经有一个,可惜死了。后来便是连那位横扫天下的太一魔尊,也算不上真正的无敌。

“无敌者自当无敌,却未必不败。”

清风拂过,卷起些许秋叶,天气渐凉。

今日早起上山之时,苏桃桃也为所有人备了些稍厚的外衫,此刻花念身上的外衫,则是用新料缝制出来的。

华裳印着曲水,武动若流云,在这云山山间,极是好看。

少年双手如流水,运着功法,带起一道道灵浪,看似极慢,却有一种天地大势,能够将山川压倒,能够将天空扯碎。

流拳行掌,时而快若行风,时而静若秋水。

王小凡偶尔提点几句,渐渐不再说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静静的看着少年,似乎忆起些岁月,微扬起嘴角,最终却摇头驱散了念想,没有打扰花念练功。

要纠正的这几日已经纠正完毕,剩下的便全凭花念自身的领悟与恢复。

王小凡估计,大约过不了几日,花念所受的伤势,大致就无碍,境界也应当恢复如初,甚至更有寸进。

那一日,初在云山山上救下花念与魅妖儿时,虽未带对症之药,但他随身而带的那颗灵丹又岂是凡物。

即便花念只吃了半颗,却也足矣。这几日随着药力在他的身体内渐渐挥散,好处也愈加明显。

王小凡转身离去,轻踏着林间落叶,鞋底传来一种酥动的轻厚感,很是惬意。

花念那里无事,他便坐到了魅妖儿身旁,从怀中取出一本早应给她的功法,这是他家中书架里,众书的一本。

魅妖儿其实并不适合修炼《天魔大化》,只是这本功法,大概花不语不忍教她,便从没教过。

王小凡觉得,这终究还是要由魅妖儿自己选择。

见王小凡来此,魅妖儿也肃然立起,有些恭敬,有些拘谨。

既然已经猜到此人或许是大师兄,那么她便不好失礼,何况对方还是她与花念的救命恩人。

“前……辈。”魅妖儿有些犹豫,不太明白为何花念不叫师兄,也不许她叫。

王小凡轻笑着点头,示意她不必拘谨,安静坐下便好。

他自然知道,初遇这对少年与少女时,花念报的是假名,替这名少女报的也是假名。

她不叫妖魅儿,而叫魅妖儿,这是王小凡很多年前便知道的事情。

“你比他大些,为何要唤他哥哥?”

王小凡看向稍远处正在练功的花念,总觉得有些意思,这亦是他一直想问,却没有问的问题。

按照出生年岁,魅妖儿应该比花念还大二十余载。

听到这话,魅妖儿的脸颊微红,却又不由得看向花念。

因为王小凡说的是事实,所以她这样唤花念,总是有些奇怪,但两百年来这样叫习惯了,如今即便是花不语,即便是北疆众人也无人反对。

“公子哥哥不喜欢别人叫他弟弟,但他打不过幽姐姐,又不好意思欺负炼裳儿姐姐……”

“所以他就欺负你了?”王小凡觉得有些好笑,甚至不自觉笑了起来。

这些少年意气的事情,让他也缅怀起了早已被遗忘的岁月。

锦衣无畏,见天地悠悠,鲜裙怒马,闯九州漫漫。

魅妖儿轻轻坐下,蜷起身子,刚要点头,却又拼命摇头。

“公子哥哥从来不欺负我,他还总护着我。”说着,魅妖儿却有些委屈。

北疆很大,师尊花不语待她很好,花念对她也很好,天门里的两位叔伯对她自然也好。

很多人宠着她,但她却明白,与别人相比,她还是少了些什么,所以总是被更多宗门贵脉的弟子欺负。

她知道,将那些人告知师尊花不语,会有师尊教训他们,但每次,她却不想开口,甚至不会求助那两位叔伯。

她不想麻烦任何人,即便在熟悉,在亲切,他们终究不是她的父母。

魅妖儿知道这样有些蠢,但却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儿。

气氛有些安静,流露着些许哀伤与缅怀。

王小凡静静的看着天空,依旧没有说话,念着曾经的那位故人。

“前辈……您见过我娘亲吗?”魅妖儿的声音有些颤抖。

王小凡点了点头,记忆中的那位故人更加清晰,算是他的半个弟子,那是天门四将中的魅妖尊者。

这时,他才将那本书籍,轻轻放在魅妖儿身边,却不自觉轻叹一声,有些遗憾。

“她是个很了不起的侠女,比魑魔更豪迈,比魍怪更心细,比魉鬼……更让人无语些。”

王小凡静静说道,想着过往的那些事情,捡了一些,简单的告知着魅妖儿,如同林间偶尔落下的枯叶,毫无轨迹,却让人的眼睛舍不得离开,明晃晃的。

从那名女子在枯木城与某位佛修罗汉的相遇,到洛水阁饮酒招亲的故事……

一桩桩,一件件,这些都是很多人知晓过的传奇,但王小凡讲述的那样真实,魅妖儿亦是百听不厌……

“直到后来,所有人都被算计了,去围剿那现世的盖世尸妖,独留下你娘亲镇守云海……”

王小凡记得清楚,那时天下已然大乱,太一魔尊重现世间,焚城有盖世尸妖现世,霍乱众生。无论他还是花不语,亦包括天门四将其三,都倾力前去围剿,以免危难扩大。

未曾想,这只是个调虎离山。

天门在他们离去后,竟是又有三尊盖世尸妖现身,要将那云海中的群山,要将没有绝强者守护的天门覆灭。

那时,天门唯一能够与之抗衡的战力,也唯有才产女不久,留下休养生息的魅妖尊者。

“三尊‘不灭’境界的盖世尸妖?”

魅妖儿有些恍惚,不知为何,心头开始疼痛,就像是被刀刺着。

“娘亲是怎么将它们拦下来的?”

面对魅妖儿的这个问题,王小凡沉默了许久,无法回答。

“我也不知。”

虽尸妖未必有灵智,但已达不灭境界的尸妖,便相当于八阶魔修的入魔境界,乃至无限接近魔修九阶无劫境界。

以一敌三,这是当年的他,也极难做到的事情,故此围剿死界那尊现世的盖世尸妖,他们才为求稳妥,近乎倾巢而出。

但那时的魅妖尊者的境界尚远不如他,亦是孱弱之身,即便是他,也猜不到她用了何种手段,付出了多大代价。

只是当他们紧急返归之时,那三尊不灭尸妖却没有踏入云海一步,未来得及伤及天门境内一人。

唯有魅妖尊者浑身浴血,身躯之上显些白骨,双瞳间褪去了所有颜色。

她站在云海的台阶上,见到了他们回来,已经没有力气说一个字,想要扬起嘴角,却也做不到,应声倒在了地上。

鲜血将洁白的石阶染红,尸妖的碎肉与她的血骨铺满了大地,但覆舟殿以里,却无比的干净。

云海依旧是那片云海。

王小凡与急忙归返的众人,大致猜到了魅妖尊者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再也听不到。

“她很了不起,救了天门,救了北疆,护住了身后万万子民的活路。”

“那她为什么不逃啊?”魅妖儿的声音有些高,有些不讲道理,更有些嘶哑。

她蜷缩着身子,将头埋在裙摆里,在颤抖着。

王小凡犹豫片刻,眼神有些黯淡,想要安慰,却终究不知该说什么。

“那时,她的身后有天门十万门徒的家眷,有北疆万万子民的活路……还有在覆舟殿内阁安睡的你。”

她带不走,便只能拦着。

拦不住,便只能用命护着。

清风微动,吹过魅妖儿身旁的书本,扉页翻开,这是魅妖尊者所修的功法。

九死不悔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30 九死不悔
确 定